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内心深处
    她手心运功,天行云海弓出现在掌上,弯弓一箭,向孙晋射去。

    “梓潼?你疯了吗?”孙晋惊恐的喊到。

    金箭自他的胸口穿过,画面斑驳零碎着一片片剥落。

    柳初自现实中惊醒,猛然坐了起来。一旁守着她的林翔惊喜的道:“姐姐,你醒了。”

    这话有些耳熟,柳初想着幻境中的情景,只得哂笑。

    不过现在她却来不及理会林翔,鼻间依旧漂浮着一股淡淡的幽香,她顺着香味寻去,蹲下身,在层层腐朽的枯叶下拔出一根花苗。

    幽紫色的花朵散发出淡淡清香,却十分危险。

    “这是什么?”林翔见她拔了一朵花,好奇的问道。

    “秋萝,可以至幻。”柳初答到,手上运功将一株秋萝化为粉末散落。

    “至幻,姐姐是陷入幻境了吗?为什么我没有事。”林翔不解的问。

    “你没有内力,所以这花香对你无用。”柳初蹙眉,军中都是硬功夫,这株秋萝倒像是冲着她来的。

    “姐姐有内力?”林翔双目亮晶晶的看向柳初,带着一丝丝崇拜和期盼。

    “嗯。”柳初只得假装没有看见,转移话题问道:“我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林翔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却也知道功法不是可以随便传人的。又听见她问,于是答道:“你昏过去后狂风就停了,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柳初低头沉思,又看了眼远处逐渐散开的迷雾,她对林翔道:“走吧,这第一关已经过了。”

    林翔讶异的问道:“就这样过了?”

    “嗯。”柳初轻轻应道:“迷雾散了,我们走吧。”

    “好。”林翔左手握拳,感受掌心一点温度,眼底有一丝黯然。

    危机

    过了第一关,柳初心底的警惕更重,她看得出来第一关的秋萝是针对她的,那么这一次的考验中,绝对出现了本不该出现的人。

    她在明处,那人却在暗处,她防不胜防,只得处处小心,步步谨慎。

    迷阵散去,视野逐渐广阔。因是深秋,鹤峰上处处黄叶,地上铺满凋零的落叶,踏着枯叶发出的清脆响声,柳初走向了更高处。

    风更冷了,山势也更加陡峭了。

    两人走得疲惫不已,终究是林翔先撑不住,扶着树瘫坐在地。

    “姐姐,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林翔扶着树,气喘吁吁的道。

    柳初抬眼望去,满眼都是枯黄了叶子的树木,偶尔点缀着几颗苍绿的杉树,遥遥看不到尽头。

    “你盘腿坐下,我来为你调息。”她见前路遥远,面色慎重的道。

    “不用了姐姐,你一个人走吧,我休息会就下山去。”林翔龇牙漏出灿烂的笑容。

    他多么想和柳初一起走到最后呀,可是他知道,他不能。这个比试就是为了筛下像他这样无能的人,然后选出柳初这样的能者。

    可至少,如果是柳初的话,要比是其他人好很多不是吗?

    林翔心里想着,笑容更加灿烂:“是我大言不惭,说想要帮姐姐走到最后,可如今不到一半就走不动了。”

    他从开始就知道,他是绝对走不到最后的,可是没想到他这般没用,明明过了第一关,却败在了体力上。

    他这样想着,面色便有些颓然:“我虽不能陪姐姐走到最后,可也不能拖姐姐后腿才是。”

    他看不到柳初拿下旗帜了,可他还想要看到柳初当上参军。

    柳初沉默了,她左手抚胸,感受着脆弱的心跳。

    一颗玲珑心被拿走,她感受不到爱和情义,只能从理智分析。

    她的理智告诉她,不要管了,向前走吧。

    是了,林翔虽然叫她一声姐姐,但却不是柳新。若是柳新在这里,柳初也许会停下来。

    可是林翔不是他,而她需要这次比试成功。职位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获得众人心目中的威望。

    分析过利弊之后,柳初果断了选择不再去管林翔。

    她看着林翔扶着树满面通红大汗淋漓,淡漠的说道:“既然如此,你就留在这里歇一会再下山。”

    林翔笑容苦涩的道:“好。”

    他心里知道,柳初终究是没有将他放在心底,所谓的姐弟情义,也不过与军营中的兄弟情义一般无二。

    那边柳初说完话,就不再看他。她转身向更高处走去,没有再给林翔一个眼神,所以她也错过了林翔眼中浓浓的落寞神色。

    可柳初已经顾不上林翔了,前路还很长,还有许多未知的危险在等着她去发现,还有未知的人在暗处给她添乱。

    可不管前路有多艰难,她总是要一一闯过,然后告诉所有人,她就是有那个实力,战胜一切。

    她踩着厚厚一层落叶,微风轻浮,撩起她鬓角的垂发。

    她一直向前走着,坚定而不移。

    风越来越冷了,寒风刺骨,树叶沙沙而下,落了满地。

    山越高,呼吸也有些困难。

    柳初不得不运功抵挡这一股寒意,调整自己的呼吸吐呐。

    她走的越艰难,一步一顿。转身遥望,军营已是茫茫一片,而向上看,却依旧看不到顶端。

    “咻——”

    突然响起一道破空声,利箭极速袭来。

    柳初暗道不好,侧身堪堪躲过。利箭从她脸旁划过,带走一缕秀发。

    她感觉的出,如果她躲不及,这一箭是真的会要了他的命。

    她不知道其他人的遇到的危险是怎样的,可她知道,有人不想让她轻松,说不定还想让她死。

    荒山野岭,又是公平比试,她就是死在这里,也只会令人惋惜一声,不会多想。

    会是谁?

    她已来不及多想,因为又是一箭破空而来。

    她侧身抬手握住,利箭将她掌心磨破了皮,然后安静的停住。

    她抬手将箭放到眼前,仔细观察。

    这只是一支普普通通的箭,没有标记。箭尾翎羽却十分干净,也异常华丽。

    柳初握着箭,心底已有三分明白。

    她一步一步上前,却又仿佛踏入迷雾之中。前方路明明就在眼前,可她却看不到。

    突然又是一阵幽香飘来,与此同时破空声再次想起。

    不能运功。

    运功她会被秋萝带入幻境,可不用功她就更无法呼吸。

    只心下思量一瞬,她就势倒地,向花香处翻滚而去。

    数箭齐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