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五章军中兄弟
    柳初淡然望过去,戚其义却道:“你们一个是我手下的队长,一个是皇上钦派,这一场比试,我来主持。”x

    柳初颔首,也不在意,只看向林海道:“说好了,如果我赢了,你就回去绣花。”

    林海气的几欲跳脚,他道:“我怎么可能会输,倒是你乖乖的回去绣花吧。”

    柳初微笑,走到一旁的兵器架,挑了一把红缨枪,这是军里最常用的武器。林海见她认真的挑了武器,也走到一旁,挑了一把铁枪。

    两人都挑了长枪,互相对视一眼,走到擂台中间。

    戚其义还没有开口,两人也都没有动手。林海调笑道:“长枪无眼,要是不小心在你身上戳个窟窿,你可别怪我。”

    柳初抿唇一笑,她道:“你若是有本事,就来试试。若是没有,现在大话放的还太早了。”

    戚其义深深的看了眼柳初,见她没有拿出天行云海弓,只是拿了普通的长枪,心底也松了口气。若是柳初此时拿出天行云海弓,怕是一箭就能让人毙命。

    “开始吧。”戚其义高声下令道。

    林海笑道:“让你先手,免得说我欺负弱女子。”

    柳初淡然扫了他一眼,仿佛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她抬手,长枪一抖,就向前刺去。林海侧身躲过,嘴里笑道:“就这点本事,你还是回家绣花吧。”

    林海并没有出手,只是不断的闪躲着柳初的攻击。柳初眼底闪过一丝笑意,她此生差的是体力,若是他愿意这般躲闪消耗体力,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

    她看着林海,眸底幽深看不到底,口中冷冷的道:“愚蠢。”

    下一刻,攻势徒然凌厉,尖锐的的枪头自林海脸旁擦过,留下一丝血痕。林海有些无助,被柳初凌厉的攻击刺的狼狈不堪。

    两人都穿着厚重的铠甲,所以柳初的枪重重的击在他身上时,他只觉得钝痛,却没有觉得哪里不对。

    林海终于想起还击,他躲过柳初的攻击,抬枪就是一段冲击,却被柳初轻巧躲过,又侧面攻击,枪头上挑,就将林海挑飞。

    然而却见林海借力轻身一跃,又重重的站稳在地。

    他半蹲着身,右手持枪,看不清神色。柳初却不想给他反击的时间,她急速上前,长枪一舞,却被铁枪拦住。

    林海半蹲着身,右手抬起铁枪,拦住了他的攻势。他顶着压力起身,迅速后退几步,又急速上前,枪头在阳光下,抖出耀眼的枪花。

    柳初却丝毫不惧,她脚尖轻点,轻身跃起,就踏上林海枪头,脚下用力,就压下长枪,来到林海身后,毫不犹豫的举起长枪,猛然将他击倒。

    林海重重的摔倒在地,仍想起身,却被柳初长枪顶着后背,只要动作过大,就会被刺个对穿。

    柳初俯视趴在地上的林海,眼底是无视人命的冷漠。她看向戚其义,问道:“这一场,是我赢了?”

    戚其义点头,眼里的欣赏更浓,他开口:“柳初胜。”

    擂台之下,旁观的人纷纷议论起来。虽然说是林海大意,但到底是输了。擂台之上,不问对错,只问输赢。

    柳初点头,长枪收起,退到一旁。她看着林海自地上爬起,问道:“你输了,那么是否该履行诺言。”

    林海一愣,他们方才说的是,谁输了就回去绣花。他咬唇,看向戚其义,又看向台下众人,明白无力反驳。

    可到底是输了,他也干脆承认,于是面向戚其义,郑重的行了个军礼道:“将军,我这就回家……”

    戚其义却打断道:“你们说的,不过是绣花而已,在哪里绣不是一样。去后勤找人买些绣布针线来。”后两句,却是吩咐亲兵。

    “是。”那亲兵得到命令,又看向林海,嘿嘿笑了两声,小步跑开。

    戚其义看向柳初,似乎知道她并不会拒绝。他就是有这样的感觉,柳初她并不是一个任性的人。

    柳初回了他一个微笑,没有否认。她也并没有真的打算让林海离开军营,只不过是借助此事,让众人不敢小看她罢了。

    就像方若说的,军营里,实力为尊。

    待柳初再回到练兵场,众人看向她就不再是之前敌视的目光,还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尊敬。林海再不堪,也是乙一的队长,如果不是她身份特殊,此时她已顶替了林海的队长身份。

    军营里的人一下子对柳初亲热起来,惧于她身份的人,在见过她待人平和之后,也凑了过来。

    众人围在她身边坐成了一个圈,她坐在中间,也只是淡笑着没有说话。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

    过了许久,林海才回来,他看向柳初面色复杂。但到底是军人,所以他虽然抹不开面子,却也没有为难柳初,也没有再说些什么。

    众人见他回来,也纷纷散去。

    柳初含笑道:“绣花么,也不多难,绣个荷包就好了。”

    还没有走远的士兵“噗嗤”一声笑出声,又赶忙离去了。

    林海向笑声方向瞪了一眼,都恼怒的看向柳初道:“我知道了,待会就开始训练了。”

    柳初轻笑出声,就盘腿坐下,开始调息。这就是她热爱军营的原因,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是那样的可爱。

    他们的内心只有实力,没有尊卑。只有勇往直前,没有勾心斗角。这是她热爱的军营,也是每一个赤子之心所热爱的军营。

    他们所想的不过是让自己变得更强,一切行为目的,不过是为了保卫这个国家,保卫自己的家人。

    她想,她终于又回到了家里。

    只有军营,才是她真正的家。

    月上梢头,最后一次训练结束,众人都有些疲惫。

    柳初就地盘腿运功调息,一旁的士兵三三俩俩的从她身边走过。

    林翔约上好友,嚷嚷着要去临近的街上买酒喝,路过柳初时,他犹豫了一下问道:“一起去喝酒吗?”

    柳初睁开眼,就见林翔有些忐忑的神情,他身边几人,也都将目光投向她,或是好奇,或是敬佩。

    她哂笑起身道:“好啊,这几位是?”

    不待林翔开口,几人又七嘴八舌的开始争了起来。

    高瘦的男子说道:“我叫杨柳,就是……杨柳的杨柳。”他憋了半天才说出后半句。

    柳初微笑:“杨兄弟。”

    另有一尖耳猴腮的笑道:“我的名儿不好听,我叫狗子。”

    柳初微笑问道:“姓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