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站住!
    前面柳如听到太子的称赞,也不禁面上红了一红。

    柳诗柔柔的看了眼柳如,略酸的道:“太子总是给姐姐这样高的夸赞。”

    太子看了眼柳如粉霞扑面的脸颊,微微一笑不言语。他想,或许真的该纳上几个美人,才无愧于这春光烂漫。

    乱哄哄一群人总算都散了,院子里只剩下柳初和柳新两人。柳初微抬头看着柳新,他已不再年幼。

    眉目间一丝那股稚气渐渐散去,渐渐张开的面庞已经带了三分英气,想来从军营历练回来,就会是个迷人的小子了。

    她又想了想自己,实在不明白原身的母亲为何能将姐弟俩生得如此不像。

    不过,不像也好。

    她抚着柳新的眉眼,有些不舍。

    “姐姐若是也不舍,又为何一定要赶我走。”柳新虽然接受了从军的事实,却依旧有些不明白。

    “小新长大了,总要离开姐姐的。”柳初淡淡的笑着,她抚着柳新的眉目,一眼不错的将他的眉目印到心底。

    “我不明白,我在府里也可以练功的。”柳新十分不舍,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姐姐,他所有的记忆,都跟姐姐有关。

    “哼。”提起柳府,柳初面色就冷了下来。她准过身背着手,冷冷的道:“我十分看不上这府里,只我是女子,到底好些。而你……”她转过身来,认真的看着柳新道:“小心,你到底是个男子汉,日后要成家立业,总是要独立的。”

    “我不舍得。”柳新突然将向前一扑,将柳初紧紧的抱在怀里。他将头倚靠在她头顶,闻着她发间的一丝幽香。

    柳初怔了下,几次抬手又犹豫,最终抬手回抱他。她轻轻在柳新背后拍打着说:“我也不舍得你,可是小新,我也需要一个倚靠。”

    她安慰着柳新,又像是安慰自己:“我们现在如此被欺负,不过是因为没有足够的实力倚靠。小新,姐姐希望你能来做这个倚靠。”

    “倚靠……?”柳新有些茫然的重复道。

    “对。”柳初挣开他的怀抱,认真的看着他说:“小新,答应姐姐,一定要好好练武。这样以后,才不会有人敢欺负我们。”

    “好……”柳新有些哽咽,他一定会好好的,他一定要强大起来,再也不让任何人欺负姐姐。

    两人分开,沉寂了片刻,才收拾好了心情。

    “对了姐姐。”柳新突然想起什么,打破了这片平静。

    “嗯?”柳初侧首,疑惑的看向他。

    “太子他……为什么对你忽冷忽热的。”柳新有些犹豫,却还是问了出来。

    “他?幼稚吧。”柳初淡淡的说道。

    回忆突然回到了若干年前……

    “喂,女人,听说所有人都怕你,孤亲自来会会你。”

    十四岁的少年,天真胆大,勇闯千军。

    “将军,末将将他丢出去。”

    军中的将领有些为难,怎么也是敌国的太子,就这样溜进了他们的主帐,看守又偷懒了。

    “不必了,送回去吧。”大帐中的女子面色沉静如水,只唇角微微上扬,看出她是笑的:“也不用留做质子,我要堂堂正正的踏碎东麓山河。”

    “喂,你不要看不起我,来跟孤打一架。”

    帐中正坐的女子只偏了偏首,薄唇微启:

    “幼稚。”

    那久远的记忆啊,在识海中深藏。或许某日不经意的回想起,是否也会嘲笑自己当初的幼稚天真。

    好容易安慰好了柳新,用过了午饭。柳初立在院子里,回忆起了很多年前的一幕幕。

    白云苍狗,时光转瞬。如今她只是东麓一个小小的不受宠的女子。

    她伸出手,对着阳光,细细打量着,思绪又不由的飘向远方。她也曾有过少女怀春的时刻,她也曾倾心信任着另一人。

    可是这一切,都毁了。

    “大小姐,太子殿下请您过去。”一道平静的女声忽然打破了一院的平静,柳初抬眼看去,只见柳如身边的大丫鬟清秋正恭谨的垂手侍立。她虽态度恭谨,但到底眼底带了一丝不屑。

    “太子?”柳初垂眸。太子分明在和柳家姐妹风花雪月,此时突然派人传自己又是为何。虽然太子莫名替她解了围,但是她并未放下心底的戒心。

    她抬眼,莫名笑了:“走吧。”她何必想太多,天行云海弓在手,她本就该毫不畏惧。这一刻,她笑的轻松洒脱,仿佛放下了一件沉重的负担。

    是了,安排好柳新的去处,她本就该是飞驰在广阔天地间无拘无束的大雁。

    清秋本对柳初有些不屑,却仍被这莫名的笑容惊到。分明是貌不惊人的一个人,笑起来却别有一番滋味。

    清秋诧异着,带着些许恍然,领着柳初去到了束竹院前。

    “要奴婢说,咱们大小姐,着实生的有些不堪。”

    刚走到院前,突然院子里扬声传出一句话。声音高昂,似是故意大声,生怕院外的人听不到一样。

    柳初顿住了脚步,看了眼身边的清秋一眼。

    清秋落后柳初半步,规矩确实是很好的。此时她有些尴尬,面上微红,她分明听出,这是二小姐身边的小丫鬟四儿。

    柳初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上前,跨过月亮门。

    “也难怪殿下不喜欢吗,便是奴婢瞧了,也心里不爽快。殿下想来喜欢的是容貌与才情并存的女子。”

    那丫鬟眼角瞄见一只锦履踏入院中,却并没有停下话头,反而一气儿说了一堆。

    柳如在一旁忍不住笑出了声,忙抬手用帕子捂了嘴。柳诗扶着小丫鬟,也笑的花枝乱颤。只太子端坐在一旁,面上有一丝得色。

    柳初面不改色的迈入院子里,四下看了眼,就朝着太子走去。

    她蹲身行礼,姿态优雅。

    太子端起一旁放了许久的茶,轻抿一口,才扫了眼柳初道:“柳大小姐真的是好脾气。”

    柳初面带微笑的反驳:“臣女与太子尚有婚约在,她们辱骂臣女,就是辱骂太子。太子现在就坐在这里,不是会为臣女做主的吗?”

    她低垂着眼帘,眼睫微颤。

    太子放下茶盏,倾着身子向前靠近,吐气如兰,温热的气息扑面:“可是孤觉得,她们说的也并没有哪里不对。”

    他吐字清晰,拖长的语调撩人婉转撩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