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考核
    孙勤一言点醒戚其义,他右手握拳锤在左手掌心道:“对,你提醒我了。这样做的话,结果大家都能看到,自然不会出现有人不服的情况。”

    戚其义又走了几步,嘴里喃喃道:“既然定下关卡,那么内容也该想想了。”

    孙勤又忍不住出声道:“既然是参军,那么除了武艺,文韬也是很重要的,光这个就筛下很多人,安排起来也轻松很多。”

    戚其义点头道:“你说的是,第一关就考文韬,大部分人都望而生却,考过了文韬再去下一关的人就少了很多了。”

    “既然有文韬,那么除了比武,应该还有陷阱、布阵等考验,才能考验出一个人的能力如何。”

    孙勤倒吸一口气道:“将军,是不是太难了点。”

    戚其义笑道:“也不难,不求都精通,只要都了解,遇到相应的事情才好相处办法应对,不至于手足无措。”

    孙勤干笑道:“是不难,是不难。”他抹了一头虚汗,庆幸自己选上参军的时候不需要这样过五关斩六将。

    戚其义得了法子,又因事情紧急,立即就想安排下去。他向孙勤道:“你好好休息,这次就在京里等着我们的捷报吧。”

    孙勤忙道:“将军去吧,末将在京里等着。”

    戚其义看着躺着的孙勤,忍不住叹道:“当初若不是你替我挡了一箭,如今躺在病床上的,就是我了。”

    孙勤却爽朗的笑道:“就是重来一次,我也会挡下这一箭,不后悔。”

    戚其义感慨万千的拍了拍孙勤的肩膀叹道:“好兄弟。”

    孙勤将手放到他手背上,半真半假道:“战场上九死一生,我这逃了一次死劫,你得为我高兴。”

    戚其义叹道:“你不用这样安慰我,我都懂。”

    他深深了看了眼孙勤道:“兄弟,你在京里,等着我凯旋。”

    孙勤与他击掌一笑道:“好,我准备好庆功酒等你。”

    两人相视一笑,兄弟情义不需多言,自在心中。

    “听说了吗,孙参军旧伤复发,这两天要选一个新的参军呢。”

    “说这个有什么意思,轮得到你我吗?”

    “这可说不准,听说这次所有人都可以参加选拔。”

    “真的吗,有这等好事?”

    “别想了,第一关考文韬,你们也能过?”

    林翔越过人群,向柳初走去,路上听见几人讨论,开口笑道。

    “行军打仗,考什么文韬。”一人粗声粗气的说。

    林翔也不恼,爽朗大方的看着他笑道:“你连兵法都看不懂,如何当参将领兵。”

    那人被这话噎住,悻悻的转过身去,其余几人得知要考文韬,可惜了几句,也就罢了。

    柳初听到林翔的声音,就睁开眼看了过去。林翔见柳初瞧他,忙小跑过去,笑嘻嘻的问道:“参军选拔呢,你去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

    柳初一挑眉,也笑着回道。

    她信心十足,没有什么能难得到她。

    林翔挠了挠头道:“这就难了,你要是参加,我怕是必然会落选,还是算了。”

    柳初笑着拍着他的肩膀道:“参加并不是为了参军的职位,就当是去看一看,也好过一无所知。”

    林翔听她此言,觉得甚有道理,于是道:“那好,我听你的,我也去试试。”

    文试开始,每个参加的人都拿到了一张题纸,还有几张白纸,是用来填答案的。许多没有了解情况的人看到,就悻悻然的放下题纸出了考场。

    柳初拿到卷子,只扫了一眼,就看出文考主要考的兵法。并且大致了解这次考试的范围在哪里。要求杂而不许精,是这次选拔的要点。

    她看了会题,有出了神,过了许久才抬手开始慢慢的研开墨,执笔书写。

    时间已过去了一半,答了大半题的林翔在一旁看着都为她感到着急。

    上首坐着的戚其义依旧安然的坐着。此次参与选拔的大多都是熟悉的面孔,其中还有他的亲弟弟戚亦然。

    不过他并未徇私,既没用给柳初透露一点信息,也没有给戚亦然开小灶。

    军营里人的水平他大概都是知道,不过高手出自民间,所以他也想看看会不会有些别的惊才绝艳的人才。

    然而令他失望了。

    文考过后,验过卷子,柳初的卷子被传了几手,几位将军都觉得她答的最好,不仅答出了题目要求的兵法内容,还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而戚亦然的卷子写的也不错,不过到底年轻,理解还稍显稚嫩。

    等结果出来,自然是柳初第一,戚亦然第二,而林翔只排在前十。

    对于自己能拿第一,柳初并不意外。她意外的是突然冒出来的戚亦然——戚其义的亲弟,这是一个很亲密的关系。

    不过……柳初看了眼书案后的戚其义,又放下心来。她觉得戚其义不是会舞弊的人,如果是的话,他本可以直接提拔戚亦然,而不需要浪费这许多时间。

    离大军拔营的日子只剩三日,第一日文考也已经过了。也就是说,还有两日,就要选出这担任参军的人选。后两日,考的就是计谋和武艺相关了。

    柳初有内功护体,又有天行云海弓在手,武艺比试自然是不怕的,她比较担心的是计谋这一条。

    是排兵布阵,还是两军对抗的演练?

    她垂下眼帘,思索者应对方案。无论如何,她总是要获得这个参军职位的。只有从正途获得的职位,才会让她在营中有更多的话语权。

    而只有拿到话语权,她才更有把握引领着东麓踏破北晋,不是吗?

    第二日一早,关于武考的题目就公布了:登上鹤峰顶端。

    柳初等十人,一早就被带到了鹤峰山脚下。柳初看着眼前巍峨的高峰,不由得心生出自己与天地想必渺小的可怜的感慨。

    戚其义还在讲规则,柳初在出神,林翔悄悄扯了扯她的衣袖道:“我听说山上布置了许多陷阱阵法,你可要小心。”

    柳初回神看向他,笑问道:“你将消息告诉我,那你怎么办。”

    林翔大方一笑道:“我本就没有拿到参军职位的希望,如今不过听你之言且来一试。若是能帮到你,自然是最好的。”

    柳初回了他一个笑容道:“不管结果如何,下山之后,我请你喝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