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暗杀
    “确定?”队长问道。

    “自然,你看。”那杀手又丢了一块石土,却没有触发陷阱分毫。

    “那就速度将周围的陷阱都破了。”队长吩咐下去,四周杀手都开始用石块将院外的陷阱破去,当最后一块石块丢出,没有触发陷阱之后。

    众人都不由得有些欣喜,他们虽是杀手,是死士,却也不是没有感情的人,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自然是活下来的越多越好。

    一个杀手试探的往前一步,没有触发什么陷阱,他轻身一跃,就待跨过院墙,却被一支利箭穿过胸膛。

    临死之前,他不可思议的看到小院里。

    有一女子,优雅的倚着老树,望着满天繁星淡然如初。

    柳初远远的瞧见那越过院墙的身影,冲他笑了一下。下一刻,陷阱触发,长箭入体,那人如流星般坠落。

    呀,看来第一重陷阱已经找到了破解方法。柳初心里想着,却丝毫不怕。她早已在院外院内布上了三层陷阱,才破了第一重而已。

    她还有很好的心情,等着他们进入沁雪小院。

    院外的杀手倒吸一口冷气,没料到院墙上还有一层陷阱,却不明白没有任何触碰,这陷阱是如何触发的。

    略通陷阱的杀手却仔细看了会,才明白道:“这陷阱不是碰上才触发,而是人踩上去如何离开之后才会触发。”

    负责此事的队长也吸了一口冷锋,阴沉的看着院墙,只觉得里面的女子实在是难以对付:“她是算好了我们会轻身跃过这院墙,才会设置这样一道陷阱。再往后一步是方才的陷阱,再往前一步跃不过这高墙。”

    “是了,她连距离都算好了,只等我们过去了。”

    “撤。”

    暗卫队长深吸一口气,明白不可能将手下所有人都折送在这里,命人收拾了兄弟的尸身。

    “可惜了。”院内的柳初突然直起身,转身向屋内走去。她还以为他们会接着破她设下的陷阱,可惜没有。

    那就只能回去睡觉了。

    “请皇上降罪。”

    队长悄然踏入宫殿里,跪倒在地。

    皇帝猛然转身,眼里竟是不可思议的神色。他手下的暗卫杀手,从来没有失手的时候,可是此次却来请罪。

    这代表了什么?暗杀柳初竟然失败了?那个小小的院子,竟如同龙潭虎穴一般。

    “院子外,全是陷阱,手下牺牲了大半兄弟,还是没能进入院子里。”

    私心里,杀手也是希望自己的兄弟活得更多,所以他并没有完全说实话,比如才第二个陷阱他就放弃了。

    可是皇帝并不知道这一切,就算知道了,他也不会去纠结这些。

    他只知道,柳初此人,更加不能留下了。

    皇帝目光闪烁,在烛火之下显得格外的阴森逼人。

    此女的行为一次次出乎人预料,不在掌控之中。所以,柳初此人,一定要除。

    北晋皇帝盛怒,即将出兵东麓的消息,终于传到了东麓朝中。从北晋帝都到东麓京都,就是日月兼程,消息传递过来也要半月,也就是说,北晋大军很有可能已经在东麓边界蠢蠢欲动。

    那么下一步,就是递国书过来了。

    是战是和?每个人都在思考这个问题。若是战吧,东麓怕是并不能很好的应对北晋的精兵强将。可若是求和……北晋会同意吗。

    又是一日早朝,朝会上议论不休。却没有更好的应对方法。与上次朝会唯一不同的是,上次担忧北晋出兵,此次北晋即将出兵已成事实。

    主战的依旧支持出兵,主和仍然想将柳初交出去。

    众人争吵不休之际,却突然有人说道:“难道东麓就真的要一直懦弱到只能求和吗?”

    大殿中徒然一静,片刻后,才有三三俩俩的声音响起。

    “那便战吧。”

    仿佛用尽了所有力气,每个人都开始绞尽脑汁的想着最好的应战方法。

    虽然……每个人都暗处悄悄的瞄了御座上的皇帝,东麓与背景交界处那一场混战,虽然有几方势力,但东麓绝对是插手了的。

    可殷如晦安全回国,北晋又要出兵东麓,傻子都知道北晋肯定发现了什么。

    众人商议之后,将希望寄托在了仍在京都的东方怀身上。至少消息传来时,北晋也是怀疑过西戎的不是吗。

    谁都知道怀王与西戎皇关系紧密,只要东方怀愿意站在东麓这边,想必西戎皇帝也不会拒绝。

    而只要西戎站在东麓这边,那么不论是应战还是谈和,东麓都有着强势的底气。

    大殿之上,皇帝面沉如水。他无法告诉他们,昨晚暗杀柳初,却被层出不穷的陷阱击退。先前算计西戎的计策失败,东方怀并不会帮助东麓。

    可……到底也是个希望不是吗。

    吵闹不休的朝堂之上,皇帝总结道:“三日后设宴,宴请怀王商谈此次事宜。”他看着大殿之下群臣,他们纷争不休,却也都在寻求着一丝希望。

    “只要怀王愿意帮助东麓,那么就出兵应战。就这样吧。”

    话音未落,皇帝转身离去,跟着的梁公公忙高喊道:“退朝。”

    勤政殿,皇帝召见太子。

    “怀王久不离京,自然是有别的目的。”皇帝有些疲惫的揉着额角,看向太子说道:“计划失败,北晋肯定也知道东麓派人截杀。此次事关重大,你本就与怀王有交情,此次更是要交好与他。”

    太子不复外人面前的温文尔雅,他低沉着心情,只觉得一切都那么不顺:“是。”

    皇帝想了想,又道:“柳初此人太深不可测,迟早是要除去的。这一纸婚约,迟早是要作废的。”

    太子垂首道:“儿臣知道她心思深,会小心对待的。”

    三日后,天气晴朗,朝阳东升。

    “殿下。”

    刘芜款款而来,行动间温婉如暖风。

    东方怀看她走来,又片刻失神。他记忆中的女子,永远是那样桀骜不顺,英姿飒爽的。

    他不知道,当那个人褪去铠甲,换上红妆,嫁给孙晋之后,是否也是这样的温婉和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