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此战必胜
    不再是前两次宣见的东暖阁,勤政殿里,柳初跪在冰凉的地面上,脊背挺的笔直。她不卑不亢,仿佛并不知道皇帝的用意。

    可她是真的,在她传开消息那一日,她就等着皇帝的召唤。她十分从容的,将自己放在了所有人眼前,她也是在逼迫着皇帝不得不答应她。

    可皇帝似乎并不想那么早就放弃,他恼怒的砸了一叠折子下来,喝问道:“这些上表的折子,全都是与你相关的。柳初啊柳初,你怎么就那么大本事呢。”

    柳初抬眼看向皇帝,开口道:“臣女并不觉得哪里不对,臣女确实说过要参军的事情。至于这些……”她扫了眼散落一地的折子道:“只要皇上愿意答应,流言成真,自然没有什么影响。”

    皇帝冷哼一声,讽刺道:“不管出战还是谈和,都是朝政。何况就算是迎战,也有军营的将士们在,你一个女子,参和这些做什么?”

    柳初却突然轻声问道:“不知道皇上是否还记得天行云海弓?”

    皇帝愣了一下,却见柳初起身站起,双手微抬,手中亮起星星点点的光芒,逐渐形成一把银弓。

    那弓散发出逼人的气势,沾满鲜血和生命的煞气令人不敢直视,竟是消失了许久的天行云海弓。

    皇帝微眯着眼,微微侧首,不敢直视。认主的天行云海弓气势更加惊人,比第一次见还要骇人。

    柳初微微笑,她早已胸有成竹,只要她不放弃,没有人可以拒绝她。她有民心,还有天行云海弓,还有太子的支持。

    她不怕皇帝拒绝,可她却是一定要出征的。不管皇帝如何想,他不同意也得同意,就算这一次不成,还有下一次,下下一次。

    东麓目前的处境而民间的民心所向,令皇帝绝对不可能支持多久。

    柳初持弓,充满煞气的神弓在她手里安静的待着。她傲然道:“当初无一人张开天行云海弓,我张开了。曾经姽婳将军战无不胜,如今我也能做到这一切。”

    她的话仿佛掷地有声,殿中一时安静了下来,只听殿外早醒的知了鸣叫声。

    柳初看向皇帝,眼底是坚决不肯放弃的尊严:“皇上,请相信我,此战必胜。”

    “国师,今日父皇若召您入宫,请您一定要帮柳初说话。”太子听闻柳初被召进宫,匆忙赶到姜行在处,焦急的道。

    他迈着步子在道观里晃来晃去,行动间满是焦急。

    姜行盘坐在蒲团上,淡定的瞥了眼太子,没有说话。

    太子忍了忍,还是忍不住道:“国师,你说话呀。”

    姜行这才睁眼,仔细的看向太子问道:“太子似乎忘了,此女诡计多端,心思不纯,你确定要我帮她?”

    太子被他说的怔住,却又黯然垂头道:“那又如何,朝中全是主和的声音,只有她一人愿意出征。”

    “可她是女子。”姜行点出。

    “殷木秀也是女子。”太子忍不住反驳道,见姜行静静的看着他,又垂头道:“我自然知道她心思不纯,可……我也没指望她什么。我只是借她推动这次出兵,令还有将领在,她一个人,改变不了什么。”

    “可她如今改了很多,包括民心,包括朝议。”姜行又闭上眼,淡淡点出。

    太子拧眉思索,又道:“军中有主将参谋,那些人不是愚民,不会轻易被她蛊惑。”

    姜行好笑的看了眼他,问道:“太子觉得天下百姓是愚民?”不待太子回答,他又道:“不,其实他们看的比谁都清楚。”

    太子怔住,他自然知道柳初不简单,可他经不住内心的渴求。他迫切的希望有一场战争能够扭转东麓的局势。而北晋刚刚战败,东麓趁势迎战并不是没有赢的可能。

    眼见得时间过了许久,太子略有些急躁,并不想与他纠结这些,他带着一丝低声下气道:“若是父皇问起,国师只需说此战必胜就好。”

    姜行白了他一眼,一挥拂尘,闭眼道:“贫道是出家人,只修长生,不管你们这些勾心斗角的计谋。”

    太子急了,可下一刻姜行的动作却打断了他的行为。

    姜行慢悠悠的起身,看了眼焦急的太子,淡淡的道:“贫道向来只说实话。”

    话语间转身,他进了书房,挥毫写下一个字,将纸递给小道士道:“你送进宫,只说东麓出战战果,都在这张纸上了。”

    “国师写的什么?”太子见姜行递了纸给小道士,好奇的问道。

    姜行回到蒲团上盘腿坐下,没好气的回道:“自然是天机不可泄露。”

    勤政殿,柳初与皇上对峙了片刻,无人言语。

    皇上是不信的,不说东麓兵弱,只柳初以女子身份参军,他就不看好。

    可柳初却是镇定自若的,她早已想好所有的退路,最坏最坏的,不过是皇帝想不开想要在宫里杀了她。

    两人各有心思,直到小太监姗姗来迟,将纸张递上,垂眉顺眼的道:“国师大人派人来说,此次出战战果,都在这张纸上了。”

    皇上打开那薄薄的一张经纸,只见纸上只有一个字:胜。

    他拧眉,盯着那张纸看了许久。似有些松口,又有些怀疑。

    柳初信心满满的站在殿中,不管那张纸写的是什么,都影响不了她的决心。

    可她如此作态,更让皇帝怀疑。是不是国师,也已被此女蛊惑,不可再信。

    有些事情值不得深思,只要你细细想了,就觉得谁都有漏洞,谁都不可相信。

    事情往回追溯,是东方怀言语逼迫,所以柳初执意出战。再往前,是殷如晦带弓羞辱,柳初张弓反射。再早,是柳时将柳初接回,柳初第一次出现在众人眼里。

    皇帝眸色幽深,心底翻来覆去的想了许多。

    然而无论怎么想,柳初似乎都有推波助澜的嫌疑,否则她为何在宫宴上让殷如晦难堪,又为何当众刺了殷如晦一剑。

    柳初静立在殿中,安静的仿佛不存在一般。她不知道姜行到底写了什么,可她却看出,皇帝到底不如之前一般拒绝,只是是否谋划别的什么,还要待定。

    许久之后,皇帝才道:“你先退下吧。”

    柳初挑眉问道:“那皇上是允了?”

    “只要你能过了考验。”皇帝高高在上的,一脸高深莫测的道。

    柳初欣然答道:“那皇上是答应了,臣女谢过,这就退了。”

    她施施然退下。

    至于皇上说的考验什么,她从来不惧的,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皇帝答应她参军,后面一切都在她掌控之中。

    待到柳初退下后不久,又有宫侍领着另一个人前来。

    是东麓领兵大将,东麓百姓心目中的战神——戚威将军戚其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