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探营
    r />

    她也没有再去等身后的士兵,她只需要在鹤峰峰顶,等着他们的到来。

    可柳初不说话,不代表东方怀就这样简单轻松的放过她。只安静了一会儿,就听东方怀道:“如此安静,真是寂寥,柳小姐不聊点什么?”

    “你想要聊什么?”柳初冷眼看着脚下,没有去看东方怀的神色。不用看,她也知道东方怀一定抱着期待的神色想要挑起她的内心波动。

    东方怀确实是带着好奇的心理,看着柳初。于他而言,这世上无法征服的人太少,除了殷木秀,柳初是第二个了。

    殷木秀是北晋送来的质子,虽然是质子,也看出于北晋而言她的重要性。可柳初不过是一个乡下活了十几年的女子,一朝被认会,没有畏畏缩缩也就罢了,还学了一身强劲的武功和一身傲骨。

    这着实不像是一个乡野中的女子会有的气质和傲气。

    东方怀这样想着,嘴角就弯起几分:“你要问我,那自然我们要聊聊你肯不肯臣服于我的事情了。”

    柳初到底没能忍住,她停下身子,转身看向东方怀,眼神冰冷,语气坚定:“我早说话,不可能。”

    被拒绝了很多次了,东方怀没有丝毫意外,他依旧含着笑,轻松的迈着步子向山顶走去。他点头道:“哦,我知道了。”

    柳初拧眉,看着镇定自若的东方怀,觉得此人的神色实在不在预料之中。却见东方怀又转过身来,看着她笑道:“没关系,我等你答应的那一天。”

    “答应什么?”突然一个声音凭空插了进来。

    柳初转头看去,是太子。

    他在几名暗卫的簇拥下从天而降,身形落稳之后,他抚了下衣服上的褶皱,迈着步子向二人走来。

    还没送走一个,又迎来另一个。柳初心底叹气,觉得自己这几天遇到的事情,已经是十分离奇了。

    “我问,答应什么?”见两人都没有回答,太子又问了一句。

    “没什么。”柳初转过脸,继续向鹤峰顶上走去。她身上还背着沉重的负重,她还想早一些到达鹤峰峰顶。

    太子见她避而不谈,猜到并不是什么好的事情。但是柳初至少明面上还是东麓未来的太子妃,东方怀却是西戎的怀王,所以他想的更多。

    “那看来,怀王是一定知道的了。”太子转而看向东方怀。

    两人相对而立,都是如今大陆上杰出的风云人物。怀王满头银发,浅褐色的瞳仁一眼望不到底。太子乌发竖冠,深邃的眼眸仿佛神秘的星空。

    两人都浅笑着,少年风流、公子如玉。

    突然,东方怀轻声笑了:“太子说的什么,或许我也并不明白。”他本意是来看柳初的,但是却没有料到又遇到了太子。

    太子显然匆忙而来,让他猜测到了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说,东麓太子对于这个婚约者是真的很在意。

    这样想着,他看向柳初的眼神就更加的炙热。这样一个有人争夺的女子,想必征服起来,才更加的有趣。

    太子也轻轻的笑了:“哦,是这样吗?”

    他确实来的匆忙,再接到怀王去了军营方向时,他就有一种预感。如果他不来,这两人一定会发生什么。

    他不知道他在意的是柳初,还是这两人之间会发生的某种交易。可是他来了,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

    他庆幸自己来了,虽然只听到了一句话,但是他觉得自己的猜测是没有错的。这两人一定有在暗地交易着什么,只是没有谈拢。

    太子眼神暗沉,心理思索着:既然柳初还没有答应,就说明事情还有转机,而不管东方怀想要做什么,从柳初下手要方便的多。

    至少柳初还是东麓的子民。

    两人相视而笑,似乎都确定了自己想法。他们的同一个目标,就是柳初。

    “看来,太子也是为了柳初而来呢。”东方化浅笑着道。

    “柳初代孤入营,孤自然是要来探望的。”太子试探着说,他再次点出了柳初的身份。其一,柳初是未来的太子妃,其二,柳初是代皇室出征。

    “嗯,真的是很辛苦呢。”东方怀颔首,仿佛并没有听到。

    柳初一人走在前方,仿佛并没有听到身后的对话。

    世上最杰出的两个人为了她而争执,她却仿若什么也没有发生,依旧淡定自若的前行。她心底不在乎的,就不会真的上心。

    眼见得柳初并没有回头,东方怀觉得十分没有意思。他来找柳初,也不过是为了刷一下存在感。

    虽然柳初现在并没有意愿向他臣服,但是他觉得这一切也不过是迟早的事情。而他也是为了日后柳初想起他寻求帮助而做准备。

    只要柳初有所求,他就一定有把握让她臣服,他志在必得。

    “天色不早,不日就要启程回西戎,本王就先行一步。”东方怀淡笑着道。他随意说着话,却透漏出不少信息。

    东方怀要回西戎了?这个消息还真的是第一次得到。

    太子深深的看了眼他,仿佛是想看出真假。可是东方怀的神色未变,他并不能看出去此言是真是假。

    而且在东麓大军拔营之前说回西戎,岂不是……几乎同时?

    “既然如此,怀王还请早些离去,免得扰了我练兵。”柳初突然出声,话语间毫不留情的想要将东方怀赶走。

    “真是不留情面呢,就这样想赶我走?”东方怀看向柳初,眼神温柔,语气宠溺的道。

    太子懵了一下,没看清局面。怎么感觉,东方怀和柳初之间有什么?他又想起东方怀和柳初见面的种种,顿时心底就有一个不好的猜测升起。

    柳初冷冷的道:“怀王还是快点走吧,东麓练兵,与西戎并没有太大关系,不需要怀王多加关心。”

    太子下意识的道:“是啊,怀王参与东麓练兵,有些过了。”

    东方怀似笑非笑的看着两人,言语轻轻的道:“既然都不欢迎本王,那本王可真的走了。回了西戎,会说些什么,发生什么,到时候都不在本王的控制之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