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姐弟
    的行走。

    柳初小跑着赶上前,跑到众人身边。她看着慢走的数人,眼神轻蔑,嘴角勾勒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怎么,才跑这么一会就坚持不了了?”

    几人看清柳初的神色,面色有些难堪。其中一人直言道:“未用朝食,已经跑了这么远,哪里还有力气继续。”

    听他这样说,柳初的笑容更加讽刺。她看向前面带起尘烟的奔跑,轻笑着问:“那么他们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几人哑然无言。大家都一样没有用饭,跑的也是同样的路程,可最早出发的人还在继续,他们却已经支撑不住停下歇息。

    见他们不言不语,柳初又给出一重暴击。她问:“或许你们愿意将名字留下来,今日就不用跑了。”

    “真的?”有人欣喜的问道。

    柳初勾唇笑道:“自然是真的。只是今日留下了名字,他日军饷被扣了,也不要觉得奇怪。”

    “你凭什么扣我们军饷?只是因为达不到你的要求?”还是那人倔强的问道。

    柳初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觉得此人有些傻。她道:“其一,我是长官,我说扣,那自然是能扣的。其二——”

    她面色严肃,看了在场停留下来的十数人道:“国家给你们发军饷,是为了让你们安心训练,不必担心家里,好保家卫国。而不是为了让你们来军营松怠训练的。”

    从国库拨出许多银子养着军队,是为了强兵,为了让士兵不必惦记家里没有劳力。每一个加入军营的人,如果没有必死的决心,那么松懈的结果,只会是越来越弱。

    众人被她说的面露惭愧,许是也歇息够了,有人犹豫了一下,又重新跑了起来,追着已看不见的长队尾巴而去。

    有了第一个人,众人面面相觑之下,又有第二个人迈开了步伐。

    他们不是不知道,军饷是为了安抚他们。可就如同柳初所言,军队不是养吃闲饭的地方,他们面临的,会是伙伴死去,马革裹尸。

    最后留下来的,只剩倔强着与她对话的一人。

    柳初望过去,问道:“你还不走?”

    那人抿唇,纠结了一会才道:“我叫李春……对不起,是我错了。”

    柳初笑了,她淡淡的问:“你告诉我名字,是想让我扣你军饷吗?”

    李春看着柳初,只觉得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清醒。他张了张嘴,看着宛如神祀的柳初道:“是你骂醒了我,我来军营,是为了国家。”

    柳初心底乐了,面上却不以为然的道:“既然知道,那还不追上去?”

    李春看了眼前方早无人影的,又看了眼柳初,轻声说了句:“谢谢。”然后迈开步子寻着小路追了上去。

    柳初慢步向前走着,心想着到底年轻,几句话就哄了。要是那些老军痞,不狠狠罚都不会听命。

    日头渐渐翻过山顶,金黄色细碎的阳光倾泻而出,阳光照射在人身上,晒得暖洋洋的。

    可柳初的心底,却仿佛万年寒冰,冷的彻底。

    绕鹤峰一圈要多久呢?大概,一个时辰吧。

    柳初运气内力,脚下生风,穿云步在林间穿过,踏着枝叶,逐渐接近大团。

    “你们快一点,我都饿了。”

    众人疲惫不堪,没有出战过的兵,第一次跑这样远的路。此时听见催促,都向来人望去。不用说,军营里唯一的女子,就只有柳初了。

    柳初坐在不远处的树上,遥遥的看着他们,面上一滴汗也无,表情轻松。

    下面的士兵看着她如此轻易的追上,觉得嘴巴里像吞了黄连一样的苦。

    柳初笑着说:“继续,我看着你们跑。”

    没有人反驳她,因为知道,即使看着他们跑过去,她也会很快追上来,轻松自如、惬意自如。

    众人沉默的跑过,带着扬起的尘土。深秋的朝阳照射下,顺着脸颊流下的汗珠闪着璀璨的光芒落下,沁入泥里。

    “姐姐。”

    突然听到柳新的声音,柳初缓过神来,远远的看过去。原本落在最后的柳新已经跟在队伍中,不靠前也不落后。他有些微喘,额角沁出细密的汗珠。

    “小新,加油。就算你是我弟弟,我也不会放水的。”柳初微微一笑,冲着柳新,也是冲着周围竖耳倾听的众人说。

    “嗯。”柳新应道。他不再看柳初,眼前只有路,专心致志。内力在经脉运转,他没有学穿云步,所以跑的不快,内力仅仅够维持他跑下去,却不能如柳初一般轻松。

    柳初心底叹气,知道柳新并没有认真的练功,否则以他的资质,不该比她差许多才对。看来以后还要多督促柳新练功了,柳初心底想。

    只是那该是日后的事情,而眼下,还是督促他们跑完全程才是。眼见得又到了尾巴上,柳初起身,脚下轻点,自林间穿过。

    待日头爬上了山,阳光已趋近平和,左路营众人才回到练兵场。似乎再没有多余的力气站起,众人跌坐在地上,往日再爱干净的人也不例外。

    柳初站在看台上,冷冷的看着台下东倒西歪的众人,喝问道:“站不起来了吗?”

    下面哀声一片,柳初却不管这些。她冷声道:“如果站不起来,那就不要吃朝食了。”

    众人听得此言,这才三三俩俩的相扶着站起。

    柳初见状,这才转身吩咐了几句。

    片刻后,只见伙头兵抬起几大桶稀粥,还有馒头咸菜。柳初没有发话,众人看向她,等着她的命令。

    然而柳初没有再管,只听伙头兵敲着木桶道:“排好队,一人一份,来领朝食。”

    没有力气争执,众人拍好队,领着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朝食。

    “咦,咸菜里还有肉末。”突然有人惊喜的叫道。

    “真的吗?”有人高声问道。

    “是真的,是真的!”另一人回道。

    要知道军营开销大,所以他们平日里都是见不到肉的,只有大战之时,才会因为打了胜战赏下一两块肉吃。

    虽然是肉末,但是也比没有好啊。听说了此事的士兵,纷纷都打起精神,排着长队,眼巴巴的看着前面,等着自己的那一份。

    柳初淡笑着,又吩咐了一句,这才转身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