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追杀
    他或许心底早有感觉,知道这一行回去绝对不会平静,只是没料到来的这般迟,在广阔的平原上,无处可逃,无处可躲。

    那侍卫摇头,快速说道:“来的人不少,怕是想要将我们截杀在东麓境内,大人,卑职护着您离开。”

    听到此言,马夫也加鞭快马,殷如晦从马车中探出身子,在颠簸摇晃中吩咐道:“不用管我,一定要尽力将那群人拦下。”

    “大人,南边也来了一伙人马。”

    又有侍卫来报,殷如晦骇然,脸色苍白的问道:“有多少人,可看出是哪方人马。”

    侍卫禀告道:“看着像是西戎的人……但……”

    “但是太明显了反而刻意是不是?”殷如晦快速打断问道。

    侍卫犹豫了一下,却道:“看着不像是作假,因是西戎人马无疑,而且看起来人是冲着阻拦另一批人马去的。”

    殷如晦喜道:“有救,看来必然是西戎得到消息,所以才来拦截。”

    两方人马对峙,只要他脱离了这个范围,那就安全了。何况有一方不论如何是帮着他的,看来有人并不想自己死在东麓境内。

    然而不等他高兴片刻,又有侍卫来报,后方又杀出一方人马。

    殷如晦听到局势复杂,再也不多说,只领着侍卫一个劲儿的往北晋境内跑去。漫漫平原一览无余,只要跨过这平原,他就安全了。

    至少他知道,有人是不想让他死的,至于是谁,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

    至此,四方人马混战,两方想要截杀,一方却尽力阻拦。

    而殷如晦却在这混战之中,领着亲卫一路向前。

    而此时暗处,却有一双眼睛,盯着殷如晦闯出人群。

    “队长,殷如晦带着几个人脱离混战圈了。”

    “那就……派人追上去,一队阻杀,二队阻救。”一个冰冷的声音吩咐道。

    “是。”

    渐渐脱离了混乱的战场,殷如晦才松了一口气,马车却猛然停下,殷如晦一个不防撞到车厢。

    他有些恼怒的掀开车帘探出头,却惊得倒吸一口冷气。

    眼前站了一圈蒙面黑衣的人,静寂无声的立着,若不是掀帘看了,根本感受不到这些人的存在。

    车夫已经死了,亲卫小心的护在马车周围。

    “杀——”

    突然对面传说一声命令,这群黑衣人就扑了过来,与周围的亲卫缠斗起来。

    殷如晦坐上车辕,颤抖着手想要捡起牵绳,捡了几次方才握到手中。他挥鞭狠狠一抽,骏马吃痛奔跑起来,快速穿过人群,远远的甩下他们。

    “小心殷如晦,他要逃。”

    一个声音骤然从人群中响起,带着一点西戎的口音。殷如晦却已经想不到那么多了,这真真假假的追杀,他只想快点逃离。

    “别让西戎得逞。”

    又一个声音传来,一方人马拦住追来的黑衣人,让殷如晦快速的逃离了战场。

    暗处有一双眼睛,瞧着他越行越远。

    狂风在耳旁呼啸,冷风灌进耳朵里,震的耳蜗生疼。

    殷如晦从来没有这般难堪过,他单人穿过平原,舍弃了亲卫和随从,舍弃了珍馐与珠玉,饥寒交加,死亡威胁。

    腹中饥渴,他却不敢停下来喝一口水。最后他舍弃了马车,单人匹马就冲着北晋的方向而去。

    看到北晋大军驻扎的时候,几乎喜极而泣。

    再也没有死亡的威胁,令他日夜不安,惶惶不可终日。

    “国丈?”北晋的军营里,周将军看着殷如晦单人匹马,甚是忧心的问道:“国丈一人回来,可是出使队遇难了。”

    出使队……只要想到身后的厮杀声,殷如晦就觉得嗓子发干,他张了张口,最终疲倦的说道:“路上遇到几方人马截杀……使队皆留在了东麓境内。”

    周将军皱眉,他常年驻守在北晋与东麓界线边,曾未遇到这样的事情。

    “那国丈遇险之处,离此处有多远?”周将军问道。

    殷如晦答:“就在此处一百里外不到。”

    那是一片广阔的平原,最适合大军交战不过。周将军立即想到:“我派人前去查探一番,国丈先去修整。”

    周将军派去的人回来后,手上只拿着一支箭。长箭入土,甚是隐秘,所以没有被人收拾走。

    “混战之处已被收拾干净,只发现了这一支箭。”

    周将军接过士兵递上来的铁箭,细细打量一下,才看见这支箭尾,隐隐约约刻着一个戎字。

    他面色这才变了,他喃喃道:“看来西戎确实也参战了。”

    西戎会是站在哪边的?他只要想要前不久北晋面对西戎的失败,就对此并不看好。

    只休息了一日,殷如晦拒绝再停留,立即让周将军安排士兵护送他上京。

    虽然还没有查清西戎的目的,但是周将军也知道这事情必定是要传回京中的。他只好又将那只箭和自己的猜测告诉了殷如晦。

    殷如晦眸光森冷。

    快马加鞭,半月之后,殷如晦终于见到了繁华的帝都。

    北晋的强盛不是一日筑成,繁华的北晋帝都更不是东麓京都可比。

    到了自己的地盘,殷如晦才真正的松了一口气。回到府中,立刻就晕了过去。

    早朝之上,殷如晦露面,便引起了一片哗然。

    一个月的逃亡奔波生涯,令殷如晦看起来苍老许多。他带着一队人马出使,然而回来时却是边境将士护送。这代表了什么,在场的每个人都不是傻子。

    可到底是东麓胆子大了,还是其他国家趁机谋算着什么,他们却并不敢肯定。

    殷如晦不管周遭纷纷扰扰,他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理着目前手上所有的线索,分析这一切。

    “上朝。”

    太监尖细的嗓子高喊,大殿中瞬时静了下来。

    “国丈回来了,此行可顺利。”

    清朗的声音传来,大殿之上,身着玄袍的男子戴着珠冕,看不清神色。谁也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殷如晦狼狈进京的事情。

    “臣,有负圣望。”

    殷如晦出列,手持玉笏,神色颓然。

    “哦,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国丈说来听听。”

    殷如晦将在东麓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道出,略过了自己挑衅的事情,只着重说出了天行云海弓反噬,柳初持剑伤人,以及归途被截杀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