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傲骨不屈
    “怀王到底是小瞧我东麓无人。”她轻叹,看向东方怀,不曾退让。她看向太子,看向在座众人,高声问道:“难道我东麓人就没傲骨,就一定要畏缩在西戎的保护之下,才可以吗?”

    原本看热闹的人都禁了声。他们害怕北晋来攻,却不是没有骨气。只是多年的打过倾轧,让他们早已经习惯了软弱。

    ‘嗤……’柳初冷笑出声,冷冷的道:“原来你们,都是这样贪生怕死之辈。”她将茶盏重重往桌上一放,起身道:“可我不是。”

    她看向太子,看向东方怀,眼里却是永不服输的傲气:“我柳初,绝对不是贪生怕死之辈,若是要战,我愿与东麓共同进退。”

    太子看向柳初,只觉得十分震撼,他还是第一次,在东麓看见一个女子有着如此铮铮铁骨,与他以往见过的女子都不一样。

    柳初看向太子,嘴角勾勒起一抹事成的微笑,她道:“我柳初,愿意以太子妃之名,投身前线,领军作战。”

    听闻此言,被她看到的人都惭愧的低下了头。

    在他们想着如何将柳初送到北晋求和的时候,人家却已经想到去牵线和将士们并肩作战了。

    “我愿与前线兵将共进退。我要让北晋知道,东麓并不是所有人都是贪生怕死之人。”

    像极了那个人。

    太子与东方怀的心底,同时都涌上这样一个想法。

    是了,也许柳初没有那个人貌美,却同样从骨子里带出一股不服输的傲气。她们都同样,是那样的英姿飒爽,不该被藏在闺阁之中。

    眼见得周遭都人都沉浸在了柳初的傲骨嶙嶙和孤傲不屈的气势里,柳初却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她要的从来不是什么与东麓共存亡,而是杀戮,是战争,是搅乱局势,是破坏孙晋一统天下的梦。

    战争是唯一的开始,但是参战的国家并不重要,胜利与否并不重要。只要她的对手——是北晋。

    而蛊惑东麓起兵,是她目前最好的选择。毕竟她永远都不可能向东方怀低头,即使那样可以令东方怀出兵,加速北晋的分崩离析。

    

    “是。”太子看着柳初,坚定的道。他背手转身,面上带着一丝黯然:“自我懂事以来,东麓就一直在不断的向四周求和,国土越来越小,名声越来越弱。”

    “以后不会了。”柳初走到太子身边,看着他道:“我不会怕战争,也不会怕死。就算是真的输了,我也会死在战场之上。”

    太子看着柳初,仿佛看到了内心的自己。他并不是渴望战争的,可他渴望的不是软弱无能的求和。多少年了,每个人在他耳边都是不断的劝和,可第一次有人告诉他:她愿意为他出征,为他战死沙场。

    此时柳初却傲然道:“何况我从来不信命,也不相信自己会输。”

    太子被她的风姿吸引,他感动于她的抱负,倾慕于他的风姿,觉得与当初见过的殷木秀也不差了。

    到底是年少心思好糊弄,被柳初帅一脸的太子忘记了柳初心思阴沉的事情,只记得她的傲气和英姿。

    柳初微微一笑,这样也好,不是吗?太子主战,再利用民间舆论,皇帝就算是不想开战,怕也是不得不与北晋开战。

    否则就是承认了东麓皇朝的懦弱和不堪,比女子还不如。

    而且,只要上了战场,她就从来不相信自己会输。

    因为她是——百胜姽婳将军殷木秀。

    宫宴散去,刘芜惴惴不安的与东方怀回到府邸。她几次张口欲解释,却见东方怀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于是没敢打扰。

    然而待回到府中,众人都退下以后,她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道:“王爷,我今日只是……”

    东方怀自回忆中清醒,只见刘芜欲言又止。他安抚的笑道:“没关系,我相信你有你的理由,我支持你做的所有事情。等你什么时候愿意告诉我了,你再告诉我好了。”

    刘芜感动道:“谢谢你给我信任。”

    东方怀轻笑着看着刘芜,眼里充满了怜爱,他摸着刘芜头道:“之前是我对不住你,如今我自然信你。”

    刘芜感动,看着东方怀满眼倾慕。内心深处,却是咬定了主意,坚决要紧紧抓牢东方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