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佳人在上
    柳初听见东方怀慵懒却暗带讽刺的话语,这才安下心来。她就知道,东方怀怎么会如此好心,果然还是这样的东方怀才是正常的。

    柳初也没有回他,几步上前,向医馆走去。远远的就看见一个幡布,也就转个弯的路程。柳初默默的走了过去,东方怀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

    到了医馆,柳初很好的执行了一护卫的职责,守在一旁,并不开口。

    东方怀走到大夫面前,用折扇敲了敲桌案,待大幅注意到他之后,才指了指柳初道:“给她看一下伤。”

    柳初躲避的即时,原本也只是蹭破了一层皮,并不是什么大伤。但是既然东方怀如此说了,柳初也不拒绝,只默默的配合着大夫,将伤口包裹好。

    直到出了医馆门口,柳初还有些恍惚。就这样轻易?东方怀竟然没有动作,只是单纯的来给他看伤口?

    这样反常的吗?柳初晃神。

    出了医馆,东方怀顿了下,看了眼天色,于是脚步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午时了,本王今日就带你去尝尝这京都的绝味。”东方怀说着,脚下不停,向来时的方向走去。

    柳初跟了上去,觉得到了饭馆,东方怀再有什么套路总该使出来了吧。

    可是依旧没有。

    东方怀真的只是和她一起吃了一顿饭,京都最好的酒楼,点了一桌美味,可惜柳初吃的食不下咽。

    她总觉得是否哪里不对,所以今日的东方怀竟然没有出处针对她。

    柳初夹了一筷子翡翠豆腐,抬眼看着对面东方怀摇着扇子,悠然自得的品着美酒。她想问什么,却不知道从何问起。

    难道要让她问,你今天怎么不对付我?

    柳初默默的吃着饭,又想起最后一次遇到杀手时,东方怀发现危险在之后将她揽住躲过那一击。

    所以说……东方怀到底为什么要救她那一下?虽然她觉得不需要东方怀,她也能够占得上分。

    东方怀喝着酒,看着柳初不经意间抬头看了自己好多次,心底有一丝微喜。当柳初再一次看来,东方怀不禁问道:“你总看我做什么,难道是爱上了本王的美色?”

    听了东方怀的话,柳初又一瞬间僵硬。

    她重重的搁下碗,冷冷的道:“不知道我做了什么,让怀王有这样错误的想法。”

    “你……”

    东方怀被她的态度震的愣了一下,努力的回想,才想起是之前柳初躲避的态度,让他以为柳初因为一个拥抱对自己上了心。

    然而如今柳初的态度不似作伪……难道真的是自己想错了?东方怀心下惊了。那柳初刚才是为什么躲避他,想不通。

    柳初冷冷的看着他道:“如果怀王的脑子想不明白,那我觉得我们还可以回刚才的医馆,给怀王治治脑袋。”

    因为想错了柳初的心思,所以东方怀也有几分尴尬,觉得自己太过自作多情。东方怀难得尴尬,连扇子都放下了。

    他端起酒杯,不敢看柳初。掩饰般高冷的笑道:“不过这样随口一说,你又何必如此激动……”话说到这儿,他又突然挑眉道:“难道,我真的说中了什么?”

    越想他越觉得这个猜测是对的。柳初之所以反应那么大,不过是因为心思被看穿的掩饰而已。

    柳初冷冷的道:“那就让怀王失望了,我可不敢对怀王有什么非分之想。”

    东方怀略有性质的道:“哦?”

    柳初不再理他的神经质,默默的吃完了碗里的饭菜,就将碗丢开,等着东方怀下一步的计划。

    东方怀也在想,下一步要去哪儿。

    他慢慢的品着杯中酒,却品不出什么滋味,心思早已飞向了远方。

    他原本出来的目的,是给柳初找麻烦的,然而经过刚才一场刺杀,被柳初尽力保护的他却觉得心底十分不是滋味。

    他可以针对她,可以报复她。但是却不能眼看着对方倾尽全力的保护自己,还要去加害于她。

    所以……难道接下来,就让他和柳初在大街上闲逛?要知道以他的性格,若不是为了为难柳初,他才不会去人群拥挤的地方受罪。

    于是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许久无言。

    直到有暗卫悄然现身,才打破了这一片平静。暗卫走到东方怀身旁,凑到耳边小声的禀报了什么消息。

    柳初只见东方怀微怒的骂了一句:“这么一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们有何用。”

    暗卫低垂着头,也不求饶,也不解释。

    东方怀也无法,到底是跟了自己许久的暗卫,只好道:“这次就算了,安排下去,细细的查,一定要揪出是谁。”

    眼见暗卫悄然隐匿的身形,柳初望着暗卫隐匿的地方出神。她早知道东方怀身边有暗卫,但若不是对方走出来,她根本就感受不到身边还跟了其他人。

    她微蹙眉,觉得对自己十分不利。

    感觉不到对方的存在,就代表对方若是想要杀自己,也没有反抗的余地。柳初从来没有将危险放在身边的习惯,所以她更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警惕。

    待到暗卫隐匿身形,东方怀这才看向柳初。到底沉默被打破,他也不好再假装思索,他放下酒杯,淡淡的道:“走吧?”

    柳初下意识的问道:“去哪儿?”

    东方怀挥手打开折扇,风度翩翩的道:“邀佳人一同游城。”

    “佳人”柳初挑眉,看向东方怀道:“佳人在哪,如果是在说我,那怀王怕是眼睛不大好。”

    东方怀诧异,就算柳初长的是真的不好看,但是也没有女子这样说自己的吧。他摸了摸鼻子道:“你就这样说你自己?”

    柳初冷漠的道:“难道不是事实,怀王违心夸我,不如不说。”

    好吧,真是个冷漠孤傲的性子。东方怀无奈的耸肩,虽然知道柳初与一般的女子不一样,但是连自己的容貌都嘲讽的女子……也是奇特了。

    东方怀起身,抢先一步向前走去:“走吧,带你看看京都的风景。”

    说起来,他来到京都这么久,不是在忙就是在宅子里待着,确实还不曾仔细的看过京都的风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