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良人
    柳初吃吃笑着,她半倚在垒高的的枕头上,放松身体,半梦半醒中,她问道:“既然如此,怀王又是以什么身份来告诉我,太子非我良人?”

    “我……”怀王怔了下,他确实没有这个立场,可是在他心底,柳初迟早会是他的属下,所以她的一切都需要向他汇报,需要他的同意。

    “因为我迟早会让你向我低头、向我臣服。”东方怀扬起头,眼神傲慢,势在必得。他说:“既然这样,你的一切包括婚事,自然也要我的同意。”

    “怀王未免也太自大了。”柳初打断他傲慢的话语,心底不屑。她从来不会臣服于任何人,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也不会。

    她要的是自己主宰一切,而不是其他人的主宰和帮助。所以她可以自己去谋求一切,却不接受任何人的帮助。

    她心底这样想了,面上也不会委屈自己。

    “我柳初,从来不会向任何臣服,不论是你还是太子。我所有的一切,我自己做主,不需要你们指手画脚。”

    她声音虽轻,却无比坚定的,不容反驳。

    东方怀立在原地,看向柳初的方向。帐外的火光投进来,只隐隐的看见一个轮廓。可他就是知道,她此时一定是傲然的、倔强的。

    像以前无数次一样,说着拒绝的话语,却让人更加想要征服。

    他从来没有那么明确的感受到,他是真的想要将柳初征服,不是因为她像殷木秀,仅仅因为她是柳初。

    想到这里,他突然就冷静了下来。柳初不是殷木秀,从来都不是。他爱殷木秀,但是他不爱柳初。

    所以柳初对他来说是一个可以征服的女子,而殷木秀却是他一生挚爱,不容玷污。

    既然仅仅是一个可以征服的女子,那么他又何必投入许多。他完全可以将自己抽离,用旁观者的心态,看着她笑,看着她成长,然后狠狠的将她的羽翼折断。

    也许只有当一个人展翅高飞之后,再失去翅膀,才会感受到不能飞的绝望吧。

    他期待着,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这样的柳初。

    当柳初狼狈不堪之后,他再出现,只要她肯臣服,他还可以赏她一双装饰美丽的羽翼和一片广阔的天空供她驰翔。

    他觉得自己想的十分完美,所以他冷静了下来。他还有大把的时间,等着看她的好戏。

    “时间还早,我们还有无数时间来证实:终有一日,你会臣服于我。”他浅笑着,吐字清晰。

    “那我们,拭目以待。”

    “呵。”东方怀冷笑着,掀开帘子离去。

    而柳初,终于可以放下心来,陷入了沉睡。

    夜深,宫中早已落钥。

    太子自然不会再回去,所以他去了姜行的道观。

    本欲在客院休息的太子,却惊讶的发现姜行还没有休息。他盘腿坐在观星台前,眼前是闪着微弱光芒的星台。

    太子走到星台盘,看着会。只见星台上布满星星点点,还有交错复杂的星际轨道。他并没有看明白,所以出声问道:

    “国师在看什么?”

    “七杀星耀,破军微暗。”

    太子微蹙眉,他问道:“战事起,何时结束?”

    东麓北晋战事一触即发,所以七杀主杀戮,战事起,他是清楚的。和破军星的和平曙光,却不知在哪。

    姜行闭目道:“夜深了,太子该歇息了。”

    太子蹙眉,问道:“不能说?”

    姜行道:“天机不可泄露。”

    太子心底明白,姜行此人向来心高气傲,目下无尘。所以他不肯说,也逼问不出什么。何况,他还是东麓的国师。

    他虽然不懂,却也知道,姜行是东麓的国师,是他救了他的命。

    太子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先去客院休息,国师也早点休息。”

    姜行闭着眼,没有回答。

    太子微叹,只得转身离去。

    待太子离去,姜行才睁开眼,看着星台上的繁星簇拥。他想着,怎么会有一个人命格那样奇特。

    仿佛突然出现,打乱了繁星行走的轨迹。

    这看似杂乱不堪的星图,每一颗星星都有着自己的行走轨迹。可柳初,却打乱了这一切。七杀星起,贪狼星落。战事起,七年归。

    可他知道,这一切只是暂时的。因为柳初的一举一动,都会给星台带来改变。

    姜行扶着胡须,心中暗想:难怪是会拥有玲珑心的女子,果然本身就是带着使命而来。不过这使命,并不是给太子续命这么简单。

    这一场战事,本来就因她而起。

    或许,真的该有一场大战,来重新划分大陆土地的归属权了。

    姜行看着星台,陷入了沉思。那么他是否该谋算一下,该如何利用这一场战事,来收取更多的机缘。

    太子回到客院,在宫侍的伺候下收拾洗漱,躺在了柔软的床榻。他枕着软枕,闭上眼却怎么也睡不着。

    他满脑子想的都是柳初,她半敛眉,抬眼间的轻慢,浅笑着讽刺,坚持的傲骨,苍白着脸。

    他想他可能疯了。他睁开眼,抚着胸口,想着这里是一颗曾经属于柳初的心。

    他分明前一日还觉得柳初厌恶,今日却为了与柳初的关系缓和而激动不已。

    睡吧。他闭上眼,安抚着自己。

    也许日后真的不该与柳初那么近。她就像是一朵带刺的蔷薇,不断的扰乱着他的心,却扎手不肯让人触碰。

    睡吧。

    他想着。如果柳初是他这一辈子不可逃脱的噩梦,那么他,也一定要克服这一切。他可以允许自己和柳初关系缓和,却绝对不能允许自己被一颗无主的心脏所控制。

    任职

    第二日一早,柳初任职的旨意就下来了。柳初这才算是真正在军营里有了立足之地,不再是之前格格不入连个站位都没有的样子。

    然而除此之外,意外的惊喜确不是职位的下命,而是程军将柳新送来。

    “姐姐。”

    久违的声音传来,柳初几乎以为自己幻听了。小心分明在程军的军营里训练,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柳初摇头,忽然觉得自己已好久没有想起过柳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