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入狱
    柳初心底冷厉,知道柳时不会放过自己,她反驳道:“女儿才回府几日,就能仿出二妹的阵法技巧来?”

    柳时却并不听,立即喊人将柳初控制住,扬言今日一定要将她打死。

    柳初脱身而出,与扑过来的人交手起来。双拳对四手,却仍然从容。她冷笑道:“爹爹就派这些人就想将女儿抓住,却是不可能。”

    柳时凛然,他高声喝道:“还不上,今日我一定要将这逆女打死。”

    只见暗处突然有钻出几个黑衣人,将柳初团团围住。柳初到底有些难以应对,渐落下风。但这几人一时想要控制柳初却也难。

    而此时,只见破空打过来一快碎玉,击在柳初身上,恰巧点在她穴上,柳初身形不得动弹,就这样被控住了。

    她顺着碎玉来向看去,只见东方怀正含笑看着她,眸里带着一丝深意。

    柳时见众人控住柳初,就令人请家法,想要将柳初就地打死。

    柳初冷笑道:“爹爹怕是忘了,女儿还是东麓未来的太子妃。爹爹今日将女儿打死在这里,要怎么和皇上交代。”

    柳时冷着脸,毫不留情:“就是打死了,也由我亲自去向皇上请罪。”

    柳初扫了眼一旁看戏的东方怀,笑道:“怀王今日也在这,爹爹,你确定今日要将我打死在这?”

    她这话说的别有含义,柳时看了眼东方怀,顿时想到皇上的命令。他紧皱眉,仍旧不想放过柳初。

    他早觉得,柳初是个祸害,如今家宅不宁,也是自她来后才有。

    他森冷的眼神看向柳初,仿佛想以视线杀人。

    柳初却轻笑道:“爹爹若果真想杀了我,不妨去问问宫里的皇上,再做决定也不迟。何况,巫蛊大罪,爹爹就这样轻易的处置了女儿?”

    “毕竟是亲生骨肉,柳姑娘说的如此可怜,尚书大人又何必非要亲自灭亲呢。”东方怀突然开口,他望着柳初,目光中闪过一丝欣赏。

    柳初也望向他,只见他银发如瀑,白袍似雪,翩翩公子自风流。可惜,这一切她并无心思欣赏。

    东方怀毕竟在场,又开口劝阻,柳时不得不给对方面子。他沉着一副面孔,命人将柳初押下去。

    经过东方怀身边时,柳初只听见一道细小的声音传入耳中。她看向东方怀,对方却微笑不语,仿若无事。

    他说:“你若愿意效忠于我,我便助你脱离这困境。”

    效忠?柳初想起曾经的过往,更是心生恨意,她若真想逃脱,早就离了这柳府。何况他们曾经那样的深仇大恨,她又如何会对他效忠。

    她看向林氏,扬声到:“夫人若是想我了,到时候可记得来瞧瞧我。”

    林氏面上虽然慌张,却依旧对于柳初的行为觉得不屑一顾。柳初被定罪她只会欣喜,她会想柳初?怎么可能。

    东方怀看着柳初被押下去时依旧镇定自若,眼底的笑意更加深了。

    这一日,过的倒是有趣。

    待到柳初被带走以前,柳时这才冷眼看向林氏,他虽然急着处置柳初,并不代表他没有看出来这是林氏的计谋。

    不好好管家,反而想着以巫蛊之术作乱。他冷着脸道:“林氏管家不利,就将对牌交出来,以后交给温氏来管。”

    说着他转向东方怀,尴尬的笑道:“倒是让怀王见笑了,这里杂事纷乱,我带怀王去别去瞧瞧。”

    东方怀颔首,两人就离开了沁雪小院。

    林氏顿时脚下无力,被身边的小丫鬟扶住。她喃喃道:“这,怎么会这样。”她突然看向柳诗,狠狠的道:“是你!是不是你?”

    柳诗仿佛被吓了一跳,她柔弱的往身后的侍女身边倚去,嘴上却说着:“夫人说的什么,诗儿并不知道。”

    林氏状似疯魔,她看着柳诗道:“我从没让如儿插手此事,而只有你……只有你……”

    她又看向周遭的下人道:“爹爹都说了以后管家的事情交给姨娘,你们去芳菲苑找姨娘去吧。”

    待下人都散完之后,柳诗才款款走到林氏身旁,轻声道:“夫人教养了诗儿这么久,怕是忘了,诗儿的亲娘,是芳菲苑那位。”

    林氏惊叫道:“是你,是你仿了如儿的针线。”

    柳诗浅笑道:“是我又如何,如今爹爹可不会信这些。他亲眼看到了,那是姐姐的针脚。”

    她轻笑着离去,走之前对身边的丫鬟道:“走吧,去芳菲苑去看看姨娘。”

    林氏瘫软在地,失神的看着半空。她终于知道,她一直将柳诗看作亲女,可柳诗却从来都是记得温氏的。

    她所有的筹谋计划,在这一刻化为乌有。

    管家的事情至此交到了温氏的手上,一下默默无闻的温姨娘,却并没有畏手畏脚,反而将一切都处理的井井有条。

    因着巫蛊娃娃上柳如的针线,连累她也被柳时见弃,反倒是以往并不受宠的柳诗,开始得到柳时的关注。

    成功得到柳时的喜爱的柳诗开始还会往林氏和柳如去炫耀,不过几日,便也倦了,再也不去。

    自那之后,两人就仿佛被人遗忘了一般。下人们也开始苛待她们本该有的东西,林氏和柳如两人就此在柳府过上的水深火热的生活。

    然而时日不长,柳如还没有好转,林氏却又病倒了下去。

    林氏上吐下泻,浑身发痒,身上还长了许久红色的疙瘩,变得人不人鬼不鬼,更不敢出门见人。

    柳如强撑着病体来见她,屏退了众人,扑倒在林氏床边哭泣道:“难道这就是上天给我们的惩罚,只因为我们利用鬼神之事陷害人?”

    “不。”林氏虚弱的躺在床上,狠狠的咬唇道:“若是鬼神有罚,那调换布娃娃,模仿你针线技法的人,如何没有受到惩罚。”

    柳如六神无主的哭道:“那究竟是为何,到底是谁在害我。”

    林氏冷冷的看着柳如道:“如今你还不知道,你和柳诗从小一起长大的,你会的她都会,还能有谁陷害你。”

    柳如一时愣神,茫然道:“三妹妹……她那般的人,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