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陷害
    “殿下。”见东方怀失神,刘芜又轻轻唤了一声。她嗓子总算是治好了,折腾了许久,费了很多珍贵的药材。

    她开口那一刻,惊喜之意不言于表。

    东方怀醒过神来,瞧着刘芜,温和的道:“走吧。”

    自他明白自己最爱的是谁之后,他的温和,永远只对她一人。他怕他不小心大声将她惊醒,这所有的温顺与归服,都化为虚影。

    已过数月,太子身子调理好了,再也不是那副病恹恹的模样。因着年轻人心思不一般,皇帝将此次宴会交给了太子来办。

    到底是少年人不一样的心思,此次宴会设在了宫内小荷塘旁。

    初夏的风微拂,小荷才露尖尖角,别有一番风味。

    柳初才踏入花园,就见一个宫女迎了上来道:“柳小姐,太子殿下吩咐,如果你来去寻他。”

    太子?柳初在心底默默噙着这两字,觉得似乎哪里不对。是了,今日宴会太子必然会出现,没必要这时候见她。

    然而她却也想瞧瞧今日布的什么局,又是谁布的局。她面上不动声色,只微微笑道:“那你带路吧。”

    宫女在前方匆匆走着,柳初却在身后慢悠悠的跟着,丝毫不急。待到了偏僻处,只见周遭无人,假山林立。

    宫女垂首道:“柳小姐,太子就在前方。”

    这么偏僻地方的……她面无异色,微笑道:“劳妨你了。”

    话音才落,宫女还没来得急转身离去,就被一掌劈在脑后,晕了过去。

    嘁……真是小瞧她。柳初心想,脚下悠然的慢步前去。做戏做全套,看戏也要看全。宫内私会,倒是祸乱宫闱的大罪。

    她漫步前去,越过假山,却是一座小亭。亭内小几香茶,轻烟袅袅,已有一人在等候。走到近处,才看出竟是太子身边的程军。

    柳初有些讶异,却又有一丝了然。程军这样耿直的性子,自然算计起来是最简单的。只不过不知道布局者是谁,居然小瞧了她。

    “程将军。”见程军还没有看见自己,柳初停下脚步,隔着布帘,远远的喊道。

    “柳小姐?”程军诧异的看来,起身往前几步,却又顿住。他虽然耿直,却不傻,立刻就想到了这是一出算计他们的计谋。

    “程将军也是被人以太子之名叫过来的?”柳初问道。

    “是……柳小姐也是?”程将军迟疑的问道。

    “看来,将军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柳初四周转了一圈,并没有什么发现,她进入小亭中,逼的程军一步步退出。

    “是这个了。”

    柳初突然开口,弯腰拾起一直珠钗。看起来是宫制,但想来是前段时间皇帝赏赐给她的东西。

    宫内的赏赐都有记录和印记,她抚着阴暗处隐秘的记号,陷入了沉思。

    找出布局者不难,难的是如何反击。

    她只思索了一会,就开口道:“程将军还是先会宴上吧,不然一会难以解释。”

    程军有些犹豫,却也知道孤男寡女待在一起不好,于是道:“柳小姐小心,末将先去了。”

    柳初只轻微点头,瞧着这支珠钗,突然就笑了。

    宫里制艺自然是不凡的,但是并不代表宫外就没有这样的技巧。她运起内气,徒手将钗上记号抹去,又拧成了另一个样子。

    看来,倒与出门前见到的那一支差不多。

    柳初最终姗姗来迟,分花拂柳,带着满身花香,悄然入席。她路过柳如身边,抬手装作抚了下衣裙,手心已多了一样东西。

    然而她虽想要低调,同席的柳如姐妹却并不肯给她这个机会。见到她来,只听柳诗装模作样的低呼一声叫道:“姐姐比我们早一步出门,怎滴来的这般迟,还……带了满身花粉。”

    柳如病好不久,仍带着些许病院,看着更像是个脆弱的美人儿。她轻声道:“妹妹怎么如此说……姐姐也许是路上耽搁了,遇到了什么人,也不过是来的稍迟一些。”

    她说的这样明白,众人几乎都知道她是点出柳初与人私会。就有些不明白的,也被身边人点醒。

    柳诗吃吃笑道:“众人都来齐了,大姐姐才到,何止是稍迟一些。”她顿了顿,又意味深长的道:“况近日姐姐与程将军关系那般好,近日宫宴难得一见,便是私下见一面也没什么。”

    柳诗这话说的直白,众人听到此,顺着话看向柳初。

    许是近来没有出门,柳初的皮肤白了几分,穿了一身深蓝的长裙,简单的发髻看着干净清爽。然而乌发上沾了几瓣残花,就连衣裙上,也沾染了不少花汁。

    一时议论声悄然而起,不远处的太子面上笑容一顿。

    到底是他的未婚妻,婚约未曾解除,柳初若真的与人私会,伤的也是他的脸面。而且……他看了眼身后的程军,程军面色阴沉,显然也是被陷害了。他走到太子身边,低身将今日遭遇说出。

    太子听完程军说法,大概明白了会是怎么回事。几步上前,却听到柳初回答,停下了脚步。

    “妹妹知道的可真多,是了,来时有宫女曾给我引路。”柳初面色有些苍白的说道:“说起来那宫女引的路偏僻了些,姐姐倒是没有看见什么程将军,不巧却看到二妹妹与……”

    她话说了一半,却更引人遐想。静谧偏僻处,花影重重,柳如会是和谁在一起。

    柳初此时神色有些黯然:“倒是我阻扰了妹妹。”

    谁都知道柳初未归之前,柳如对于太子妃之位势在必得。而如今柳初回来,太子妃之位落到了柳初头上,那与柳如私会的还有谁。

    众人的视线落到了太子身上,太子面上风度翩翩的面上也有一瞬僵硬。

    柳如也有一瞬慌乱,没料到柳初将话引到她头上。

    刘芜却在此时突然道:“不巧,我来的早些,却正好看见柳大小姐往临西阁去了,至于是为何,就不清楚了。”

    不同于其他人的遮遮掩掩,刘芜直言点出地点,她信誓旦旦,仿佛知道柳初必然会前去,而她留下的人也一定会指出柳初。

    东方怀立在他身后,含笑看着。他许久不见柳初,对于她的兴趣却没有减去半分。他知道这女子不简单,也想要看她如何脱离困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