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月下偶遇
    名叫狗子的挠了挠头嘿嘿笑道:“姓李,家里都叫我狗子,没有大名儿。”

    柳初颔首:“李兄弟。”

    最后一人格外沉默,柳初想不到性格开朗的林翔和他是怎么相处的。那人也只说了一句:“我叫陈毅。”

    柳初心想,名字倒是个好名字。她点头道:“陈兄弟。”

    认识完几人后,柳初看向几人问道:“我们去哪儿?”

    林翔道:“去西街吧,我知道那里有一家上好的梨花酿,特别醉人。”

    杨柳犹豫道:“西街太远了,而且酒也贵……”

    陈狗子也附和道:“就去附近的镇上买些烧酒,也就尝一尝味儿。”

    另外几人符合道:“是啊,是啊,攒点银子也不容易,还要往家里寄呢。”

    林翔沉默了一下,才黯然道:“我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忘了你们的银两还要寄回家去。”

    柳初愣了一下,她没想到看起来最活泼的林翔居然有这样的身世,倒是看不出来。

    其他几人也忙安慰起来:“怪我们多嘴,今日本该开心的去喝酒的。”

    一直沉默的陈毅此时却说道:“怎么又说这样的话?”

    “你若是没有家,军营就是你的家;你若是没有家人,兄弟们就是你的家人。”

    他看着普通,几乎都要融入夜里。可他这句话,不止林翔听了,柳初也感触颇深。

    她两世为人,却身世坎坷。上一世没有感受过家的温暖,这一世早早的又失去娘亲,对于她而已,军营是最亲近不过的地方。

    只过……家人,还有小新呢。

    林翔听几人安慰,爽朗一笑道:“我没有什么,那就去邻镇喝烧酒吧。”

    柳初感叹于他的好心性,看着他笑道:“我请客,不用你们担心。”

    林翔也不客气,他拦着杨柳喝李狗子,大步向前迈去,口中欢呼道:“走咯,有人请客。”

    李狗子被他揽着往前走,嘴里抱怨道:“哎你慢点走。”

    柳初含笑看着他,抬步跟上,与陈毅并作一排。

    陈毅突然问了句:“军营是不是比别处更好。”

    柳初点头答道:“确实,再也没有比这里更单纯更讲情义的地方了。”

    陈毅沉默着,两人无言。

    喝完酒回来,夜已经深了,明月高悬。

    几人都喝的有些高,毕竟是烧酒,后劲大。

    几人相扶着走远了,因柳初的帐子与其他人不在一处,所以独留柳初一人落后。

    柳初也觉得微醺,她看着月亮是重影的,树影是重叠的,溪流倒映出一轮明月,河边有一人,望着逐水而去的花灯出神。

    有人?

    柳初迷迷糊糊的想着,她扶着树,看着花灯,喃喃自语。

    “是……谁?”

    话音未落,她就扶着树瘫坐在地上,隐隐看见有人走来。

    醉意涌上来,她视线逐渐涣散,倚靠在树上睡了过去。

    正走过来的东方怀一时犯了难。虽说他本就刻意来军营附近想看一眼的她的,可军营没看见人,他就在河边坐了下来。谁知道夜半上游竟然有花灯顺流而下,点点光辉映着彩色花灯,格外好看,他一时竟然入了迷。

    待脚步声将他惊醒,看到的却是醉醺醺的柳初。

    柳初靠着树睡着了,她呼吸平稳。也许是月色太朦胧,他静静的看着她,只觉得有几分意味迷人。

    一阵凉风袭来,将思绪扰乱。他看着熟睡的柳初,轻叹气,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无奈。

    他想起过去那人,被他逼迫在冷风中跪着,她却毫不犹豫,更不曾低头。那时他裹着厚厚的披风,而她在冷风中瑟瑟发抖,却毫不服输。

    怎么会这样像呢?他想。

    两人都一样的倔强,一样的热爱军营,一样的英姿勃发,一样的在冷风中打颤。

    东方怀轻轻的走上前,解开身上的披风,将柳初严实的包裹住。

    带有东方怀体温的披风盖上,柳初不觉间向温暖来源动了动,下一刻却突然清醒。

    她睁开眼,一双眸子映着月光格外明亮。眼中茫然顷刻间褪去,她警惕的看着东方怀,身体绷紧。

    她起身后退几步,盖在身上的披风随着她的动作落地。她没有注意,只警惕的看着东方怀猜测他下一步的动作。

    她今日是喝了许久酒,也许是高兴,为了久别的军营氛围,为了林翔他们的兄弟情义。

    但是她喝多了,不代表就放下警戒心。果然,遇见了东方怀。

    东方怀的目光落在地上,那件他刚刚盖上去的披风,就在她的脚边。他目光暗沉,上前几步,想要捡起披风。

    柳初心下一直保持警惕,此时见东方怀靠近,以为他要对她出手。于是她先出招,直逼命门。

    东方怀险险躲过,却一把抓住她的手,用力一拉扯,就拉到身前。

    柳初右手被控,左手成爪向东方怀攻去。东方怀左手去拦,右手送了几分,柳初顺势将手抽了出来,又攻向他面门。

    两人靠的极近,虽然是出招拆招,但脚下几乎不动,只手上动作不停。

    然而逐渐的,两人攻势越来越猛,贴的也越来越近。

    夜色朦胧,月华倾泻在两人身上,格外温柔。

    微微的喘息声,与凌厉的掌风在树林中响起,令一旁闻声而来太子惊住。

    夜色正浓,高悬的明月将月光倾泻在二人身上,虽然看不清面孔,但这二人却格外好认。

    一头银发似雪的是东方怀无疑,而另一人,却是女子,然而此处离军营不远,军中女子除了柳初,他再也想不到其他人。

    一时震惊和羞怒大于其他,太子没有细想,出言道:“你们在做什么。”

    东方怀早察觉到有人来了,听到太子开口,他立即收手停步。柳初收手不及,直向东方怀扑去。

    眼见得就要扑到东方怀怀里,她顺势拍了东方怀一掌,借力往后退去。

    这一幕落在太子眼里,心底竟莫名的微微有些酸。他只道是玲珑心作怪,压抑住心底的不舒服。

    见二人拉开距离,太子这才往前走去:“三更半夜,你不在营里睡觉,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他一把扯住柳初的胳膊,将她拉到自己身边。柳初愣了一下,竟然没挣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