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领军
    柳初打断了他的话,怕他继续说下去全营点知道她将要当副参军了。虽然对此她势在必得,但是还没有拿下,她不屑于先造势。

    “啊?”林翔却被她说懵了,什么叫还有一场,比试不是已经结束了吗?

    “平局?”林翔小心翼翼的试探问道。

    柳初咬着馒头摇头。

    “那是什么?你快说呀急死我了。”林翔焦急的推了她一下。

    柳初差点被噎住,她放下馒头,灌了一口水才道:“太子觉得纸上谈兵不够可靠,所以想加试一场实战。”

    “纸上谈兵?实战?”

    “是。”柳初点头,继续道:“第二场比试是兵阵棋,太子觉得不够。他让我与戚亦然各令一军,再分胜负。”

    “领兵?可这附近都是村寨,并无山匪,如何比试?”林翔奇怪的问道。自古练兵找山贼水匪,可京都附近,就是有这两样,也早被灭了十回八回了。

    “不是。”柳初摇头,她解释道:“我与戚亦然各领一军,互相功防。”

    林翔倒吸一口冷气,着急的道:“战乱本就凶险,要是失手或者打恼了认真了,伤了人怎么办?”

    柳初冷笑:“那就不该是你我考虑的事情了。”

    林翔握紧拳头,暗恨道:太子不将他们当做人看,原本战死沙场是最好的归宿,如今很有可能死在自己人手上。

    可太子到底是一国储君,有些话柳初可以说,他不能。

    所以他只是将话埋在心底,并没有说出。

    柳初烤着火,想着戚亦然这个人。他傲慢自负,却也有这个实力,如果他遇到的对手不是柳初的话。

    她看得出戚亦然是激进的性子,虽然并不知道对方的布阵习惯,可是知道这点就够了。只要有突发状况,戚亦然一定不会来得及想清楚,只要他一急,那就输定了。

    第二日一早,林翔就匆匆的赶到了柳初的营帐。大军整军待发,所以每个人都在养精蓄锐。

    “你知道吗,戚亦然领的是骁勇营调来的一队人马。”

    刚进帐,林翔就按捺不住的嚷嚷道。随着他来的,还有许久不见的于海。

    柳初看向于海,诧异的问道:“这是?”

    毕竟于海不同于林翔,他虽然有些小心眼,却向来沉稳有谋,所以也不会无事而来。那么他既然来了,自然是有事的。

    林翔似乎这才想起来于海也在,他有些颓然的道:“你领的就是我们一队人马,所以队长才会跟来。”

    柳初这才明白,于海怕也是得到消息就跟着林翔过来,商讨应对方案的。

    柳初看着垂头丧气的林翔,没好气的笑问道:“你觉得我们会输?”

    林翔这才反应,赶忙否认,嬉皮笑脸的道:“不不不不不,我这是为对面叹气呢,你怎么会输呢。”

    柳初却并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于海问道:“你也觉得我们会输?”

    于海没有想到她会问他,可他不是林翔,做不来嬉皮笑脸的神色,他认真的点头。

    “是。”

    林翔掩面。

    这种时候,自然不应该给柳初更多压力啊,反正就算输了,也不过是个副参军而已。

    没有人看好柳初,就连将要和她一起作战的于海和林翔。

    毕竟虽然同是驻守京都的两军,骁勇营营却是沙场上走过真正杀过人见过血的士兵,而像他们连个像样的军营名字也没有的,虽然训练了一年,却没有见过血。

    从资历上来看,于海他们就逊了一筹。

    “你们不相信我能赢?”柳初把玩着一枚玉,笑问。

    于海直接干脆的点头,林翔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不是不相信柳初,只是不相信自己。骁勇营的兵他们见过,每个人都带着煞气,多看你一眼都令你害怕。

    柳初却轻笑着,她起身,背手而立。

    “这样吧,我们打个赌,我觉得我能赢。”

    林翔瞬间头摇的跟拨浪鼓似得,然后想起柳初看不到,于是开口拒绝道:“我不赌。”

    于海也沉默了下,否定了这个决定。

    柳初有些遗憾,她偏头看向二人问道:“你们不是觉得我不会赢吗?为什么不赌。”

    林翔鼓着脸道:“虽然我也觉得不太可能赢,但是……我还是相信你的啊。”

    他这个解释,令柳初摇了摇头。她看向于海,等一个答案。

    于海却告诉她:“不是不信任你,而是我们都是没上过战场的新兵。但你若要迎战,我们自然全力应对。”

    柳初这才笑了。她要的不是什么兵,而是一个信任。只有上下齐心,才能获得胜利。否则若有人拖后腿,她一个人再厉害,也无法获取胜利。

    林翔见她笑了,也送了口气,附和道:“我们自然信任你,只要你吩咐,我们都将全力以赴。”

    柳初才道:“这样才对,未战先输了气势,不是我想看到的。”

    什么骁勇营神机营的,在她眼里,都不如听命令来得重要。

    将士入营,需要做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听命令。

    林翔还在那边嘟喃:“凭什么戚亦然用的是骁勇营的人,而你用的是我们?”

    柳初笑问:“你是觉得你们自己太弱,不堪一击?因为有人不想我赢。”玩笑一句,下一句却正色回答了林翔的问题。

    林翔拧眉:“为什么不希望你赢,是……戚将军吗?”

    林翔怀疑的问道。虽然戚其义也带了他们一年,但离他太遥远,并不熟悉。且戚亦然又是他的徒弟,他自然怀疑。

    柳初摇头,想起戚其义,眼底瞬间浮起意思钦佩。至少为了她,他还敢和太子对抗,人品好武艺又好,这样的人,是值得尊敬和钦佩的。她说:“不是。”

    林翔更加奇怪:“那是谁?”

    柳初淡淡的吐了两个字:“太子。”

    林翔惊讶的张大了嘴。柳初代太子出征,代表的就是太子,太子给她下绊子就算了,还希望她输?

    于海也觉得奇怪,他不是林翔,想的更多,可太子这种身份,毕竟不曾接触,况且柳初与太子婚约在身,怎么想也不通。

    半晌,林翔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干涩的问道:“为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