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幼稚
    柳初面色认真看向程军,都说程军向来守信,所以她吃准了他并不会反驳。

    “嗨呀,记得记得。”程军忙不住的点头道。

    “那将军可还记得我们的约定。”柳初微微一笑,这样心思简单的人,说起来话来都觉得轻松许多。

    “自然记得,柳小姐有什么吩咐,只管说吧。”程军拍着胸脯保证道:“只要是我程军能做到的,一定帮小姐办到。”

    太子唇角的笑容微凝,面色便带上三分凝重,程军是他心腹大将,怎么会跟这个丫头扯在一起。

    柳初却管不了那么多,她只想让柳新尽早离开这些后宅纷争,免得长于女人手,反而养出不好的性子。关于柳新的事情,她向来比对待自己还要认真。

    因程军性子豪爽,她也直言道:“小新年纪长了,确实不好跟着我在内宅厮混。程将军若还记得自己的承诺,我想将小新送到军中磨练一番。”

    程军爽朗一笑道:“那算什么事,说好了小新是我的弟弟,我便能拿他当亲兄弟照看。不过是去军里历练一番,我安排一下就好了。”

    “姐姐,我不去。”还不待柳初接话,柳新就抢过话头拒绝。他知道,再让姐姐说的话,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

    “小新。”柳初看着柳新,眼里带着温柔的爱意,仿佛在看一个调皮的孩子。可是柳新讨厌这种眼神,他已经不是一个孩子了,为什么姐姐总是将他当孩子看呢。

    “姐姐,我不要离开你。”话一出口,柳新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这样的话听起来,更像是小孩子撒娇了。

    果然,柳初看向他的眼里更加的慈爱,她说:“小新,你总要长大,不能一直腻在姐姐这里。”

    柳新不满道:“姐姐,你不要总拿我将孩子看,我不是孩子了,我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

    柳时此时也反应过来道:“从军这样的大的事情,可不能随便什么人都能安插进去,谁知道是不是别国的奸细呢。”

    程军不满的瞪到:“我的弟弟,怎么会是别国的人。”柳新的身世再清楚不过了,他早就查过了。

    柳时噎了下,挥袖道:“反正我不同意。”

    程军此时也嘲讽道:“你不同意又怎样,我同意就行了。”

    柳时气的脸色都变了。

    而柳初却还在头疼的劝着柳新,她不明白一向听话的柳新为何突然倔强起来,十分抗拒着从军这件事情。

    不管柳初怎么说,柳新就是赌气不肯同意。上次那件事发生后,她又舍不得对柳新发火。

    “都这么大了,还要腻在姐姐身边,真是离不开糖的孩子。”太子轻笑着,眼角带着不屑的笑意瞥了柳新一眼。他折扇轻摇,翩翩如玉。

    “我才不是小孩子。”柳新反驳道,他知道眼前这人是太子,是姐姐的未婚夫。他打心底不愿意承认,抗拒着这件事。

    “那你就从军呀,离不开家的孩子。”太子轻呵。他这一笑,如同微风拂柳,令人心痒。

    可他的笑,听到柳新耳里却更加的刺耳。

    “从军就从军!”柳新咬唇道,他不服,凭什么这样的人会是姐姐的未婚夫,他迟早会比他更强。

    “小新?!”柳初见柳新同意从军的事情,又惊又喜。虽然奇怪太子为什么会帮腔,但是她此刻却满心都扑在柳新身上了。

    她拉着柳新的手道:“你跟着程将军去军里,只是去历练,还有程将军照顾着你。”

    程军听她提起自己,也拍着胸脯道:“别怕,有我在,谁也别想欺负你。”他意有所指,看着柳时挑衅的咧嘴一笑。

    “去军里还需要人照顾,真是吃不了苦。”太子又不咸不淡的插了一句。

    “我不需要人照顾!”柳新瞪了眼太子,总算是接受了去军里历练的事实。他看着柳初认真的道:“姐姐,你放心吧,我在军里一定会好好练功的。”

    “好,小新长大了。”柳初温柔的笑着,抬手摸了摸柳新的头。

    太子不经意间回首,看见了这个温柔的笑,怦然心动。他有些恍然,觉得四下都安静了。仿佛整个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看不清她的容颜,只看见她唇角翘起,微微一笑,便听见自己的心声:扑通……扑通……

    再近一点,再靠近一点。他在心中呐喊着,想要看清她的容颜。

    可下一刻他看清柳初的面容,仿佛天旋地转,打心底涌起一股反感。

    他觉得自己仿佛疯了,一边觉得柳初令他心动不已,一边又觉得柳初的面容实在是令人反胃。

    总算是处理好柳新的事情,将他送出了柳府。然而虽然送走柳新,柳时和林氏到底心底都是不满的。

    林氏遗憾于没有将柳初一起赶走,而柳时则不满于给了柳新一条更好的路。

    乱哄哄一团散了,程军言道明日就来接柳新去军营。

    太子瞧着柳初,无法想象方才自己是怎么忍了这么久,他突然觉得这个小院他一刻也待不下去了。

    太子疾步出了沁雪小院,腰间的玉佩琳琳琅琅,十分悦耳。

    不过是个女人,他想要什么没有。

    出了沁雪小院,他慢下步伐,瞧见仍在一旁的柳如姐妹,想起仍收藏在东宫的小像,满意的笑了。他对自己的审美还是有自信的。

    “柳如,我听闻你近日又学了新曲,不知孤可有幸一听?”太子啪的一声打开折扇,风度翩翩的问道。

    那个柳初貌不惊人,还对他爱理不睬。他迟早会让她知道,他此时能给她的,他也能收回去。

    柳如作壁上观的看了许久,太子始终没有往这看过一眼,她几乎绝望。此时听见太子的询问,几欲欣喜若狂。

    可她到底还记得自己身份,多年良好的教养告诉她,要优雅得体,要知性美丽。她低垂着头,优雅的蹲下身子行礼:“太子若想听,是臣女的荣幸。”

    她姿态款款,垂首见露出一段白玉般的脖颈。

    “领路吧。”太子浅浅笑着,心想果然还是美人养眼。他沉思着,或许该在娶太子妃前,先纳上几个美人,就是放在府里看着也养眼。。

    柳如应了声,颔首在前方领着路。一旁的柳诗见了太子,柔柔的问道:“太子殿下,是否也觉得姐姐美如画。”

    太子听见柳诗问,瞧见她故作柔弱的姿态,和前方瞬间绷紧的柳如,心底有些反感,却依旧浅笑赞道:“肤如凝脂,皓腕如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