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骁勇
    “唉……”三人齐齐叹了一声,脚步声逐渐走远,只模糊的听到一个声音传来:“若我是将军……”

    眼看三人就要走远,柳初从暗处走出,站在光影交叠处。她看着不远处的背影,心神动摇。

    “追过去,打晕了捆起来。小心点不要伤到人。”

    柳初低声吩咐,林海接收到指令,立即安排几个身手敏捷的人追了上去。

    不一会儿,就见几人抬了三人过来,丢到了地上。

    “幸不辱命,敲晕了,也没被发现。”

    领头的人禀报道。军营里实力为尊,没有职位的情况下,自然按武力来分先后。所以凑上前来的自然武艺自然是几人中拔尖的。

    到底日后还需要人手,林翔一个并不够看的,见此人态度不卑不亢,武艺似也不错,柳初开口问:“你叫什么?”

    “我叫梁建。”

    “嗯。”柳初颔首,表示知道,又指了指地上几人道:“将这三个丢到中军大帐去,他们已经没几个人了,直接杀过去。”

    “是。”

    “记住,还是那句话,不许伤人。”

    也许是刚才几人对话触动了她的内心,到底是未来可能会并肩作战的伙伴,她也并不想下狠手。

    夜凉如水。

    “哒哒——”马蹄声在空旷的原野响起,林翔带着众人,远远的离开了戚亦然占领的山寨。

    “吁——”

    林翔突然急促间停马,骏马高高扬起前蹄,停了下来。

    “林翔,怎么了?”

    与其他人的慌张不同,梁建成稳得彻马到林翔身边问道。

    “等人。”林翔言简意赅的说。他虽然平日里性子活泼,但是在大事上,却也有自己担当。

    众人愕然,梁建却似乎明白了几分。

    他们的目的本不是逃命,而是引蛇出洞,如果人都没引出来,跑再远又有什么用。

    可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想,其中一人仗着平日林翔好说话,嬉皮笑脸的凑过去问:“究竟要做什么,你也告诉我们一声。”

    林翔冷冷的瞥了他一眼,那人见林翔脸色冷峻,不敢多言,讪讪的缩了回去。

    平日交好的几人用胳膊互相捣了捣,挤眉弄眼的嘲笑他的勇气可嘉。

    “嘁——”那人摸了摸鼻子,正待说话,却听林翔道:

    “来了。”

    梁建也跟着看向来处,只见尘烟滚滚、马蹄声声。随即松了口气:

    他们本就是为了引人出来削弱对方兵力,若是人不跟出来,他们才要头疼。既然对方跟了出来,那么事情就好办多了,只要缠住就好了。

    “列队排开。”

    林翔淡然的吩咐,似乎毫不惧怕对方的来势汹汹。

    “这样稻草人的事情就被发现了。”有人担忧的问道。

    “无妨。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这些稻草人,不需要了。”解散完毕,他再次道:“听我命令,列队排开。”

    众人听令,列作一排。

    “骁勇营的兄弟,我想我们可以谈谈。”面对扬起的尘土,林翔面不改色,高声向对面递话。

    对面领头的是一个叫周林的人,原本也是骁勇营的夫长,被调来参加试炼本就不满,还要听戚亦然指挥更是让他恼火。

    然而到底是太子直接下令,所以他不得不听戚亦然的话。但是眼前这个人……他仔细的大量着对面,看了几眼终于发现,对面一字排开,人数比他们预计要少了许多。

    “果然中计了。”周林这样想着,仿佛如释重负。戚亦然不听劝告一意孤行,恰好对方确实准备了陷阱等着他们跳,反而坐实了他的猜测,这样的话就算事情不成,也是戚亦然指挥不当,与他人无关。

    “你想要谈什么?”周林知道有诈指挥,警惕心更重。

    林翔彻马几步,松开缰绳摊开手道:“你放心,这是我的诚意。”

    他所指的,是身后一字排开一目了然的队伍。

    “那么你想要什么?”周林依旧警惕,虽然明知任务可能已经失败了,但是如果对方想对他们不利,怎么也要拼到对面重伤。

    林翔见对方依旧警惕,于是指了指身后的人,开门见山道:“我身后就这些兄弟,我不想让他们受伤,所以想与你在这里待会。”

    周林冷哼道:“你有兄弟,我也有兄弟,何况我这人多兵强,你凭什么觉得我要让步?”

    “凭我觉得你也不想让手下兄弟受伤。”林翔淡淡的道。

    对面沉默。

    林翔继续道:“我的任务就是将你们引开,现在你们已经在这里,就算打起来也费劲,缠斗许久也没有结果。既然如此,我们和平共处不是很好吗?”

    一片沉寂。

    过了片刻,林翔才干着嗓音道:“好,我答应你。”

    林翔淡然一笑,他知道周林一定会答应,因为之前打斗他就能感受出,对方也一直在压制武功。

    假戏真做了那么久,他们却没有受伤,可以看出对方对这场比赛也不看好。

    “整军休息”

    两人退到己方大团,几乎同时吩咐下去。

    两边士兵面面相觑,突然不知谁“噗嗤”笑出声,顿时气氛轻松起来,开始三三俩俩有人下马,三俩人聚在一团。

    林翔走到周林身旁,不顾对面士兵防备的眼神,伸手搭在了周林肩上叹道:“唉……我们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他怪声怪气的感叹,身旁的人都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想笑又忍住了。

    周林皱眉,觉得哪里不对,于是没有说话。

    林翔咋咋呼呼的道:“诶,你怎么不说话呢,反正也不打了,我们坐下来聊聊嘛。”

    周林转身就走,留林翔一人在原地跳脚,跳了几下,又跟了上去,絮絮叨叨:“为了今天的任务,我已经憋了好久没说话了,你陪我说说话。”

    周林自顾自往前走,林翔已几步追了上来,搭上肩:“你理我下嘛。”

    周林转身,面容冷漠,表情平静的问:“我出恭,你也要跟着?”

    林翔僵住,讪讪的道:“不用了。”

    营帐中,烛火如萤。

    戚亦然转移去了大帐之中,等着好消息。当然,他也并不是没有盘算,想着对方几乎全军出击,那么营地中肯定没有人,所以他留下了三队,等一个消息。

    过了片刻,探子才回来。

    “远远的瞧了,对方营地还留有人驻守,看着不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