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兵不厌诈
    柳初想起与太子初遇,又想起今生初遇,淡然笑了,说出的话却令他人不自然。

    “也许……是幼稚吧。”

    因着两军对阵需要些时日,而大军拔营却迫在眉睫。所以,这比赛就放在了后一日,给了双方三日的时间。

    柳初得到消息的时候,眉眼都是笑意。

    “三日?呵呵,一日就够了。”

    双方人马都立即出发,前往了安排好的场地布营。虽然是研习,但为了更逼真,这三日两边都要在外扎营过的。

    待布置好了营地,柳初将众人喊到大帐中,郑重的吩咐道:“虽然是我们两人之间的对弈,但是我不管你们平日对我有什么看法,今日一定要听我指挥。”

    众人都应道:“是。”

    柳初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不早了。而有一些安排,也许尽快安排下去。

    “先生火做饭。剩下的人,用剩的稻草扎稻草人,动作隐秘点,别被对方发现。”

    其中一人忍不住道:“我们还要呆两日,柴火都只够这几日用的。”

    柳初瞪了他一眼,面色严肃道:“我早说过,我只要听命令的兵,以后我说的话,不希望再听到质疑。”

    那人还不服气,却林翔瞪了一眼,老实了。

    柳初虽然看到了,却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她毕竟来军营的时间短,不服众也是正常。若是时间长,她自然还有办法,可比试只有三天,而她并不想将比试进行到第二天。

    “散吧。”

    众人得了吩咐,都退下了。

    一部分人去做饭,一部分人被林翔带着扎稻草人。

    林翔武艺高强又性子开朗,所以在军中很吃得开,大家也都给他面子。所以他令人做这件事,其他人也没有拒绝。

    即使是不愿意的,也都主动去帮忙做饭了。

    柳初看着这一切,无奈又有一丝欣慰。好歹有林翔在,才能压的住这一切。

    戚亦然带着众人扎好营地之后,也到了暮色苍茫的时刻。

    他料定今日大家都疲惫了,所以都会休息一日,养精蓄锐。况且双方都不熟悉对方的人马和套路,前两次自然要试探一下。何况,他自信骁勇营的人在这,柳初也不敢轻举妄动。

    “辛苦了,埋锅做饭,二小队今夜守营就好。”戚亦然客气的说。

    他们占的是旧日某个山寨,还有哨塔和栅栏可以阻一阻。

    此时前去查探消息的人回来,立在一旁等候命令。

    安排了守营的人,戚亦然自觉已经十分小心了,毕竟是第一日,对方攻营的可能性太小太小了。

    然而他还是问了一句:“对方在做什么?”

    探子答道:“一些人埋锅做饭,还有一些人似乎在整理粮草。”

    “整理粮草?”

    戚亦然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句。

    探子回答:“是。”

    戚亦然只想了一会,就放下不提。看吧,对面还有时间数粮食,怎么可能今日过来。

    他觉得自己做了万全的准备,却丝毫没有想过出兵主动攻击的可能。

    暮色渐浓,繁星爬上了夜幕。

    柳初的大帐中灯火通明,挤满了人,都在听她指挥。

    “分成两队,一队跟我走,二队跟林翔佯装袭击。”

    “佯装?”

    突然有人问道,拥挤的人群中,看不出是谁。

    柳初眯了眯眼,却依旧解释道:“是的,佯装。我们今夜的主要目的是偷袭,袭人成功,就是胜利。”

    她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高声道:“我知道你们一定还有很多疑问,但是没有关系。今晚赢了,我们再来细细的说”

    她又看向于海道:“将今日扎好的稻草人穿上盔甲,如果有人来叫阵,你出面恐吓住。”

    于海点头应是。

    柳初神态傲慢的道:“今日,就要给对方唱一出空城计。”

    她又吩咐林翔道:“你正面叫阵佯攻,带上稻草人,让人看起来多一些。然后将对方引出营地,能做到吗?”

    “末将听令。”

    没有回答能不能做到,林翔恭敬的行礼回道。

    这就是一个军人,只听命令,吩咐什么就做什么,做不到也要绞尽脑汁的想办法做到。

    在这一点上,柳初对林翔上十分满意的。

    她又点了十几人道:“被我点到名字跟我走。”

    暮色四合,晚风习习。

    戚亦然军中已熄了灯火,哨塔之上的哨兵无聊的昏昏欲睡。

    忽然冷风袭来,哨兵猛然惊醒。他揉了揉眼睛直起身子四周看了下,却一眼看见不远处隐隐约约的队伍。

    “敌军袭营。”哨兵吹响了哨子,匆匆向内赶去,只希望众人还没熟睡,来得及起身迎战。

    收到消息的戚亦然也是有些懵的,他刚刚睡下就被叫醒。听闻敌军攻营,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睡过去了一整日。

    他匆匆起床,营地中骁勇营的士兵已经列好阵型,而林翔率领的人也已经走到了营地不远处。

    戚亦然登上哨塔,远远看去,林翔领了几十个人,几乎带了了所有人。可是他立即发现了:柳初不在。

    林翔在远处带着众人喊到:“骁勇军,可敢应战?”

    他们喊的是骁勇军,自然是利用骁勇营调来的人不一定会听管教,这样引起仇恨大,也可以为柳初制造更好的环境。

    骁勇营立即有几人按捺不住,却被戚亦然伸手制止。

    他看着领头的林翔问道:“柳初呢?”

    林翔不屑的撇嘴道:“对付你们,还不需要她亲自出手。”

    虽然有些恼火,但是戚亦然却是信了的

    戚亦然不认为柳初只带几个人走会有什么大的动作,他觉得柳初只是没有出来。所以林翔的回答恰好证实了他的想法,所以他暂且放下心来。

    而与此同时,带着点出来的精英,柳初摸到了对方的营地后方。

    年久失修的栅栏根本拦不住众人的去路,十几人就这样悄然步入了对方营地。

    对方显然去前方迎战,所以后方没有人。有一人不忍道:“这样偷袭,不太好吧。”

    柳初一哂,冷静的说了四个字:

    “兵不厌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