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威逼
    此刻柳初才明白,原来不仅仅是柳如姐妹,想要陷害自己的还有刘芜。

    柳初转身看向刘芜道:“刘小姐对宫里倒是熟悉。是了,方才有宫女待我去了一出僻静之处,我觉得不对劲,于是将她敲晕了。”

    她含笑看着刘芜,轻声道:“此刻若派人去看,那宫女怕是还没有醒来呢。况且那位置偏僻,不是入宫来此处的路途,不知刘小姐如何会经过那里。”

    柳初面色带着惊讶,仿佛真的很吃惊。

    太子立刻便命人去查探,果然见去临西阁的路上有宫女昏昏沉沉的晕倒在地。另外却还在小亭中发现一支珠钗。

    刘芜见到宫侍拿来珠钗,兴奋道:“柳大小姐连珠钗都遗落了,如何能否认私会的事情。”

    柳初心底冷笑,只道柳如想要害她,没想要刘芜傻的没有看出不对来。

    临西阁离此处不近,只怕她在那里多呆一会,柳如就不会惊讶她来的迟,而是要引人去临西阁撞破奸情了。

    柳初挑眉看向刘芜道:“我并没有去临西阁,这珠钗也不是我的。既然如此,不知道刘小姐如何看到我去了临西阁呢?”

    刘芜秀眉微蹙:“可这珠钗明显是宫制,众人都知皇上曾赏赐于你。”

    柳初却笑道:“刘小姐都没仔细看,就知道这珠钗是宫制品了?要我说,这钗子与二妹早晨戴的也像。”

    柳如扬眉,开口道:“我戴的珠钗自然还在头上,不信,我……”她摸了摸头上,却面色突变,她的珠钗不见了。

    刘芜与柳如同时面上难堪。她们原本就只是为了羞辱柳初,没料到却被反将一军。

    柳如颤声道:“这不可能。”

    东方怀见柳初占得上风,出言道:“我自然是相信阿芜的。”他含笑看了眼柳初,又意味声长的看着太子道:“柳小姐说的是觉得不对敲晕了宫女,谁又知道是不是宫女发现了什么秘密才会被敲晕。至于珠钗,众人都没仔细看,自然是柳大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刘芜感激的看向东方怀,不再出言,躲到了他身侧。

    东方怀回了她一个安抚的笑容,又抬头看向柳初道:“你说的话也无证物,让我们如何能信你?”

    柳初看到了东方怀眼中的灼灼目光,想到了许多。如前世几年的痛苦回忆,如数日前牢里东方怀想要她归顺。

    想了许久,她却只是微侧首,抿了口茶淡然道:“那你想要怎样?”

    东方怀笑的温文尔雅,说出的话也轻巧,他说:“我只要你给她道歉。”

    这个女子有多骄傲,他明明是知道的。他所说的看起来是最简单的,对于这个女子来说,为不属于自己的错道歉,却是最难的。

    可他偏偏就是想看她坚持不肯服输的模样,那样的她才会令他想起那个人,让他知道他还没有忘记她。

    柳初只淡淡的抬了下眉头,嘴里却吐出三个字,一字一顿:“不可能。”

    东方怀轻笑出声,折扇轻摇。他本就眉目如画,此时笑起来更是如同谪仙。他笑言:“柳大小姐似乎忘了,今日宫宴是为了什么。东麓想要西戎相助,自然要拿出足够的筹码。”

    他这样说,是知道如今东麓背腹受敌,想要寻求西戎的帮助,而东麓将这一切都寄托在了东方怀的身上。

    “我本想要东麓至宝,现在换你一个道歉,倒是便宜你了。”

    东方怀说的轻松,仿佛拿东麓的至宝换一个道歉不过一个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可柳初却毫不理会,她知道东方怀不过是想要让她服输,她心底冷笑,知道东方怀还如当年一般,也是一般的幼稚。

    “我说,不可能。”红唇微启,一字一顿,语气坚定。

    她坐在那里,仿佛不可动摇的高山。

    柳初傲然而立,一时气势惊人。

    太子怔了片刻,方才反应过来。东麓如今有求于西戎,对东方怀也感情复杂。他护柳初道:“柳初到底也是未来的太子妃,刘芜是东麓臣女,于理不合。”

    东方怀却不肯退步,只说:“所以东麓只管上下尊卑,不管对错?”

    太子到底考虑的要多一些,所以他劝道:“那宫女经过拷问,道出了是受人指使。而这人……”太子看向刘芜,笑道:“怀王自然也认识。”

    “哦?”东方怀这才将视线转到太子身上,语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威胁:“太子的意思是……我撒谎了?”

    “当然不是。”太子矢口否认,他谨慎的道:“到底今日是我置办的宴会,各退一步,就此算了吧。”

    东方怀却坚持道:“可我相信阿芜,她所说的,就是真的。”

    太子蹙眉,东麓势弱,所以他们有求于西戎。然而到底是潜在的敌对,他暗吸气,警惕起来。他已看出,今日这局针对的就是柳初,而东方怀明显并不想退让。

    他还在犹豫,可东方怀下一句话,立即令他陷入了艰难的抉择中。

    东方怀突然轻笑道:“东麓即将出战,西戎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原本我要东麓至宝琼阳,现在换她一个道歉。不过现在道歉已然不够,我要她跪下给阿芜道歉。”

    太子拧眉,知道东方怀的意思。只要今日柳初道歉了,那西戎与东麓联合的事情就好谈了。

    可今日这事若真是柳初错了,他也就认了。但明显是有人布局,且已查清,这样让不肯轻易退让。

    他抿着唇,眉头微蹙。看着东方怀,带着一丝傲气和警惕,还有不易察觉的忍耐和恨意。东方怀的步步紧逼,令他明白西戎的强势和东麓的势弱。他带着一丝猜疑,并不敢肯定东方怀的话语。

    可东方怀却并未退让,他依旧云淡风轻,却不容拒绝。他用西戎相助换柳初一跪,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太子看着东方怀,手心里几乎掐出血来。他忍耐着,为了东麓,为了百姓平民。

    此时柳初也正放下茶盏,知道太子为难。他能够坚持这么久,已经算是有骨气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