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副参军
    她心底默默的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小新,明明当初答应的,要将柳新照顾好。可他将柳新交给程军之后,就再也没有过问。

    有时间就去看看小新吧,也不知道军营的生活,他过的习不习惯。

    她心底这样想着,没有回头,继续朝前走去。

    “姐姐。”

    声音越来越清晰,有脚步声快跑过来。

    “柳初。”粗犷的声音,是程军的。

    柳初猛然睁大眼,觉得这一切可能是真的。她猛然转身,却见柳新朝他小跑过来,眼底还有丝疑惑,然而满面欣喜。

    “小新。”一抹喜色爬上面庞,柳初惊喜的发现,柳新他真的出现在了她的眼前,不是幻听。

    柳新扑到柳初面前,到底估计是在军营众目睽睽之下,没有扑过去。他拉着柳初的手,欣喜之色不言于表:“姐姐,我好想你。”

    柳初喜不自禁的道:“小新。”她看着柳初已经高出一截,感叹道:“你长高了。”也壮实了,身上带着军人的英挺刚毅,不再以往的不知世事懵懂贪玩的少年。

    柳初心想:当初将柳新送入军营的决定,果然是正确的。你看,他现在长高了,心思也沉稳了,行事举动也不再轻浮。

    说起身高,柳新就更加得意了,他扬起下巴,得意的道:“姐姐,我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他握紧柳初的手,仿佛想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她。他说:“姐姐,以后我来保护你。”

    柳初宠溺的看向他,莞尔一笑道:“好。”

    看着程军还在一旁,柳初牵着柳新,走到程军面前,问道:“程将军最近一切可好?怎么想到将小新送来。”

    程军笑呵呵的看着姐弟二人见面,听到柳初问,于是回道:“我听说你当上副参军了,到底是一件好事,所以将他送来与你见见。况且他每日总缠着我说想你,这不就将他带来见你了么。”

    柳初笑着横了眼柳新,柳新不太好意思的躲到柳初身后。

    “最近麻烦程将军了”柳初道谢道,看着柳新满目欣喜,又问道:“那程将军接下来如何打算?”

    程军一愣,笑着挠头问:“不必多谢。嗯……什么接下来?”

    柳初秀眉轻挑,走了几步说道:“我本意是将小新放在军营里历练一番,如今我为左路副参军,掌管一军,所以想着他在我手下历练也是一样的。”

    程军愣了下。他与柳新相处了一段日子,起初觉得柳新有些麻烦,可能因为柳初的交代,也待他不一般。如今柳初突然想将柳新留下,他反而觉得有些不舍。

    可是,到底是柳初的弟弟,她想要接走,也是正常的。本来就是放在他手下历练而已,送走了也是送走了一个麻烦。

    他这样安慰着自己,憨厚的笑道:“你若想留下,自然也好。你是他亲姐,亲自照顾他,比我照顾他更好。”

    柳初满意的颔首,她知道程军不会拒绝,说她算计人心也好,利用也好。柳新是她此生唯一的亲人,她必要护他周全。

    “既然如此,程将军留下一同用饭吧。”

    程军看了看天色,距离他受到消息,然后带着柳新赶过来,已有一个多时辰,确实已经到了午间。

    “好,那就麻烦你招待了。”程军爽朗的笑道,他向来不是小气纠结的人,所以在确定了柳新的去处之后,也不再去想。

    柳初微微笑道:“不麻烦,程将军也说了,今日是我任职的好事,自然要请你们吃酒。”

    柳初领着二人去了大帐,早已有几人入席,是往日与柳初关系还不错的几人。戚其义身为上司,却是没来。

    见柳初带着程军和柳新到来,林翔等人都站起身来,林翔招呼道:“哟,参军大人。”

    柳初轻笑着:“别皮,小心我军法处置你。”

    柳新见林翔这般,心底升起警惕,他上前几步,挡住柳初半边身子道:“我叫柳新,几位好。”

    林翔挑眉,看向突然出现的柳新,心底也升起一股淡淡的敌意。他笑容淡了几分,点头道:“初次见面,我叫林翔。”

    柳初被柳新遮住,愣了下,感受到了柳新的警惕和小心,不觉失笑。她从柳新身后走出,向其他几人介绍道:“这位是骁勇营的程将军。”

    林翔等人也愣了下,没料到骁勇营的将军会出现在这里。几人纷纷站起身来,尊敬的行了一个军礼道:“程将军。”

    程将军虽然为人粗犷,但是在不熟的士兵面前,却依旧保持着威严的一面。不过今日是柳初的酒宴,所以他只是点了点头,回了几人一个军礼。

    几人互相认识之后,柳初才入了席,因为程军和柳新的身份,所以座位又调了一下。

    林翔坐在梁建身边,悄声道:“这柳新,听起来向是参军的兄弟。”

    梁建白了他一眼,没想到他会这样八卦。见无人注意,也悄声道:“听说参军有个弟弟,不过没有被柳府承认。”

    “哦?”林翔有心再问,可是梁建也不过是平日里无聊听过的一耳朵,再多他也不知道了。

    “好吧。”林翔无奈的道,转口说起其他。

    “今日是你任职之喜,我敬你。”酒菜上齐,程军倒满一杯酒,举起酒杯敬向柳初。

    “多谢。”柳初也倒满酒,满饮一杯。

    程军见她不推辞,一杯满饮,不免满意点头。到底不是普通女子,不禁武功出众,大杯饮酒也不虚男儿。

    这杯饮完,柳初又倒满一杯,回敬道:“当初拖你照顾小新,这一杯我敬你,多谢你援手。”

    程军忙道:“当初是我答应你的条件,当不得如此。”他说的,是当初替换玲珑心,柳初提出要程军照顾柳新。

    然后当初柳初忙于与柳府众人周旋,所以没有时间照顾柳新,也怕柳新困在闺中,养出不好的性子,所以将柳新托付给程军。

    如今程军将柳新照顾的很好,如今的柳新也不是当日顽皮的性子,她自然是满意且感激的。

    柳新的叛逆性格,令她并不好十分管教,反而程军用将军的身份约束,反而更好。

    她笑着将酒杯往前一递,说道:“将军不必客气,当初答应是当初,如今柳新很好,也是将军用心管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