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曾经的院子
    柳初进了院子,凭着感觉走动开。她避过了巡逻的守卫,却独独在一个院子停下了脚步。那个院子,她太熟悉了。

    像曾经她在西戎的院子一样,种满了她喜欢的花草,并不名贵,却欣欣向荣。这该是她的院子,她这样想着。

    于是她就走了进去,入口处是一排西洋红,开得灿烂,红的娇艳。再往里面,是一丛紫茉莉,,昨夜的花耷拉在枝头,若是到了傍晚,必定也是热热闹闹的绽放,香气逼人。靠墙的位置搭了一个花架,爬满了朝颜花的藤。

    一切如同梦一般,仿佛又回到了多年以前。

    那时她被送到西戎,唯一的念想就是自家院子的里的花花草草。她在西戎为质子的日子,也捡了路边的野花回来种下。

    小小的院子里,种满了开得灿烂的花。

    那时东方怀常常嘲笑她,分明并不是个温柔的名字,却偏偏喜欢这些娇弱的鲜花。

    其实那些花并不娇弱,于她而言也是一种寄托。她总想着,她会像院子里的鲜花一样,虽然开的灿烂,却生命顽强。所以她一直坚持着,最终赢得了胜利,回到了北晋。

    可是如今,仿佛回到了从前,她在西戎的那段时光。

    她踌躇前行,穿过花丛,却见到一个人。银发如瀑,衣冠胜雪。她蓦地屏住呼吸,静静的停下了脚步。

    “你来了。”东方怀转身一笑,微醺的阳光下,灿烂的花丛中,如梦似幻。

    “东方……”她嗓音有些喑哑,怔怔的立在远地,看着东方怀一步一步走近,逐至逼迫到身旁。

    她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却又蓦然惊醒,定定的站在远地,抬头看向东方怀。多年不见,她变了模样,而他却更加的风姿绰约。

    “柳初,我等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了。”东方怀低头,看着身前娇小的女人,慵懒的嗓音道。

    柳初定了定神,缓了一会才偏过头道:“怀王还是这样迫不及待呢。”

    “哦?”东方怀语气带着疑惑,微笑着问道:“柳小姐似乎很了解我呢。”

    柳初也浅笑着回望道:“不如怀王对我了解的更多。”她看着满院子的花草,脸上满是真心的笑意:“真的多谢怀王的安排。”

    东方怀合起扇子,一端顶上下颚,他侧首笑问:“你怎么就知道,这院子一定是给你准备的?”

    柳初头也不抬头,轻笑道:“就算不是,如今我已开口,难道怀王会不答应吗?”

    “当然不!”东方怀答的干脆果断,他看着柳初笑意十足:“你知道的,只要你愿意求我,没有是我不能答应的。”

    柳初面色瞬间冷了下来,她冷冷的道:“那就算了,就算是夜里撬了门,我也是能进来的。”

    东方怀见柳初变了脸,莫名的感到满足。他难得大发慈悲的道:“算了,看在你这么喜欢的份上,这院子就送你了。”

    柳初觉得莫名其妙,却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在她的心底,已经将这间院子划给了自己,就算东方怀不同意,她也有办法住进来。

    刘芜回到府里的时候,府中静悄悄的。不过因为东方怀为人虽然看起来温和,但是治家却是最严厉的,府里寻常都是这样,所以她并没有在意。

    然而当她问起柳初是否到了的时候,得到的消息却令她皱紧了眉头。

    “柳初已经到了?”刘芜有些惊讶的问道。东方怀昨日才告诉她的消息,今日柳初就已经赶了来,令她一点准备也无。

    “是。”莲蕊立在一旁,恭敬的回答。

    刘芜听到了,收敛了心神,淡淡的点了点头。想了想又问道:“王爷可说了,柳初住在哪里?”

    要让她来说,柳初又不是进京来享受的,自然要分给她一个偏僻的房子最好。然而这次的回答,是真的令她惊讶了。

    莲蕊面色不面,态度依旧:“王爷吩咐,柳小姐住在秀园。”

    秀园?刘芜顿时站了起来。她看过秀园,那是王府中的一处禁地,怀王从来不许其他人进去的,可是今日,却将秀园分给了柳初!

    这说明了什么?她的感觉果然没错,柳初对于怀王来说,果然是一个特殊的存在,否则不会将视为禁区的秀园都给了出去。

    她有些坐立难安,最终却按捺不住,向外走去。

    “姑娘要去哪?”莲蕊脚下不动,看似随意的问道。

    刘芜慢下脚步,回道:“去秀园。”

    莲蕊微微蹙眉,淡淡的道:“姑娘怕是忘了,王爷吩咐过,秀园不许人去的。”

    刘芜停下脚步,倏然转身几步走到莲蕊面前,看着她恭敬的姿态,恼火自心底涌起:“柳初住得,我去不得?”

    莲蕊低垂着头,看着绣鞋上的莲花珠子,没有回答。

    刘芜却愈加难堪,怀王不曾给她名分,底下人对她看似尊敬,却也带着不屑。如莲心和莲蕊这两个大丫头,很多时候她却唤不动她们。

    莲蕊的不声不语令刘芜的想法有一丝松动,然而想起秀园,想起东方怀平日对她的宽容和百依百顺,却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想法。

    她一定要去秀园,去看一看柳初。看一看那个貌不惊人的女子,到底哪里惹得东方怀念念不忘。

    想着,她冷冷的哼了一声,也不管莲蕊的阻挠,转身离去。

    秀园,风光秀丽,花枝乱颤。

    刘芜踏进院子,就被花丛迷了眼。她去过这处宅子的每一个地方,却唯独没有进入过秀园,只远远的看过一眼。

    而如今进了秀园,才发现这里真的是府上风光最好的一处地方。小小的院落,种满了花草。院内墙边还搭了一个蔷薇花架,爬满了蔷薇。令还有一处遮阴的花架,爬满了朝颜花。花架。

    这样的一个院子,自然不是东方怀能够布置出来的。既然如此,那必然是有着最深刻的记忆留在这里。

    刘芜心下黯然,也许这个院子,曾经属于被自己顶替了的那个人。而东方怀终究是没有舍得将这个院子给自己,也许是因为自己与她并不相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