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上门找茬
    殷如晦受了那一箭,又被金箭追得狼狈不堪,到底是没有那个脸再在东麓待下去。可他也咽不下这口气。

    他是不会承认自己的傲慢和胆怯的,他将这一切的根头,都推到了那个张开天行云海弓的女子身上。

    柳初的身份很好打听,不过略微问了几句,他就知道这是柳尚书府的女儿,而且是一个流落在外多年才回来的女儿。

    想到这里,他不禁嘲讽的笑了。东麓说是礼仪规矩严谨,也不过如此。

    第二日一早,他就领了北晋带来的士兵,气势冲冲的到了柳府门外。

    “将这里给我围了,一个都不许放走。”他背着手站在柳府门外,神色傲慢。柳府处在静谧处,路过的行人不多,却也停下了脚步,凑在一块小声议论。

    正打开们的小厮吓得手上一抖,将门重重的关上了。

    “不好了,老爷,不好了。”

    柳时与林氏等人正在饭厅用早饭,此时听闻小厮惊慌失措的叫声,手上一抖,勺子便落入了碗里。

    “惊慌失措的像什么样子,有什么话好好说。”柳时接过林氏递来的帕子,擦了擦手,摔下帕子道。

    “老……老爷。”那小厮跑的气喘吁吁,面带惊慌断断续续的道:“外面有人……有人围住了尚书府!”

    “什么?围住了尚书府?”林氏听闻惊得站起身,难道是柳时坏了事?她转而不可置信的看向柳时:“老爷?”

    “看着我干什么,我又没做什么!”柳时不耐烦的起身向门外走去:“我倒要看看,是谁敢围了我尚书府。”

    出了门,却见是前日宫宴上傲慢无人的北晋使者,当下脸色就变了:“不知殷国使来我府上,是为何事。”

    “哼。”殷如晦的不屑都懒得掩饰,他也不屑于掩饰,他傲慢的道:“将柳初给我交出来。”

    不管柳初如何,到底是他家务事,再大一些,是东麓的国事,如何能将人交给北晋?柳时当下脸色就变得很难看:“不知小女何处得罪殷国使,使者说出来,我自去教训她。”

    “她哪里得罪我,你会不知道吗?”殷如晦并不打算讲道理,他只想简单粗暴的用国力倾压,想让柳时交出人:“交出柳初,否则我不敢保证回国后北晋会不会对东麓动兵。”

    听出殷如晦并不打算讲理,柳时面色变了几变。到底是东麓国弱,他并不敢拿来赌一赌北晋皇帝的决定。

    “知道了,你下去吧。”

    沁雪小院里,柳初接到消息,却并没一分惊慌。

    给她递消息的丫鬟,竟是那日对付敬嬷嬷四人中的一个。那丫鬟也只是来递个消息,见柳初似是不在意,也没有多劝什么,就退下了。

    柳初就这样坐着出了会神,半晌,看了看外头的日头,这才慢悠悠的起身。她也不着急,就这般慢悠悠的,先去屋子里取了一把剑。

    也不知道华贵妃是怎样想的,拟的赏赐里,还有一把上好的宝剑。

    柳初拿起宝剑,拔剑出鞘,剑光逼人。她满意的将剑收起,提着剑踏出了门。

    柳新已经送到了军营,而那个消息,想必此时也该传入东麓才是。

    “殷尚书真是大胆呀。”柳初抱着剑出现在柳府门口,开口嘲讽意味十足:“怕是不记得前日在宫宴上的狼狈模样了吧。”

    殷如晦眯起眼,眼里闪过一丝狠厉,不过是个小丫头,却将他捉弄的那般狼狈。他开口道:“你也就就逞一时嘴皮子利索,倒是看看东麓皇帝能否保住你。”

    “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柳初轻笑出声,她笑容明朗,毫无畏惧的道:“那倒是不必使者担心了。”

    虽然她并未打算过皇帝会保她,但是她也从未打算就此束手就擒。

    殷如晦不可一世,傲慢的立在包围圈中,柳初也云淡风轻,轻笑着站在柳府门口。两人对峙而立,有微风悄悄拂过,卷起几片枯叶。

    “抓住她。”殷如晦突然下令道。

    谁也没能想到他真的就敢在东麓动武,下一刻,数个北晋士兵就绕过柳时,冲着柳初扑了过去。

    “哼。”柳初不屑的出声,足间一点,提剑迎了上去。

    兵刃相接,几人便缠斗起来。柳初以一敌三,却并未落入下方。

    殷如晦阴沉着脸,未曾想想到一个女子竟会如此难缠,他沉声下令道:“都给我上。”

    一时周围的北晋士兵都像柳初扑去,就算柳初再怎样武功高强、交战经验丰富,众人的蜂拥而上,也令她手忙脚乱,一时竟落了下风。

    然而就在此时,突然沉重的步伐声由远至近,还有衣甲碰撞的声音。

    殷如晦眯眼看着声音来处,他不信东麓真的会保护柳初,不过是个女子而已。柳初嘴角不经意勾起一抹微笑,她知道,消息终于到了。

    “末将来迟。”程军一到,身边的几个亲卫就扑进人群,就将围困住柳初的士兵放倒。程军挤进人群,对着柳初抱拳行礼道。

    柳初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抱着剑站到一旁。她看向殷如晦,嘴角勾勒一起一丝不过如此的笑意。

    柳初还不是正经的太子妃,或许许多人对此都不以为然,但是她知道,这个耿直的将军却一定会将她护住。

    “程将军,就凭你这几个人,也想拦住我?”殷如晦道,他看穿了程军的自作主张,并表示不屑:“今日,我一定要这小丫头死在这里。”

    “柳小姐是未来的太子妃,本将军绝不会允许有人能在我眼前带走她。”程军也毫不客气的道。他并不懂的什么阴谋阳谋,他只忠于这个国家,忠于这国家的决策者。

    “就凭你这几个人,也想救她?”殷如晦面色阴沉,冷着脸道。

    柳时此时也反应过来,程军虽然来了,但并没有能做主的人。皇帝明显是已经将柳初当作了一颗弃子,难怪当日给了哪些赏赐,不过是拿来换柳初一条命而已。

    “怀王想必,也看了许久的戏了。”

    众人对峙间,柳初却浅笑嫣嫣,突然说出一句出乎意料的话。

    众人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才看见对面茶楼上品茶的东方怀。

    “倒是我不小心,叫柳小姐发现了我。”东方怀搁下茶碗,拿起放在一旁的折扇,自茶楼上一跃而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