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残酷训练
    柳初跟着戚其义亲兵走到营帐前,远远的就看到站在帐外的戚其义。亲兵几步上前挺直身子,右手握拳放在胸口,微弓身行了个军礼:“将军。”

    戚其义淡漠的颔首。

    柳初慢步走到营帐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戚其义。他满面沧桑,是久经风沙磨砺的粗糙。他只站在那里,就散发着淡淡的威严,军人百折不饶的刚毅和嗜血无数的杀气腾腾。她看得出,这是个真正上过沙场,沾过鲜血的军人。

    与此同时,戚其义也在打量着柳初。她看着瘦弱不堪,看不出有多大力气,传闻中是她张开了天行云海弓。他好奇这具瘦小身躯会爆发出的力量,但不说其他,只说她的勇气和傲骨,就是他最欣赏她的一点。

    戚其义看向亲兵,和声道:“你先退下吧。”

    柳初看向戚其义,感受到了他的善意。她向来也佩服的是这种自敌人尸体里爬出来的将士,所以不觉间肃然起敬。她抬手握拳放到胸前,微弓身行军礼:“戚将军。”

    她态度自然,因为对于她来说,戚其义是值得尊敬的。

    戚其义倘然受了礼,在军营里。他的眼光如刀锋,凌厉在柳初身上一寸一寸探过。他说:“军营里自有军里的规矩,你是自愿来了,那自然也要遵守这里的规矩,明日开始你就正式开始训练。”

    柳初保持挺直的站姿道:“是。”

    戚其义颔首,顿了顿又道:“受不住了与我说,我自会另有安排。”

    柳初挑眉,却依旧答道:“是。”

    戚其义不是没有看到柳初的神色,他也欣赏她的坚持不懈。到底是未来要相互扶持的伙伴,所以他还要看看,柳初到底能不能承担起这一份重责。

    他转身回了自己的营帐。

    柳初也几步掀开帘,踏入属于自己帐中。

    她虽然知道皇帝会放她来军营,却没想过会这般轻松的就过了。她想了想,又笑了。皇帝怎么可能会放过他,那就只能是戚其义的原因了。

    这样看来,戚其义果然是是个真正的军人,真正的军人,有自己的傲骨和判断准则,不为强权所影响。

    她略微收拾了一下,就不再去想戚其义。她要好好休息一下,明日才是重归军队生活的第一日,还有无数磨难在等着她。

    一夜无话。

    第二日一早,天还未名,号角声就已想起。戚其义掀开帐帘时,一眼就看到站在一旁神采奕奕的柳初,她与昨日很不一样。

    如果说昨天的柳初普普通通,丢到人群也找不出来,那今日的柳初的就是出鞘的宝剑,锋芒毕露。

    柳初见戚其义出来,抬手握拳弓身,动作一气呵成。她行了礼,戚其义颔首。如果说柳初昨天的站姿普普通通,仿佛一个少女般柔弱;那么今天的站姿就是训练了许久的将士,礼也行的硬气许多。

    他本就对柳初有三分欣赏,于是开口道:“走吧。”

    戚其义转身向练兵场走去,柳初跟在身后。她看着身前的男人,目光中不由得露出几分尊敬。她突然明白皇帝为什么信任戚其义了,因为这样的人,是值得信任的。

    而她自踏入军营,就是军人。戚其义以后也会是在她的作战伙伴,有这样的同伴,也很不错,至少不用担心日后故意拖后腿,不是吗。

    待到了练兵场,戚其义踏上高台。空旷的场地上是数不清的人,柳初站在台下。

    “太子妃不日领兵出征的消息你们都知道了,自今日起,她将与你们一起训练。”戚其义站在高处,俯视着下面众人。此刻他是那个冷漠无情的将军,他的命令下达,就是一切。

    一片哗然,视线如芒般扫射在柳初身上,她身形不动。近处还能听到士兵的鄙夷声,她依旧神色不变。

    戚其义却毫不动容,开口道:“编入甲一队一起训练。”

    看着大片人群,柳初不慌不忙,根据经验找到了甲一队的方阵。

    戚其义似有诧异,却只是眉头微动,没有再说其他:“开始训练。”

    柳初跟着甲一队,却格格不入,那十数个汉子对于柳初的到来也有些束手束脚,不过到底没有说什么。

    柳初道:“不用管我,你们平时怎样训练就怎样。”

    这时一旁还传来另一个声音:“一个女人而已,能有多大能耐,怕是一个时辰都撑不下去。”

    柳初笑而不语,只淡淡的扫视一眼,将那人记在心里。队中一人有些恼怒,又瓮声瓮气的对柳初说:“不要拖我们后退。”

    另一人忙拦下了,对柳初道:“我是队长方若。”他也听闻过柳初的事迹,又默然说:“军营是看实力的地方,你只要用实力征服他们,他们就不会再有闲言碎语。”

    柳初点头,轻松道:“那就开始吧。”

    方若也不在管他,转身道:“开始训练。”

    柳初前世虽也在军营生活过,却与此刻不同,东麓向来兵弱,在她看来,出了计策问题,还有操练的不够狠的问题。

    就像刚才,若是在她营中,自是说一不二,没有人敢说说二话。训练的时候都不能保持戒律,上了战场如何保证自己想的不会多。

    士兵,最重要的是会听命令。

    她跟着甲一队晨练,开始了漫长的奔跑。她虽然练武,然而这具身子到底有十几年没有经过训练,所以今生的她弱的不堪一击。所以军营的训练,她咬牙也要坚持下来,也是为了锻炼自己。

    眼见得众人额角都沁出的汗珠,柳初也有些步伐无力,方若才慢下身子,慢跑回了原来的位置,散队,先回去吃朝食。

    柳初默默的离去,回到了她的营帐中,她到底高估了自己,这具身体根本经不住高强度的训练。可就算如此,她也没有打算低头。

    她运功调息,柔和的气流跟着在经脉走动,直到将身体的疲惫无力清除,才缓过来。

    桌子上已有士兵送来的粥食麦饼,还有两块咸肉。这些她向来不吃的东西,却也勾起了她的食欲。吃饱了才有力气训练,她拿起麦饼咬了一口,又就着稀粥咽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