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刺杀
    “皇上,此次西戎派人截杀老臣,必定有所图谋,老臣只怕,西戎已与北晋联手。”殷如晦将周将军寻到的箭和猜测说出。

    然而御座上的人似乎对此并不感兴趣,他依旧冷漠着一张脸,只淡淡的问道:“天行云海弓呢?”

    似乎岳丈被刺杀的危险,都不能引起殿上男子动容。而只有提到天行云海弓时,他的面上才有一丝柔和。

    “这……老臣无能,天行云海弓毁在东麓那女子手中。”殷如晦低垂着头,不敢与御座上的人对视。

    本来此次就是冲着羞辱东麓去的,没料到真的有人能将天行云海弓张开,并且被毁。没能将弓带回,他早知会惹来盛怒。

    “你是说……天行云海弓被毁了,是你亲眼所见?”

    听到天行云海弓被毁了,御座上的人不由身子前倾几分,似乎想要听的更清楚一些。他面色冷了几分,搭在扶手上的右手也不自觉握紧。

    “是……”殷如晦将那一情节仔仔细细的说了出来:“老臣被天行箭袭击,那女子不知道怎的动作,就见天行云海弓在她手中碎成星光点点。”

    珠冕之下,孙晋颜色更加难看了几分。他曾没有保护好她,令她在冷宫中悄然逝去。如今他却连与她关系最密切的天行云海弓也护不住。

    他终究是……负了她。

    他开口,只觉得嗓子有些干,他道:“既然天行云海弓在东麓消失,那么不管此次追杀到底是西戎还是其他,出兵东麓,一定要拿下此女。”

    “可是……”殷如晦忍不住反驳道:“皇上,西戎与东麓可能联手。”

    “那又如何!”大殿之上,男子带着怒气的声音道:“只是一次失利而已,北晋从来都是强国,不需要惧怕一切。”

    “难道只是一场战争的失败,就让你们畏惧到如此,不敢开战了吗?”孙晋扫了眼殿下群臣,他们纷纷低垂下头,不再言语。

    他有些失望,却已经强硬。他已经失去了她,不能失去她最后的遗物。

    “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一定要找回天行云海弓的下落。此乃神兵,绝对不会如此轻易被毁。”孙晋忍着怒气丢下这一句,再也不说话,大步离开了朝殿。

    众人面面相觑,又齐齐看向殷如晦。

    殷如晦面上更加难看几分,他虽早知会如此,却没有料到孙晋如此不给面子,直接在众人面前给他脸色。

    ……

    “计划失败了。”

    听到消息,东麓皇帝几欲发狂。殷如晦最终还是回到了北晋,而他会如何说?北晋会不会对东麓起兵?只要想到这些,皇帝都想掐死柳初。

    “什么情况,去了那么多人,为什么还会失败。”他明明还令太子安排人追杀,按理来说两方人马即使不知道对方的存在,但目的都是一样的——截杀殷如晦。

    “除了柳时和太子的人马,似乎还出现了两方势力……西戎,怀王已经也出手了。”

    “怀王?”皇帝看着下首跪着的侍卫,冷眼微眯,看来宫里的人也该清理一下了,怀王得到的消息也太多了。

    但是首要的,却不是怀王,而是柳如。

    “今夜,派人去杀了柳初。”皇帝厉声道,计划到底是失败了,北晋并没有发兵西戎,反而发兵东麓。

    侍卫接到命令,悄然退下。

    “队长。”

    暗夜里,只有风声呼啸和树叶的沙沙声。

    一队黑衣人悄然出现在柳府周围,将西北处的小院围了起来。

    “此女会武,要小心些,别让他逃了。”杀手队长看着小院漆黑一片,吩咐道。

    “是。”

    夜,寂静如初,弦月似血。

    柳初半倚在庭院中一棵大树上,赏这一轮弯月。

    来了。她在心底默念。那悉悉索索的走步声,并不能躲过她的耳朵。所以她早已悄悄离开房内,只为了亲眼看着一场死亡的饕餮盛宴。

    自回到柳府之后,除了送花那一次,她就在沁雪小院深居简出,不过就是等着这一日。而想必她的布置,也会给对方送上一份大礼。

    只听几声利器穿透**的声音响起,同时还有几声闷哼传来。

    柳初不觉间勾起一抹嗜血的微笑,她已经太久没有踏上过战场了,也太久没有闻到这股鲜血的腥香。

    这杀手来的太迟,对于此,她只能对东麓皇帝骂一声蠢。明明早该在她献计之后就将他除去,却偏偏要等到消息传来之后才动手。

    这许多日子,足够她将小院四周包围的如同铁通一般。

    几个杀手只不过往前踏了几步,却仿佛踏入了一个淬毒的陷阱。最可怕的不是送命,而是连对手的面都没有见到。

    杀手队长眼神凌厉了看了四周,却什么也没有看出来。但是他知道,前方是无数的陷阱,等待这他们去赴死。

    他拧起眉头,觉得仍然是小看了柳初。他本以为令人包围小院,不让她逃了就已经是很看好她了,却没想到他们连小院都进不去。

    “来一个会拆陷阱的,我们等一等。”

    院墙外又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

    柳初倚在树上想,还以为他们会多送死一会,没想到居然这么谨慎。

    她看着星空点点,凉凉的想着,杀手的动静并不小,她也没有闻到迷药的味道,可四周却无一人出来。早就知世人薄凉,想来周遭也都见惯了这些夜里的厮杀。

    而院外,杀手小心翼翼的丢了几个小石子,触发了几个陷阱之后,开始着手破除,可惜周围的陷阱是连在一起的一个大陷阱。

    “不好破。”那被临时拉出来破除陷阱的杀手,皱着眉头看着远处被击沉粉末的石块,甚是为难。

    组织里不是没有精通陷阱的杀手,但是今日却没有排来。

    “来不及了,只能你试试了。”队长也很无奈,只得相信他一会,也相信院内的人不该有那么大的本事。

    到底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小丫头,能学会什么?

    那个杀手只好硬着头皮上前,他小心上前,却并没有触发陷阱。突然惊喜涌入心头:“队长,这陷阱有次数限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