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无法回头
    听不清其他人的呼喊和惊叫,柳新拿起长枪,穿过人群到了最前面,扑向那头狼。

    “小心!”惊叫声与赞叹几乎同时响起,柳初蹲在不远处的树丫上,看着柳新与狼搏斗在一起,有几分担忧和紧张。

    视线有几分涣散。她不知道这样做是对是错,原本柳新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乡下小子,她回到柳府,给他一生富贵也就罢了。

    可如今,他去被她带入军营,为了突破不得不如饿狼厮杀,面临生死。

    她这样做,对他真的是好的吗?

    不,她不该怀疑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无法再回头,她该相信柳新的。

    相信他,也相信自己的选择。

    她看着柳新,眼神坚定起来。

    鲜血、黑暗、月光。

    柳新与饿狼厮杀在了一起,狼爪撕开的伤口鲜血喷溅,鲜血的腥甜味传开,狼群开始躁动起来。

    柳新却注意不到那么多,他的眼里,只有面前这一只狼。这是他的对手,是他跨越生死界限成长的突破口。

    他与饿狼厮杀着,却逐渐视线模糊,陷入了一种玄而又玄的境界。他每一招每一式都下意识的出击,却招招击中饿狼要害。

    饿了许久的野狼,终于不耐纠缠,张开血口,向柳新咬去。

    柳初看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来了,却依旧紧紧抓着衣襟,没有出声也没有出手。她拼命的忍耐着,告诉自己,这是柳新成长的必经之路。

    千钧一发。

    柳新丢下长枪,徒手撑开了狼嘴,令其无法合拢。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嗷……”

    一声狼嚎尖锐的响起,然后就此起彼伏的响起几声狼嚎。围观的众人这才想起,在他们周围还有对他们虎视眈眈的狼群。

    一双双狼眼冒着绿光,将他们都当做最美好的食物。饿了几天的狼,分不清眼前的人是否有威胁。

    不过是一群饿狼,竟然威胁了上千人的性命。

    柳初在远处冷眼瞧着这一切,似乎除了柳新,其他人的生死都不重要。是了,在她心底,不能跨过这一日的,上了战场也只是送死而已。

    所以柳初全身心都放在了柳新的身上。柳新徒手撕裂了野狼,本是一件很惊骇的事情,然而众人此时已被狼群吸引,再也分不出目光去看柳新。

    “为什么还不动作,等死吗?”低沉喑哑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随后就见一人飞跃出人群,傲然立在了人前,与狼群对立。

    柳初暗自点头,记住了这人模样。心想再如何不堪,千人里也有几个可用之人。

    那人越出人群,手执长枪,傲然而立。他冷冷的道:“还愣着干什么,等着被狼群撕了吗?”

    其他人畏畏缩缩,不敢上前。

    那人却轻蔑的道:“是不是男人,今日面对狼群就畏缩至此,他日上了战场,岂不是将战友都抛弃了独立逃脱。”

    众人都是血气方刚的男儿,经过他这言语刺激,都升起了一股不服输的心理。

    “怕什么怕。”一个粗犷的嗓音传出,从人群中走出一个大汉,长相普通,嗓门特大。他嚷嚷着道:“不过就是几匹野狼,以前在山上也不是没见过。”

    说着,那汉子就要前去,却被另一人拦下。

    “等一等。”声音冷清,却是先前走出那人。

    “干啥,你又怕了?”

    “当然不是,只是这样未免鲁莽。”那人也不恼,不慌不忙的道:“我们这样多的人,而狼却少。狼怕火,不如火攻。”

    “怎么火攻?”有人问道。

    那人转过身来,篝火映面,面皮如玉。他颇有自信,胸有成竹的道:“弓箭上绑上油布,点着了射到狼群里去。”

    众人凑在一处一思量,都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好,那我们就这样办。”

    弓箭和油布瞬间都准备好了,然而那人却并没有要。他远远的脱离了人群,看着其他人分发着弓箭。

    火光熊熊的燃烧着,烈焰令狼群下意识的后退。它们从心底畏惧火光,畏惧烈焰。

    “射!”一声令下,拿到弓箭的人纷纷松手,长箭带着火光入了狼群。受惊的狼群四处奔跑分散。

    冷峻的男子站在人群之后,手上拿了一把弓。看着四散的狼群,他眯起眼,抬了抬手中的弓箭。

    松手,长箭射出。

    一头受惊向人群跑来的饿狼应声倒地。

    在众人欢呼的时候,只有他冷静的退出了人群。射了几头狼之后,又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柳初在远处看着,暗自点头。此人心性也不错,可堪大用。就是不知道这样的人物为什么一直默默的隐匿在人群中。

    柳新在徒手撕狼之后,就陷入了一种更深的境界。他不管周遭的纷扰和危险,就地打坐调息,细微的淡白色的烟雾从他身上袅袅升起。

    “勉勉强强,还算可以。”眼见得事情算是结束,柳初遗憾自己没有出场的机会,她终于站出来,评价道。

    原本还算欢乐的人群,顿时安静了下来。

    柳初也不在意,她穿过人群,走到了柳新身边。她扫了一圈人群,虽然遭遇了狼群的威胁,却没有几个人真的受了伤。

    “这次狼群来袭,你们竟然没有受伤,没半点意思。”

    众人都不吭声,对于他们这种平民来说,遇到的最大的危险,只是收税的税官。鲜血四溅的激情,是他们很难体会到的。

    柳初垂下眼帘,冷冷的道:“不过也算是经历过了一次惊险,但是你们清醒的速度太让人失望了。”

    “哨子吹响了,还不醒?要是敌人半夜来袭,是不是就在睡梦中就被敌人给杀了。你们,需要好好的清醒清醒。”

    “姐姐。”柳新刚醒,就看着柳初训人的画面,就仿佛当初训自己的模样,恨铁不成钢。

    “小新,我们回去吧。”听见柳新的声音,柳初转过头,看向他莞尔道。

    “好。”

    一夜无言,柳初再起身时,天已破晓。

    昨日闹的那一幕,也丢到了脑后。一事不成,那就只能再来一事。

    只是,怕是时间不够了。

    “这么早,柳小姐兴致不错。”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是东方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