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将星
    一个时代不可能存在两个将星,虽然殷木秀已经死了,可以柳初的年纪,她出生时,与殷木秀绝对是相冲的。

    “虽然不知道是为何,但是她好歹在东麓。”

    方士儒只能这样安慰着自己。

    亲卫深以为然的点头。一个殷木秀已经够可怕了,如今还出现了第二个,怕是这天下又要不安宁了。

    柳初匆匆向峰顶赶去,脚下使出燕回决,身子就如同燕子般轻盈。

    然而丛林里永远不会缺少的是埋伏,寂静无声的树林中,柳初突然停下脚步。

    “出来吧。”

    柳初冷声道,她倒是想知道,到底是谁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置她于死地。

    没有回答,四周依旧是寂静的,只有风过树叶的沙沙声。

    “呵。”

    柳初冷笑一声,佯步抬脚。

    杀机毕现。

    利刃裹着寒风,随破空声袭来。十数个杀手自藏身处越出,将她包围了起来。

    柳初抬手自腰间拔出剑,仍旧是那一支饱饮鲜血的箭,还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她抬手,剑尖被箭身挡住,她只一用力抖了一下铁剑,那人就顺势借力后退,显然警惕了许多。

    果然与之前出现的是同一班人马,只是不知到底是谁吩咐。

    领头之人,一点头,周围包围着的杀手立刻全都围攻过来。

    柳初唇角勾笑,在剑间快要到达的时候,蹲身躲过,四周的杀手立即发现剑前指着的都是自己人。

    收势快的已经快速点地后退,收势不及的也只得拼着反噬也要讲剑招收起。

    只一个回合,就看出人数多也并不一定是优势。

    领头的人一个眼神,其余的杀手就三两报团,将四周都围住,却只有一人前来攻击。

    那是个冷厉的人,他没有剑招,他只会杀人。

    他的剑刀刀致命,长剑如冰,却杀戮了无数性命。

    柳初是军人,她惯使长枪,和天行云海弓的远程攻击。

    短兵相接,她的颓势逐渐就显露出来。

    “嗤——”一剑擦身而过,刺破了她的袖子,而只要她没有躲闪开,那一剑就刺中她的心。

    她皱眉,越来越有些吃力。

    “住手——”

    突然有声音喝到,对面杀手怔了下,手上就松懈了几分。

    柳初听出是太子的声音,也不去管,杀手的愣神给了她喘息的时间。趁他病要他命,柳初反手一势,刺了过去。

    对面杀手却没有再与她对抗,极速后退到了战场边缘。

    柳初挑眉转头,直接太子微蹙眉,正慢慢走来。

    他面色苍白,本就如玉的脸庞如今和纸一样雪白。

    他没有看柳初,而是转头看向杀手,沉声问道:“你们怎么来了?”

    没有回答,一片寂静。

    风卷起了几片落叶飘过,柳初冷着脸问:“你的人?”

    不怪她冷脸,太子主战,而这些人却千方百计的阻挠她,甚至想要杀死她。她如今倒想知道,太子要给她一个什么解释。

    太子摇头否认。

    柳初接着问:“那是谁?”

    寂静,没有得到回答。

    柳初却了然道:“哦,我知道了。”

    太子认识的人,却不是太子的人,那就只可能是皇帝的人了。暗卫与杀手是一个家族最隐秘的两股力量,只有作为继承人的太子,才会认识。

    她冷笑着看着太子,又看向对面的杀手,冷冷的道:“继续呀。”

    太子蹙眉,他有些不忍:“柳初,你不必这样,孤可以叫他们停手。”

    “东方怀施以援手是想让我臣服,你又是为什么?”柳初看向太子问。

    东方怀?太子怔了下,只在脑海转了一圈,就明白了。难怪他说东麓的参军选拔东方怀怎么也来了。

    可是,是为什么呢?太子看向柳初。柳初长得并不符合他的审美,唯一的可能是她与殷木秀的相似。

    可她毕竟不是殷木秀,所以他就是放不下她,所以他才会在许久不见人的情况下出来找他。

    也许……他将这一切归作玲珑心的护主原因。

    可柳初却等不及他回答。没有得到回应的她,默认了太子不再出手,她凛然看着杀手道:“来战。”

    43夺旗

    太子当前,皇帝派来的杀手却要杀了未来的太子妃,这怎么看都不像一回事。

    几个杀手面面相觑,无言以对。身份没被揭穿他们还可以当作不知道,可已经被认出来了,还要当着未来主子的面杀了他的未婚妻吗?

    杀手们还在犹豫着,柳初却冷笑道:“怕什么,上啊!”

    太子也有些恼羞成怒道:“刚才不是还有胆子吗,现在怕什么?看着孤干嘛?”

    杀手们继续呈包围圈,只派出一个杀手来攻。

    也许是因为太子在场,杀手的水平大幅度下跌,像是有点心不在焉。

    然而利箭自脖子划过,痛感却是真实的。

    柳初轻声道:“掉以轻心可是会死的,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对面杀手这才认真起来,一招比一招凌厉,招招要害,直指命门。

    几经打斗,柳初的衣衫早已破了,偶尔还能看见一两处裸露的肌肤。

    长剑刺来,柳初却只有短箭一支,侧身躲过,几乎贴着身子。她反手向后刺去,剑已经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柳初轻身滑步而出,脖子顺着剑刃的角度划过,看着无比惊险刺激。

    太子在一旁看的心惊胆跳,终于在柳初险险躲过,长剑继续挥来的时候,忍不住高声喝到:“够了!”

    啥时候立即后退,飞快的退离了战场。

    柳初不满的看向太子,她说:“我以为我表达的够清楚了,我不需要你的帮忙。”

    她阴沉着面孔,有些恼怒。她的成功建立在无数在死亡边缘经历的危机和经验,如今发现短板,她着实需要一个逐步的加强。

    然而太子却挑眉反问:“孤有说过我这是帮你吗?”

    太子别扭着不肯承认,他无法说出,方才看到柳初遇险的时候,他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

    他傲慢的转身看向杀手,冷冷的道:“退下,父皇那里,你们知道怎么解释。”

    柳初手持利箭,双手环抱胸前,冷眼瞧着太子处理。待杀手退去之后,她才冷笑出声道:“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这就是你们皇室想要收服人的手段吗?”

    见柳初已经没有危险,太子又恢复了自然。他瞥了一眼柳初,淡淡的说:“孤说了不是为了帮你,信不信随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