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即发
    柳初转过身,看着东方怀迎着日光走来,金黄璀璨的阳光倾撒在他身上,映着银发闪耀,白袍也撒上了淡淡的金辉。

    “我是在山顶过夜的,怀王倒是好兴致,这么早就上山来。”

    东方怀背着手,悠然自得的走来,口中赞道:“山上有美人在等我,自然要早早的赶来才是。”

    柳初冷笑着道:“我倒不知道,我这军营里还藏着一位美人,引得怀王茶不思饭不想的也要上山来看。”

    东方怀温雅的笑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柳初蹙眉,她这一世的皮相她不是没有看错,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但也只能说是普通,谈不上一个美字。

    东方怀此言虽然说的是她,却是无尽的讽刺。

    柳初冷笑着问:“怀王好眼光,不知小女子哪里吸引了怀王。”

    东方怀含笑道:“一身傲骨,两袖傲气。”

    柳初拧眉。

    东方怀却又突然问道:“不知道柳参军现在,是否需要西戎出兵相助呢。”

    柳初心底警惕更甚,东方怀会突然这么好心,那么自然是有目的的,那么他想要得到什么?

    她心底思索,于她而言,是在是觉得没有什么是东方怀需要的。所以她直白的问道:“你想要什么?”

    东方怀浅笑着,优雅而大方的道:“我说过,我只要你。”

    柳初垂下眼帘,对于东方怀的执着无奈又警惕。

    “我也说过,这不可能。”

    柳初心思飞回从前,那时候的东方怀比现在直接多了,他想要的,不折手断也要得到。而现在的东方怀,已经学会威逼利诱。

    正在柳初回忆从前的时候,突然一直手伸到面前,撩起她额角垂落的发。那只手,纤长如玉,比女子的手还要细腻。

    柳初从回忆中被惊醒,来不及思考眼下是什么情况,急速想要后退,却被东方怀一把抓住了手腕。她奋力的挣了下,却没有挣开。

    “别闹。”他声音温柔,像是对待闹脾气的小女孩。

    柳初惊异的抬起头,却见东方怀眼含笑意,满面的不怀好意,声音却温柔的可以掐出水来。

    他说:“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那么我成全。但是,也请你不要忘了,你曾答应过的事情。”

    他声音温柔动人,又有几分委屈,仿佛一个追求而不得的少年。

    “你们在干什么!”

    突然一道质疑的声音从一旁插入,柳初心底一惊,瞬间明白了东方怀唱的是哪一出。她快速的收回手,这次却轻而易举的抽出手。

    她飞快的看了眼东方怀,见他眼底含着得意,神色却依旧温柔:“你要记得哦,你曾经答应我的。”

    太子冷着脸走来,将柳初从东方怀身前扯开,冷眼看着东方怀道:“这么早,怀王真是好兴致。”

    东方怀含笑看着太子道:“本王听说鹤峰看日出最好,自然来得早。太子也是来看日出的吗?”

    东方怀意有所指,太子却不为所动。他看向柳初,却没有在柳初面无表情的面上看出什么,只好放弃。

    太子看向东方怀,却见东方怀眉眼如绽放的桃花,满脸温柔的笑意。他只觉得心底作呕,他不知道,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这种事情到底发生过多少。

    “孤不如怀王兴致好,孤来看看练兵。”

    东方怀垂眸,纤长的睫毛遮住了眼中的情绪。他声音随着风轻轻的飘到耳旁,只听他说:“那倒是了,想来开战的日子也快到了。”

    太子皱眉,他如玉的手扣在了腰间垂下的玉珏上,心底思量着东方怀来找柳初到底是为什么?还有那一句……答应的是什么。

    微风轻拂,三人沐雨着温暖的阳光,像悲悯的神祀一样,耀眼而温柔。

    然而此时三人心底,想着的却不是什么悲悯天人的事情,他们思索的是战争带来的利与弊。

    许久,东方怀轻笑道:“日出也看了,话也说完了,本王也该走了。”

    说着,东方怀转身就走,背着阳光,像来路走去。

    “你……”太子欲言又止,想问什么,又不知该如何问出口。

    东方怀也不回头,仿佛没有听见,渐行渐远。

    眼见得东方怀已经走远,太子转身看向柳初,拧眉问道:“刚才东方怀说的,你答应了他什么?”

    柳初心底暗讽,东方怀随口一说,太子却就这样入了套。见了鬼的约定,她能答应东方怀什么。她冷冷的道:“什么也没有。”

    太子显然是不信的,他怀疑的问道:“你若是有什么事,可以直接与孤说。没有必要去找东方怀,你最好记得离他远一点。”

    柳初双手环胸,讽刺的笑着:“我说了,什么也没有,你爱信不信。”

    见柳初语气嘲讽,神色讽刺,太子更觉得心底有气。他也冷下脸来,冷声道:“我不管你答应了他什么,他又答应了你什么。你最好记住我说过的,离东方怀远一点。”

    “这是太子能决定的事情吗?”柳初微笑问道。

    “自……”

    太子张口欲言,却被柳初问道:“若是东方怀用助战来要求我与他多接触,太子你确定你能阻拦?”

    自然不能。

    太子被堵的哑口无言,他带着恼火愤怒和一丝难堪,看向柳初,等着她下一句。

    可柳初却懒得再说,她转身离去,只留给了太子一个背影。

    有些话,该说的不该说的,她都并不想说。太子会如何想,都与她无关。她回来的目的,只是为了孙晋而已。

    太子看着柳初的背影,有几分黯然失神。他没料到他们两之间会这样,明明他也想过要将柳初当做一个普通人相处,可是每次却都恰好遇见东方怀与她暧昧不明。

    大军拔营就在眼前,柳初却觉得训练的还不够多。她更是加大了训练,使得左路营的人纷纷苦不堪言。

    不过几日,营中就传说柳初“黑面罗刹”的称号。黑面,指的是柳初皮肤黑,又是说她冷漠,罗刹,自然说的是她的铁血手段。

    柳新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气呼呼的回到了大帐中,摔了帘帐。

    柳初抬头,看着他气冲冲的走进来,安抚的笑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