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选择
    “不,我就是柳初。”柳初死了,她活了,她就是柳初。她毫不畏惧,没有人会知道这个秘密。

    “王氏只是个弱女子,你不该会武的。”柳时质问道。

    柳初几乎笑出了声:“您又对母亲有多少了解?”她盯着柳时,字字压迫:“我幼时遇见一位江湖侠客,他见我根骨尚可,于是传了我功法。那是可没人管我是不是大家闺秀弱女子,我想学便学了。”

    柳时脸色变得尤其难堪,她知道她在怪他,是他令他们母女流落乡野。

    “罢了,你去吧。”柳时拾起笔,继续在宣纸上涂抹。

    柳初深深的看了眼他,柳时今日着了一件墨色深衣,衣角处绣了两只扬翅的白鹤。昏暗的书房里面色看起来尤其差,仿佛苍老了许久。

    可是柳初知道,这不过是表象。

    “是,女儿告退。”她从容的拉开门走出,夕阳的余晖落在她的眉眼上,耀耀生辉。

    她感受到身后多了一道气息,是跟着从书房出来的。很显然,柳时并没有相信她的说法。是了,这么蹩脚的谎言,她自己都不信。

    不过没关系,她并不在意。

    回到了沁雪小院,柳新早已等的焦急。

    “姐姐。”见柳初现身,柳新立刻迎了上来。他有好多好多话想说,比如李财说他是狄丘的血脉,可他怎么会是狄丘的皇子呢,他明明该是姐姐的弟弟的。

    可是柳初并没有给他机会,她也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她看见了柳新的神情,知道他有话想说,可是她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到屋子里。

    “小新,你先等会,我先进屋歇会。”她安抚的说道,脚下迫不及待的踏入里屋。

    柳新迟疑的停住了脚步,他不是看不见她脸上的疲惫。可是……他们已经一整天没有见过面了啊。

    柳初亲自关上了门,确定那个跟随的气息不在,方才松了口气。

    她运气功法,凭空拍了拍手,星星点点的光芒在昏暗的屋内亮起,越来越多的星光逐渐在她手中涌出,凝成了一把长弓。

    奥秘的纹路,亮银的弓身,若隐若现的银色长弦,是消失在宫里的天行云海弓。

    她抚着弓身繁复的纹路,将脸贴在弓上,感受着天行云海弓的气息。

    真的是——好久不见。

    李财离了沁雪小院几丈远才敢呼吸,对自己刚才所看到的一切觉得非常满意。这屏息决果然有用,不然哪里能知道这样一个秘密。

    恰好又是公子的姐姐,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情分自然不同一般。

    此女将来大有用处,李财满意的想着,至于柳时那里该怎么交代,他早已想好了另一套说辞。

    他重新整理了下仪容,重重的脚步声踏入沁雪小院中。

    “柳公子。”

    柳新见李财找来,以为他又是为了之前所说,一时就有点犹豫:“你别再说了,我不……”

    “不是,柳公子。”李财忙打断了他的话,这小院里现下不知有几路人马,还是小心一些。他接着到:“下午那人吵着闹着非要见您才说话,这不,老奴来请你过去见一见他。”

    “见我?”柳新疑惑着问道。

    “对。”或许以为他害怕,李财又说道:“公子别怕,只是见一见,问几句话,有老奴在呢。”

    “那……好吧。”柳新应下了。

    “那公子您跟老奴走。”李财笑呵呵的道。

    “好。”柳新走前,又回首看了眼。屋子里没有点灯,静悄悄的,也许柳初已经睡下了。

    “柳公子已经来了,那汉子,你有什么话就说吧。”李财带着柳新去到安排老刘头暂且待着的地方,进门问道。

    柳新踏进门,不自觉的蹙眉。太暗了,不像是屋子,倒像是囚室。

    老刘头见柳新踏入,眼睛亮了几分,嚷嚷道:“柳公子,我有个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柳新蹙眉,觉得奇怪:“我之前并不认识你,你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

    老刘头犹豫的看了眼李财,李财依旧笑呵呵的。柳新犹豫的看了眼李财道:“没关系,我信得过他。”

    身世这么大的秘密,该是信得过的吧。他这样想着,没有发现自己不自觉的接受了身世的事实。

    老刘头于是快人快语,将所有的事情都倒了出来。

    “早先时日柳小姐在我这绘了一副图,写了封信,给了我十两银子让我送信。可前几日我还在街上卖字,西戎怀王便找上了我,说是要找一个人。我一个卖字的,每日见的人多了去的,哪里记得他要找谁。他却直说是来找那我给了十两银子的小姐来,当时我只顾着看那银子,并没有记下柳小姐的面容。我记得那日柳小姐说出过刘府,就带着他们去了刘员外府中,随手指了一个人,就是刘芜。”

    “可是……”老刘头说着,变哭了起来:“可是他们现在怕事情泄露,就想要杀我灭口,可怜我那兄弟,就这样在我家里抵了命。”

    柳新蹙眉,与李财对视一眼问道:“你怎么知道东方怀要找的人不是刘芜,刘员外为何又一定要杀了你。”

    老刘头哽咽着道:“那位怀王认人不看脸,只看字迹。所以刘府小姐与他相认全凭了老刘一手仿写的字迹。现在他们许是找到了新的代笔,又怕我泄露秘密,才想要杀了我。”

    柳新听着就更奇怪了:“你如何能仿得我姐姐的字迹?如何确定怀王找的就是我姐姐。”

    老刘头道:“那日柳小姐在我这绘了图,亲手写的书信,并未着代笔,只让我们将信送走,还记下了暗号。我……别的本事没有,但仿写的本事却是有的。柳小姐又出手大方,除了她,再无别人给了我十两银子了。我虽当时没想起来,但是那日在刘府见到柳小姐就想起来了,那日留下字迹的,就是柳大小姐。”

    柳新更加疑惑了,他从小和姐姐一起长大,完全想不明白姐姐和怀王的牵扯。

    也许……真的是从那日起才有的改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