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长袭
    >

    突然一片哗然,军粮是什么,是他们用血汗换来的,攒着给家里送去的粮食,就这样因为训练扣了,他们一家老小靠什么吃饭?

    “这不公平!”有人反对道。

    “哦?哪里不公平?”柳初看向前方,前排有几人显然已经意识到她的用意,陷入了沉思。

    柳初凛然笑道:“有罚就有赏,第一个到的人,赏罚下来的军粮。”

    一片寂静,每个人都在思考着柳初的话。很多人参军,不是因为军户,而是因为那一口粮食,是可以救一家人性命的。

    柳初用粮食作为诱饵,他们自然不肯放弃。就算不能得第一,至少也不能落后被罚不是吗。

    柳初满意的看着再无异议的军队,挥手道:“出发!”

    最右侧的人开始转身,数千人十分有秩序的列队跑出。

    戚其义走到柳初身旁,看着踏起灰尘一片的长蛇,问道:“你真的想过扣他们军饷?”

    柳初笑道:“我不是说了吗,有我跟在他们身后。”

    她言下之意,被扣的军饷肯定是她的,与其他人无关。

    戚其义颔首道:“我就说,他们本就军饷不多,扣了就过得更加艰难了。”

    柳初不在意的笑道:“每个人踏入军营,都抱着活下去的希望。可这不是绝对的。”她看着天空,目光涣散:“如果他们不曾有必死的决心,那么战场之上,承受不住的,就有可能是逃兵。”

    “所以,你想让他们提前感受到死亡的威胁。雁山有安排?”戚其义问道。

    “没有。”柳初摇头,看向如同长蛇跑出的队伍道:“我并没有打算开始就让他们面临生死,我只是想让他们先感受下威胁。被扣军饷的威胁,家人无法温饱的威胁。”

    “他们很多人,也许是为了家人才参军,而只有他们在乎的出了变动,他们才会感受到威胁。”

    “我要让他们知道,他们不是来军队混日子的,他们所拿的军饷,也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而如今这份代价,就是好好训练。”

    戚其义点头同意道:“你说得对,也许这些新兵,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将自己当作一个军人。”

    柳初深以为然,真正的军人,是有傲骨,有军魂的。怎么可能会是这些站都站不好的新兵。

    “那当他们识破了这个局,你打算怎么办。”戚其义问道,惩罚被发现是假的,可能又会恢复原型。

    柳初笑道:“绕雁山只是第一步,下午他们还要训练呢。而且,等他们发现时,他们习惯了,这段路于他们也只是个普通的锻炼而已。”

    戚其义当下明白,军饷一月一发,他们发现军饷没少,已经过去一个月了。每日长途奔跑,过了一个月也习惯了。

    “那我就等看你下午其他妙招了。”戚其义对柳初越来越欣赏。他发现柳初不进自身实力强横,计谋也厉害,连御下手段都有一套。

    柳初看着最后一个士兵迈出它想戚其义行了个军礼道:“那么将军,我先跟着去了。”

    “去吧。”戚其义看着柳初小跑离去,心底叹道,连女子都如此发奋,何况男儿呢?

    柳初正小跑着跟上其他人,却见一旁又跑过来一人跟在她身边,柳初侧首,却是柳新。

    是了,柳新昨日刚来,她还没有来得及给他安排去处。这样想着,柳初脚下慢了下来,问道:“小新要跟着玩训练?”

    柳新勾起唇角,不满的道:“自然是姐姐在哪,我就在哪。”

    柳初哂笑道:“你若愿意,我自然不会阻拦。只是我收下训练最重,你可吃得住?”

    柳新坚持道:“只要姐姐答应,那么我自然能坚持到底。”

    柳初满意的点头,既然柳新想,那么她自然不会拒绝。何况她本意就是磨练柳新一番,让他和手下的士兵一起训练,也正好省的麻烦。

    柳初问道:“当初教你的功法,可还有在练?”

    柳新愣了下,道:“有。”他还记得曾经不肯练功,被姐姐惩罚,然后他一气之下跑出去,却差点遇险的事情。

    柳初显然也想到了这一层,她沉默了会,片刻后才道:“运功,边跑边让内力在经脉里运转。”

    柳新不再说话,他听从柳初的吩咐,运起内功,温暖的气流自丹田起,缓缓爬过经脉。虽是深秋,却觉得暖洋洋的,就连原本仅剩的一点点疲惫也一扫而空。

    柳初也没有说话,她同样运气内力,将疲倦和乏力清空。

    两人远远的跟在大部队后面,消耗着内力来支撑长途奔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