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跪着
    “我东麓的底盘上,朕和太子还在,怀王不觉得自己管的太宽了吗?”皇帝深深的看了眼东方怀,那眼神里,带着警告。

    东方怀无法,殷如晦又不配合,他只得作罢。

    他深深的看了眼柳初。

    这一切,才刚刚开始。他有的是时间让她后悔。

    这一场闹哄哄的宫宴总算是散了,柳初随着柳时一家走出宫殿门,还没来得急松口气,就被太子身边的宫侍叫住。

    “柳小姐。”那宫侍赶来的匆匆忙忙,抹了一把汗。

    柳初停步,这里三个柳小姐,不知他叫的是谁。

    宫侍低头哈腰道:“太子请柳家大小姐过去一会。”

    “我?”柳初有点诧异,她本以为今日过后,贵妃和太子就会退亲了,没想到太子还要见他。

    “既然是太子吩咐,你就去吧。”一旁的柳时听到太子召唤,忙笑呵呵的道,又瞪了柳初一眼:“别惹事。”

    “是。”柳初应下,又看向宫侍道:“带路吧。”

    柳如心情复杂,双手拽着帕子,目送柳初离去。

    柳诗看了,拉了她一下道:“姐姐,还在宫里呢。”又悄声在她耳边道:“她这般模样,太子召唤也不会是什么好事,姐姐莫要担心。”

    柳如只得点头,将一腔心思压下不提。

    柳初随宫侍疾步,待到那宫侍气喘吁吁,才在一座辉煌的宫殿停下。居然是太子东宫,太子在这里召见她?

    带着一丝疑惑的眼神,柳初看向宫侍。那宫侍早已汗流浃背,却见柳初身上清清爽爽,虽觉奇怪,但也没有多问,只回了她一个肯定的眼神。

    既来之则安之。她略微整理了一下仪容,踏入了殿中。

    太子此时正站在宫殿中央,怔怔的神游。他想到了很多年前,也是有一个女子,肆意张扬。他想起她意气奋发的张弓,金色箭影穿过千军万马,穿过十二道盾牌,离他那样的近。

    那也许是他,离她最近的一次了。

    只要一想到她,他就觉得胸口发热。他捂着胸口想,这是否代表着,那一战,他不仅是心肺受了伤,还丢了一颗心。

    那颗心,丢在了她身上。

    柳初踏入殿中的脚步声将他惊醒,太子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女子。她是那样的瘦弱,面容不堪。

    细细的看去,柳初的眉没有她的好看,她是粗黑的一字眉,虽没有女儿家的秀气,却恰好合她一身英气。柳初的唇也没她的好看,她是饱满红润朱唇,带着战场上的几分干燥。

    唯有这一双眼……他细细看去,也只有这一双眼。

    她有一双十分好看的桃花眼,眼角微翘,看尽风流,眸中一点寒芒,是历经战场杀伐的锐气。是了,她从来不是闺中娇养的女儿,她是战场上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姽婳将军,是西晋女儿的骄傲,是东麓男儿的耻辱。

    而柳初……她竟然也有这样一双眼。桃花眼风流,眸中流光微转,带着几分杀意,竟与她有那么几分相似。

    但再仔细看去,却只瞧见几分不服管教的桀骜不顺。

    怎么可能,哪里会有人与她能比拟。太子心底嘲笑自己的异想天开,眼前的少女明与她几乎是云泥之别,他怎么能将这两人放一起对比。

    但是却忍不住心底泛起一丝念头:若是柳初有她一丝一毫的相像,这个人他都娶了。

    “殿下。”太子看了她许久没有说话,柳初也只是静静站着,由得他看。

    “柳初,你可知罪。”太子回过神来,看着柳初的面容,忍住嫌弃的心理,问道。

    “臣女知罪?”不知东麓太子是什么脾气,柳初只好按捺下心思,不动声色。

    不知他会做什么,惩罚一场,还是干脆将她送到西晋抵罪?

    “你一个弱女子,不安分的呆在席位上,逞什么微风。”不,不是这样的,他喜欢的从来不是闺中安静的女子。可是他依旧口是心非的道:“毁了弓箭倒不是大事,伤了西晋来使,若是引起两国争端,你就是最大的罪人。”也不对,其实殷如晦就算死了也不算什么,可是她的弓毁了!这才是他最大怒气来源。

    “臣女知罪。”柳初顺势往地上一跪,即使是这样,她依旧腰不曾弯,跪的直挺。

    “你倒是脾气硬。”太子负手走到她跟前。他换了一身常服,雨过天青色的深衣,腰间挂着一套龙纹佩,走起来叮叮叮叮好听极了。他面上依旧云淡风轻,眼底却蓄满寒芒,语气轻松:“你若是真的知罪,你倒是说说,该怎么罚你。”

    “臣女不通宫里规矩,还请太子殿下责罚。”柳初不假思索的说。罚我吧,最好将我送去西晋抵罪,这样就又可以接近那些故人了。她低垂着头,眼底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

    “我看外头日头还烈……”太子说的慢条斯理,浅笑嫣嫣:“反正你也这般黑了,也不怕再黑一点,不妨去日头底下晒俩个时辰。”

    他相信,这女子绝对受不了俩个时辰的暴晒,毁了那人的弓箭,不死也要给他脱一层皮下来。

    “跪着晒。”薄唇微起,凤眼微眯,吐的话语令人心颤。

    “是。”柳初抬头看了眼太子,起身向殿外走去。

    微风轻拂,阳光正好。一片焦枯的叶子随风颤颤巍巍的落下,阳光透过树叶缝隙洒下斑斑点点。

    她跪在殿前,不巧,那片树荫在身旁一寸,她却不能进去躲不躲。

    可是没关系,前世练兵一晒就是一天,两个时辰而已,不算什么。

    他在殿内站着,神色晦暗不明。

    她在殿外跪着,闭目怡然自得。

    不过跪了片刻,又有宫侍匆匆找来。

    是皇上身边的萧公公,太子忙收敛神色,依旧是那个举手提足都迷人的储君殿下。“父皇有何吩咐?”他垂手问道。

    萧公公挥了挥拂尘,又看了眼殿外跪着的柳初,笑呵呵的道:“给太子殿下请安,皇上召见柳小姐。”

    “她?”太子心下不满,还没有亲眼见到她晒晕,不过片刻,父皇就知道了?

    萧公公却依旧笑容不变:“皇上听说柳小姐还在宫中,特命老奴前来,要问柳小姐几句话。”

    真是便宜她了,太子心中想。面上却笑道:“那萧公公就领着吧,看着心烦。”

    萧公公是看着太子长大的,明白他偶尔的小脾气,以为他是为婚约的事情生气,笑呵呵的道:“太子不必忧心,事情也不是绝对的。”

    太子摆了摆手,懒懒的不想多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