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怀王来人
    柳新经过那一日,已经沉稳了很多,私底下却依旧保持这偶尔的率真和任性。柳初却喜欢这个柳新,仿佛他还没有长大一般,依旧将他留在身边。

    她是矛盾的,一边希望柳新快速成长,一边却在看到柳新的刹那就心软下来。

    柳新抬眼,看见柳初温柔的笑容,一时语塞。虽然柳初的面向确实不好看,在乡野间,每日日晒风吹,皮肤粗糙如黑铁。然而在柳新的心底,这却是陪着他一路走远,和他一起成长,最最亲密无间的亲人。

    他不允许其他人去诋毁她,也不忍心将这件事告诉她,即使她知道了也不会在意。是了,柳初是一定不会在意这件事的。

    对于她而言,她不在乎的人,说的任何话都不会进到心底,自然不存在让她难过伤心。她只在乎她在意的人,比如柳新。

    柳新欲言又止,柳初却猜到了是为了什么。那些传言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在意罢了。她安抚的笑道:“好了,不要管他们说什么。”

    柳新有些愤愤然,恼怒的说道:“姐姐,他们都那样说你了。”于柳新而言,母亲死了,世上他唯一在意的人,就是柳初了。

    否则他不会还留在柳初身边,他一直不肯走,不只是因为李财所说的因为柳初的手段,更多的只是因为柳初本人。

    柳初却笑了,她说:“小新,你要知道。这世上千万人,我们如果有力气去管他们说什么,那早就气死了。”

    “如果有一天,你有非做不可的事情,那么一定要记住:不管是我、是他人说什么,你都不要在意。”

    柳新听了柳初的话语,陷入了沉思。

    如果他有什么非做不可的事情,那一定也是和柳初有关的事情了。就连狄丘国,在他心底也不如柳初来的重要。

    他深深的看了眼柳初,眼底喊着柳初看不懂的神色。他说:“好。”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一定不会去管别人说什么。为了柳初,他一定会坚持到底。

    大军拔营在即,柳初心底越发焦躁。左路营离她的要求差的还远,这样上前线,如同送死。

    可北晋在边境虎视眈眈,她无法,也不得不带着这批士兵前赴。

    而此时,东方怀却给柳初递了封信。

    “柳副参军,外面有个人要见你。”卫兵掀帘进来,行礼道。

    柳初问道:“是谁?”

    卫兵回答:“是怀王派来的人。”

    “他?”柳初蹙眉,上次东方怀明明还说要回西戎,没想到这么久还留在京都。不过她却没有再仔细想下去。

    “让他进来吧。”她心跳加速,嗓子也有点干。直觉告诉她,东方怀并不会有什么好心。

    东方怀为人傲慢,派来的人却规规矩矩的。他递了一封信过来,口中道:“王爷让小的给您送封信。”

    柳初接过信拆开,眉头却越蹙越紧。果然,她就知道东方怀不会安什么好心。

    信不长,言简意赅。

    “柳初,本王知道你在愁什么。本王答应你可以帮你拖延北晋对东麓发起战争的时间,而你,只需要在这期间呆在本王身边听本王吩咐。

    就像,你当初说的那样。”

    柳初眉头紧蹙。她当初说的,是指她与太子所说,如果他提出要求,太子并不能反对……

    这样看来,东方怀当时虽然走了,但是却还是有眼线隐藏在她身边。

    她垂下眼帘,长长的眼睫投下一片阴影。东方怀像提很多次协同作战,却都被他拒绝了,可这一次,却仿佛抓到了她的命门。

    她确实不想要东方怀的帮助,但是不代表她就想这样去送死。

    她抬眼,面无表情,语气冰冷。

    大帐之外,太子手刚触到帐帘,就听到这样一句: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告诉东方怀,这个条件我答应了。”

    放在帘上的手如触电一般的收回,他有些恼怒的挥袖离去,来时的歉意与兴致一扫而空。

    果然,柳初与东方怀,有着什么他不知道的交易。

    而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

    他同意柳初带兵,不过是借她之手出战而已,他绝对不允许柳初在军营、在他看不见的地方给自己抹黑!

    京都,怀王府邸。

    东方怀坐在花厅,喝着热茶,一旁是笑语盈盈的刘芜。

    去送信的属下的回来,踏入花厅,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他忙垂下头,不敢多看一眼,只回话道:“王爷,信已经送到了。”

    “她看了?”

    “柳小姐看了,并且让属下带话说,她知道了,王爷的条件她答应了。”

    “哦?”东方怀不禁笑了,他原以为还要多费几番周折,没想到这一次柳初答应的如此干脆。

    “她真的如此说?”东方怀有些不敢置信,柳初答应的太快,反而令他觉得奇怪。

    “确实如此。”

    “既然如此,那准备好的事情,就可以实施了,务必要快。”东方怀放下茶盏,纤指扣着桌面道。

    “是,属下这就安排。”

    “下去吧。”

    东方怀有些懒懒的吩咐道,柳初答应的太过干脆,反而让他失去了兴致。

    “王爷,你跟柳家小姐谈了什么?”见下属离去,花厅里再次属于他们两个人,刘芜带着一丝好奇的问道。

    她看得出东方怀十分的宠她,只要不是过分的事情,他都会答应她。所以她料到只是问一个不算重要的事情,他也不会拒绝回答才是。

    果然,东方怀不甚在意的说:“只是与她谈了个交易。哦对了,过几日,想必柳初就要住到府上了,你可要好好招待她。”

    住到府上?刘芜有一瞬间瞳孔紧缩,下意识的害怕起来。她放在桌下的手骤然收紧,将真丝帕子捏出一道道皱痕。

    “王爷的意思是……要将柳家小姐接到府上来照看吗?”刘芜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东方怀看着她小心谨慎的模样,轻叹道:“阿芜,你完全可以大胆一些,不必这样小心。你知道的,我对你是不一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