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练兵
    程军见她说,也不再推辞,朗笑一声:“哈哈,好,喝。”

    这一场酒席喝了一个时辰,直到众人都微醺,这才罢了。

    程军摇摇晃晃的走了,柳初在他身后道:“去两个人,送程将军离去。”

    程军远远的听到了,举手摆了摆,细碎的声音随风传来,模糊不清。

    柳初扶着营帐门,低声笑着,对一旁的守卫说:“程将军醉了,不要听他的,你们送送他。”

    “姐姐。”柳新有些担忧的扶着柳初,喊到。

    “嗯?”柳初有些意识模糊,但是柳新的声音她还是能分辨出的。柳新是她的弟弟,她要照顾一辈子的人,她这样想着。

    “姐姐,你也醉了,回去休息吧。”柳新扶着柳初,担忧的道。

    “我醉了?”柳初含糊的问道。

    “对。”

    “那好吧,听你的。”

    见柳初同意,柳新搀扶着她往里走去。他看着账内凌乱不堪的席面,还有躺的东倒西歪的几人,皱眉道:“来人,将这几个人丢出去。”

    “丢?”林翔从地上坐起,面色毫无醉意。

    柳新皱眉,心底的警惕更重,他能感受道此人对柳初的在意,不是下属对上司的在意。

    “你没醉?”

    “才这点酒,我当然没醉。”林翔笑道。他起身,大步向外走去。

    “哦,对了。”他转身看向柳新道:“我是甲一队的林翔,你可要记住我。”

    柳新垂下眼帘,眸色暗沉:“我当然会记住你。”

    “哈哈,那就好。”林翔朗笑两声,大步往外走去。

    柳新扶着柳初,他揽着柳初的腰,她的手搭在他的肩上。她离他这么近,又那么远。她是姐姐,是世界上——最亲近、又最遥远的距离。

    他敛眉,将一切心思深藏。

    可她会保护他,而他也会保护她。这是他的姐姐,谁也无法将她抢走。他们是彼此最亲近的人,这就够了。

    柳新扶着柳初到床边,将她放倒。他侧坐在床边,细细的看着柳初一眉一眼。这模样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

    好像不知从哪日起,姐姐突然变得强大,变得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她开始吸引越来越多人的目光,而她的目光,也不再属于他一个人。

    他突然,有一点点吃醋了呢。

    卯时,天还未亮,军营里已经开始晨练。

    柳初被脚步声惊醒,醒来时,尚还有些茫然。她坐起身,褥子自身上滑落,天未亮,她看不清周围。

    她动了下腿,打算下床,却感觉到吃力。

    她脑海里转了一圈,想起昨日日种种,觉得头更疼了。

    “小新。”

    “姐姐?”柳新已经醒了,他已穿好军衣。见柳初醒来,他点亮油灯。

    “你……昨晚怎么睡得?”忘了再加一张床,柳新他睡得应该比较累吧,柳初这样想着,心底更加觉得愧疚。

    “唔……我趴床上睡的,姐姐会不会觉得腿有些麻。”

    柳初这才明白腿的异样从何而来,然而训练的时间马上就到了,她来不及多说了什么,白了他一眼,然后起床。

    腿一颤,差点跌倒。

    柳新忙过来扶住,讨好的笑道:“姐姐,小心点。”

    柳初站住,待缓和一些,才推开柳新,恼怒道:“不会让人抱几床褥子来?要趴在我腿上睡?”

    柳新谄笑道:“这不是怕打扰他们嘛。”

    柳初作势欲打,被柳新躲过。她装作恼怒的道:“你怕麻烦别人,就不怕麻烦我?”

    柳新抱着她胳膊道:“姐姐是姐姐,自然与他人不一样。”

    柳初于是笑道:“放手,该出去准备了。天亮再吩咐人来搭个帘子准备床褥。”

    于是柳新松开手,放柳初自己走动,嘴里不满的道:“为什么还要搭帘子?”

    柳初瞪了他一眼道:“你要是不喜欢你自己出去搭帐篷去。”

    柳新这才嘟喃着不敢再多说。

    待到了练兵场,东方已微微发白。

    柳初站在高高的看台上,新官上任,备受瞩目。

    “你伤还没好,可受得住?”有声音从身侧传来,柳初抬眼看去,是戚其义。

    披着晨光,他向前走来,如同神迹。

    柳初被他披着晨光走来的画面震得愣了一下,才道:“我还好,只是小伤而已。”

    戚其义点头,淡淡的道:“那就好。你要是撑不住,就先回去休息。”

    柳初笑道:“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就是要休息,也要先放完火再说。”

    突然一声哨响,所有人挺直了身子,站姿如松。

    可是这还不够,远远的不够。

    柳初站在看台上,暗自摇头。军营里兵太多,所以分为几块,她所管辖的左路营,却只是其中一部分,毕竟副参军上头,还有正参军。

    “你觉得左路营如何?”又有另一个声音道,他看着柳初疑惑又带着几分了然的神色,解释道:“我是左路营参军,姓杨名威如。”

    柳初右手抚胸握拳道:“杨参军好,我是柳初。”抬起的胳膊牵动了背后的伤,柳初微敛眉。

    杨威如点头算作回礼,又继续问道:“你觉得如何?”

    柳初看着下面的士兵,微蹙眉问:“参军想听实话还是假话?”

    杨威如朗笑一声道:“你只管说实话,我听着。”

    柳初才淡淡的道:“我觉得,不堪大用。”

    杨威如点头,仿佛是赞同她的说法:“确实,到底是没见过血的新兵,一点杀气都没有。”

    柳初摇头道:“不仅是没见过血的原因,是太松懈了。”她手指了指前方道:“他们……一个个仿佛不知道危险,没有警惕之心,每日的训练于他们而言只是强身炼体,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一日会战死沙场。”

    “所以……你有什么好的方法吗?”杨威如含笑问道。

    柳初心底存疑,面上不动声色的问道:“这该是参军来做的事情,不是吗?”

    杨威如却不介意的笑道:“你是副参军,自然也是我的左右手,要帮我分担这些工作的。”

    柳初有些诧异,杨威如如此大方,他却有些不可置信。掌管了许久的军营,就这样当甩手掌柜交给别人,他也能放心?

    不过柳初却并没有拒绝,她费尽心思得到的左路副参军,不是为了挂个职位好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