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除掉她
    皇帝见到他来,笑容满面的自御座上起来,几步上前迎了过去。

    戚其义一身铠甲,弓身行礼道:“臣参见皇上。”

    皇帝迎上去虚扶一下道:“爱卿多礼。”

    戚其义是沙场上的老将,他不苟言笑,不怒自威,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势,即使是面对皇帝也不收敛。

    可是皇帝并不在意这些,他了解戚其义,所以他也放心,戚其义是绝对不会被贿赂的人。他忠君爱国,品行如一。

    戚其义知道最近在商议战事,于是问道:“皇上召臣,可是有事吩咐。”

    却听皇帝问道:“爱卿可知,古往今来,女子从军,人数几何。”

    戚其义皱眉,本以为是为了正事,没料到皇帝莫名其妙的问了这样一个问题。然后他依然一本正经的答到:“如繁星一点,鲜少。”

    皇帝又叹道:“自古以来,男主外,女主内。女主事政,有违天意,阴阳不调。”

    戚其义眉头皱的更紧,他只是一个将军,排兵布阵他在行,可皇上若是要召人谈经论道,似乎是找错了人。于是他道:“臣不明白。”

    皇帝只好道:“女子从军,于天理不和。”

    “所以?”戚其义疑惑问道。

    皇帝道:“柳家女欲从军,此事于天理不和。只是如今街头议论纷纷,不得不让她参军。但是,只要她知道参军的苦楚,自然会放弃的。”

    街头巷尾的议论戚其义也是听到过的,所以他佩服柳初的勇气和决定。如果皇帝要安排来他营中他不介意,但是若让他故意迫害于柳初,他却做不到。

    他本就是主战一派,自然期望的是迎战与北晋手底下见真章。如今皇帝看似已经同意出战,其实不过是迫于民间压力,只要柳初放弃,民间骂的自然是柳初,皇帝也可以顺理成章的不出兵,还可以将失了民心的柳初交出去。

    戚其义皱起一双粗眉,他只是不乐意去想,不代表他真的想不到。但是他也没有直接反驳回去,至少接受了柳初,就可以准备迎战事宜了。

    至于柳初能不能承受,只要有他在,也不会给她太多压力。

    况且东麓懦弱许久,太需要一场胜利的战争来提高士气。

    所以他抱拳道:“皇上放心,臣必然办到。”

    皇帝满意的点头,他拍着戚其义的肩头道:“那这件事就交给爱卿了。”

    他眸中飞快的闪过一抹得色,柳初想要参军,还得看受不受得住。

    戚其义半低着头,面上没有丝毫异样,可心底却已开始谋算柳初入营后的事情。

    殿中君臣两人一心为国,却又都有别样心思。

    皇帝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而戚其义则已开始算计日后的阳奉阴违。

    柳初回到柳府,就直接回了沁雪小院。她从不去别的地方,一切饭食用物都有丫鬟送来,那次之后全府再无人敢对付她。

    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消息柳时不是不知道,可他根本拿她毫无办法。

    他气的几欲发疯,而柳初却依旧我行我素。她每日都待在沁雪小院,轻易不踏出一步。

    可皇帝召见柳初之后,他还是不得不来到沁雪小院。

    “皇上召见你说了什么?”柳时见到柳初,也不在乎礼节,直奔主题的问道。

    柳初自然知道他是为何而来,她含笑看向柳时道:“就像爹爹想的那样。”

    柳时冷着脸道:“那你又说了什么。”

    柳初故作惊讶的看向他问道:“爹爹想知道?可这是我与皇上一人说的,爹爹这是刺探君心。”

    柳时脸色彻底黑了,柳初却笑道:“告诉爹爹也无妨,我跟皇上说,我一定会赢。”

    柳时自认十分了解皇帝,于是道:“皇上是不会相信你的。”

    柳初笑:“是呀。可是中途国师派人递信,皇上就同意了。”

    柳时瞥了眼她道:“皇上不可能真的让你从军的。”

    柳初突然冷笑道:“那又如何,他肯退这一步,我就能顺着登天。”

    柳时气的发抖,直道“不可理喻”。

    柳初转身离去,她道:“爹爹有空找我,不妨想想自己。皇上若不放心我,自然也不会相信你。”

    柳时被她说得一怔,突然无力的叹气。可是那又如何呢,他柳时也许有私心,但毕竟东麓是他的国,皇上是他的君。

    而踏上台阶的柳初心底,却是冰冷一片。皇上如何,东麓如何,与她又有什么关系。这一切,不过是她踏上复仇之路的阶梯。

    不过数日,坊市间的流言便悄然变了,众人讨论的不再是柳初的事迹和传说,还有柳初真的参军的消息。

    自古男主外女主内,女子参军,简直是天方夜谭。然而古有木兰从军,又有北晋姽婳将军殷木秀,所以众人对此也并没有太多不解。

    然而随之而来的,确是各种嘲讽。战场之上,一将功万骨枯,何况女子。

    开始有各种不看好柳初的言论传来,仿佛一夜间人们忘了对她出战的支持,反而开始质疑她的能力。

    东方怀得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府中研习兵法,虽然他早已将这些烂熟于心,却还是经常拿出来反复研习。

    听到外面传言,他淡淡的道:“哦?”

    来传消息的下属几乎以为自己传错了事情,才会得到这样平淡的表现。

    “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似乎每个人都不看好柳初,可他就是知道,她有这个能力。

    就凭柳初身上散发着和那个人一样的气势,她们一样的不服输,一样的满身是刺浑身傲骨。

    如此想着,他又嗤笑出声,一夜之间流言就变了,明显是有人故意放出消息,推波助澜。不用细想,他就能猜到是谁。他只是笑东麓的皇帝,太过软弱无能,心思阴暗。

    外面的传言如何都影响不到柳初,何况她此时已进了军营,屏去了一切流言。

    军营里,只问实力,另有军规。

    戚其义并没有出面,另有亲兵领着柳初带她去办了手续去了营帐。到底因为女子身份不便,又因为她身份特殊——以皇室身份入营,所以她的军帐就在戚其义一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