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失手
    />

    殷如晦再不好,也是西晋来使。若是在东麓出了事,怕是西晋铁骑明日就会踏破东麓国门。到底是西晋国强,东麓国弱,难得的停兵修整,再禁不起战乱的摧残。

    一旁的东方怀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杯盏,仿佛那一手暗器不是出自他。西晋和东麓开战,西戎正好作壁上观,坐收渔翁之利。

    一众大臣心慌慌的等待着,一时只听有人高呼一声:“太医来了。”

    于是又匆匆拥着太医到殿中医治。

    柳初看着这乱糟糟的一切,知道这箭伤需得用天行云海弓吸取箭气才能治愈,于是心下冷哼一声。

    面上却犹豫道:“听闻这箭十分霸道,若需治愈,还得天行云海弓收回那道箭气。”

    可是在场众人,唯有柳初能拉开此弓,而她方才也被弓箭反噬受伤。众人犹豫不定的,此时只听得上首皇帝轻叹道:“你试试吧。”

    就是这个机会。柳初见皇帝颔首,于是咬牙拿起弓,运气将内力输入弓内。白光骤起,一点点金色光芒从殷如晦身体浮现,又化作一支金箭。

    眼见得殷如晦已经醒转过来,柳初闷哼一声,手上功力溃散。那金箭又开始不受控制的飞到半空中,直直向殷如晦刺去。

    眼见得形势危急,半昏半夏的殷如晦却不知道哪来的大力,推开众人,慌不择路的跑开。可大殿之内,也只有桌椅些和柱子可以躲闪,然而不管他往哪跑,那金箭却死死的追着他而且。

    他匆忙间推开桌子,却被一个倒地的椅子绊倒,跌倒在地。眼见金箭就要急急落下,而这一刻,众人却是毫无办法。

    救还是不救?又或者,干脆让他死在这里。柳初垂眸,没有人能给她一点建议。

    那是她曾经的父亲,也曾给过她一丝宠爱。可也是他,亲手送她去西戎,受了无数的欺侮。

    若是让他就这样死了,那也太便宜他了。

    就是要死,也不能让他死在这里。她还需要他,来唱一场好戏。

    柳初手上一用力,天行云海弓就化作星星点点,消失在了空气中。那疾行的金箭,也重新化作点点星芒消散。

    柳初心底冷厉,已经想到了殷如晦回国后的情形。

    在场的人无不目瞪口呆。

    这是流传了数百年,曾经令东麓人闻风丧胆的天行云海弓,就这样毁在了一个小姑娘手里,毁在他们的眼里。

    那曾经的岁月传说,无数鲜血建立起的威名,都在他们眼前,碎成了星光点点。

    “你怎么敢?!”一道怒气冲冲的声音响起,东方怀捏碎了手中的玉杯,倏然起身,呵声质问。

    那是她的弓箭,陪伴她横扫战场多年的伙伴。他渴望而不可得的东西,就这样被毁在了他的眼前。

    “到底是西晋送来的贺礼,既然有人能张弓,那就是属于东麓的了。”太子依旧云淡风轻的说:“即便是毁了,我想,也轮不到西戎怀王来计较这个。”天知道他忍的有多辛苦,他最仰慕那个人,可是却亲眼看着她的武器毁了。

    “皇儿说的是。”皇帝扫了眼东方怀,面不改色道:“现在关键的是西晋来使,至于弓箭的事情,不劳怀王操心。”

    东方怀气息一窒,随即又挑眉道:“这女子今日在这里可不仅是毁了天行云海弓,还重伤了西晋的使者。”

    殷如晦此时已陷入慌乱,好容易活得性命,一时想不到太多。只说自己并不在意。

    “臣女失手……”柳初低垂着头,嘴角却勾勒出一抹笑,那么笑意转瞬而逝,再抬头,面上带着一丝做错事的愧疚。

    她就知道,不论如何,西晋都是东麓最大的敌人。当敌人在自己面前受伤,谁能不觉得大快人心。即使表面上,还要做做样子。但只要随便给个过得去的理由,这面子也就过的去了。

    失手而已,女儿家体弱,张弓瞄不准也不是多稀罕的事情。

    “不怪你。”皇帝大手一挥,安慰道,眼里反而带着星星点点的笑意:“不知道怀王以什么立场说出此言。西晋使臣送上贺礼,想看东麓人张开弓箭,不料神弓反噬,使臣虽然受伤,但是柳家小姐也不是没有影响。”

    柳初接收到信号,也装作虚弱的样子,捂住了胸口。反正不管真不真,也只是做给东方怀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