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巫蛊
    “难怪。”他又倚了回去,语气轻松,仿佛并不是什么大事的吩咐道:“派人跟着,阻止他们行驶。”

    “记住——不能让殷如晦死了。”

    他又补充了一句,方才姿态慵懒的端起茶碗。

    “太子。”

    乾坤殿中,也是一片灯火通明。

    皇帝屏退了众人,只留下太子说话。

    “此事我派了柳时去办,但到底,那丫头太不令人省心。”

    “柳初?”听到这个令人意外的名字,太子诧异。

    皇帝颔首,然后道:“柳时朕自然是放心的,他虽有点小心思,但对于东麓的忠诚却不容怀疑。但是柳初,才是最容易出现意外的。”

    太子对此话深有同感。他再没想到,柳初的计谋如此狠毒,与寻常女子太不一般。他觉得以往见面都小瞧了她,心生警惕。

    “父皇,柳初此女太过狠毒,必要除去。”

    “当然。”皇帝答的倘然:“此女心狠手辣,不是可以轻易掌控之人。”他看向太子,叹道:“此事朕不放心,你只需从旁协助柳时,别让事情搞砸了即可。”

    夜间,凉风习习。

    一个计谋,几方人马都在商讨应对方案。

    而此时,殷如晦正带人连夜赶回北晋。

    他一定,要让柳初付出代价,生不如死。

    沁雪小院被围,柳初也确实没有再出过院子。

    但在春日快要过去的时候,柳如却突然病了,然而怎么也查不出病因。

    柳时本没当回事,却不过几日,也觉得困乏无力。

    “老爷可觉得好些了?”柳时无力的躺在榻上,林氏坐在一旁问道。

    柳时有气无力的摇了摇头,闭上眼。

    林氏眼底的笑意一闪而逝,快的捉摸不到。她叹道:“大夫来了几次也没有查出什么毛病,大小姐那里也是,说是并没有什么病症。”

    说到柳初,她眼底闪过一丝狠厉,然而柳时闭着眼,却并没有看到。

    静了片刻,林氏才犹豫道:“老爷……府里是有些不干净。”

    柳时蓦然睁开眼,伸手紧紧抓住了林氏。

    林氏突然慌了神,慌张的道:“老爷,妾身也不过是随口说一句。”

    “作法……”柳时艰难的开口,声音沙哑无力。

    “是,老爷,妾身这就去安排,做上三日的法事。”林氏眼底闪过一丝欣喜,柳时虽看到了,却无力去分辨。

    道士来作法这一日,东方怀却突然上门。柳时无法,只得起身相迎,他勉强撑着笑,陪着东方怀在府中走动。

    东方怀瞧见正堂前道士作法,却并不感兴趣,转身就像往别处去。

    却听此时,那道士道:“此时府上两名病者,不过是因为西北角有物冲突了。”

    东方怀突然停住脚步,衣袂翩翩,略带兴趣的说:“有趣,柳尚书不会介意我一起去瞧瞧吧。”

    “自然不会。”柳时陪着笑道,他示意了一旁的小丫鬟,立即有人前方引路,领着道士与众人往西北角走去。

    虽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但计划并没有扰乱。林氏面有得色的跟在众人身后,看似随意点出的小丫鬟,其实是她早就安排好的。

    人——只会往沁雪小院走。

    一众人走了片刻,果然走到沁雪小院附近,那道士却突然停下脚步道:“就是此处了。”

    他闭上眼,嘴里胡乱的念着什么,手上拿着法器挥舞着他人看不懂的招式。不过转瞬,那道士睁眼抬手指向一处:“就是这里了。”

    林氏诧异的倒吸一口气:“这……是大小姐的住处。”

    柳时这时转头问道:“是与人有关,还是其他。”

    道士隐秘的看了眼林氏,犹豫道:“这,还是要见见大小姐才知道。”

    林氏微微的摇头,柳时于是沉着面色道:“去沁雪小院,唤大小姐出来接客。”

    众人进到沁雪小院时,柳初已站在了门口的台阶上,静静的俯视众人,也不行礼,也无话语。

    柳时拧眉,转身问道士:“道长看看,小女可有问题。”

    “这……”道士仔细看了柳初许久,方才摇头道:“大小姐并没有被鬼神附体,与府中众人也无冲突。”

    柳时这才拧眉,转身看向林氏。

    林氏忙吩咐道:“去收院子,查查哪里有不干净的东西。”

    柳时这才转而看向东方怀道:“真是不好意思,让怀王看笑话了。”

    东方怀含笑道:“无妨,正巧本王无聊。”

    他细细的大量着柳初,这个曾经并没有放在眼里的柳初,此时看起来,真的是与其他女子不一般。

    她光站在这里,就如同一把收入鞘中的宝剑。然而,即使归鞘,却依旧泄露锋芒。

    不一时,就有侍女颤抖的拿着两个娃娃走了出来,恭敬的递到几人面前。

    “这是……”柳时接过手,细细的看去,只见其中一个写了自己的生辰八字,而另一个,则是柳如的生辰。

    巫蛊向来是大忌。

    柳时拿着娃娃颤抖,看向柳初,眼里射出毒蛇般的视线。

    林氏忙站出来,怒道:“大小姐,我敬你是先夫人所戳,可你如今,如何能诅咒自己的父亲和妹妹。”

    柳初淡淡的,不为所动,她道:“我并不知道什么诅咒,这个娃娃我也没见过。”

    林氏怒道:“大小姐房里搜出来的东西,大小姐说没见过?这几日,也没有其他人出入沁雪小院。”

    柳初淡淡一笑:“夫人怕什么,让我瞧瞧这娃娃。”

    林氏看向柳时,柳时颔首,自有小丫鬟接过东西,递给柳初。

    柳初只看了眼,就怒了。她几步向前,将娃娃扔到了林氏怀里:“这不是我的东西,只看针线技法,就该看出来了。我看着针脚,倒像是二妹妹的。”

    林氏虽然并没有仔细看娃娃,但却并不会傻到让自己女儿亲手参合这件事,当即否认。

    “这到底是怎么个一回事。”柳时看着娃娃,沉声问道。

    就在柳初不认,林氏也否认的时候。

    跟在众人身后的柳诗,却垂眸不敢说话。

    柳时眼底闪过一丝诧异,他分明也看出了这针线的技法。

    然而他并没有说出,只冷声道:“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狡辩,东西在你院子里收出来,这几日还有谁会进你房里放这些东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