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将星
    >

    柳初轻笑:“弱我赢了,可以说是超越了殷木秀?”

    “不,只能并论。”

    方士儒果断的否认了她的想法。

    柳初一愣道:“为何?”

    方士儒回忆般的感叹道:“因为她已经死了。死人,永远是存在人心底的神明和信仰,无法超越。”

    “也是你的神明和信仰吗?”

    “她比我强。”方士儒没有承认,却也没有否认。

    “那我一定会让你知道,我比她强。”

    柳初微笑,自信道。

    因为她还是她,比以前更加强大的她。重活一世,曾经数年冷宫里琢磨的东西,也好久没有施展出来了。

    她抬手,将属于自己这边的兵分出三分之一,埋伏在了芦山的峡谷里。

    方士儒蹙眉问道:“你想以少打多?”

    柳初微微摇头。当然不是了,排兵布阵不如实战,实战兵强马壮以少袭多还可以胜利,纸上谈兵有多余的人手她不会不用。

    方士儒沉吟,将士兵分布在了城墙四周和关口处,每一个想要通过的人都要被查清身份。

    可……芦山县还有座山呀。

    柳初分出部分兵力,自城池绕后,埋伏在山底的士兵,敲敲的翻上了山。

    方士儒作为守方,城里还有几万百姓没有转移,他小心翼翼的,准备着防守需要的粮食储备和作为险招的火攻。

    ……

    过去了许久,柳初步步紧逼,方士儒却只能禁闭城门,他偷偷放走报信的人都被截杀,他放走的平民都被劫为人质。

    芦山县,在他手底成了一座死城。

    “你赢了。”方士儒放下兵棋,揉着眉心道。

    他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绞尽脑汁的去排兵布阵,也许他真的老了。

    而如今,已经是年轻人的天下了。

    柳初是笑着的,她曾经虽然胜了方士儒,却到底不曾会面,那时候也还稚嫩,排兵布阵都不熟练。

    而如今,她终究用尽所有智慧胜了方士儒,还是一场十分完美的胜利。

    她也不谦虚,因为她赢得是方士儒,这个名声极好的儒将,她赢了他,再谦虚就虚伪了。

    她起身拱手道:“承认。”

    方士儒依旧坐着,受了她一礼,叹气道:“老了。”

    他轻叹着,带着一丝怀念:“我已经许久没有接触战争了,如今我大限将至,未来就看你们年轻人的了。”

    柳初微愣。方士儒不到四十,说大限将至,未免早了些。

    方士儒见她神色,也不奇怪。他淡笑着说:“我就是知道,我大限将至。迟早有一日,你也会有这种感觉。”

    柳初不置可否的淡然一笑。她也曾死去,死前寂寞的在冷宫数着日子,可从来没有感受过大限将至的感觉。

    方士儒却突然想起一事,他说:“我为你测一卦吧。”

    不待柳初反应,他便掏出三枚铜钱,轻摇几下,丢到桌上。

    一字两背。

    如此六爻,他才结束。他喃喃算着什么,神秘莫测。

    柳初蹙眉,她不懂周易,所以看不出这六爻代表什么。她等着方士儒告诉她结果,可是也没有。

    方士儒算完,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一眼包含了期待、诧异和一丝欣慰。

    然后他并没有说出结果,只淡淡的吩咐着让她离去,去往下一关。

    柳初还有点好奇,她忍不住问:“卦象结果是什么。”

    方士儒收起铜钱,一边吩咐亲卫收起兵阵图和桌椅,一边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你不需要知道这个。”

    柳初有些莫名,方士儒主动为她算卦,却拒绝告诉她结果又是为何?可她的好奇也只是一瞬,时间已过去了许久,她已经接近峰顶,还有一关等着她闯。

    待她匆匆离去后,亲卫才好奇的问道:“将军测出了什么?”

    方士儒这才拧起眉头,他说:“将星临世,潜龙在渊。”

    “将星?那不是……”亲卫也诧异了。

    曾经方士儒也为殷木秀测过一挂,当时是——

    将星临世,飞龙在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