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我叫你跪下
    直到到了主院,点燃屋里的灯火。暗卫将东方怀轻轻的放在了床上,退到一旁。刘芜这才慢下步伐,擦了擦额变沁出的汗水。

    她缓缓走到床前,坐到了床边。睡梦中的东方怀不甚舒服,眉头微蹙。

    刘芜伸出手抚上他微蹙的眉。床上的男子,就算是醉了,也只是脸色微红一些,不吵不闹,静静的睡了。

    刘芜有些痴痴的看着东方怀,伸出的手久久没有缩回来。

    东方怀对她是不一样,从第一日见面她就知道。可这些不一样,给了她很多特权,却并没有让她离他更近一步。

    东方怀总是说:“阿芜,我不想日后你想起来,会怪我。”

    所以他们明明住在一起,却隔的那么远。

    可是,刘芜心底明白,自己并不是东方怀要找的人。所以她不会想起来什么,也不会后悔。

    可这些话,她都必须得藏在心底。她不敢告诉东方怀,怕失去如今的一切。

    “姑娘。”莲蕊在一旁冷眼看着一切,莲心却不忍的开口。刘芜已经坐了许久了,然而东方怀却依旧没有醒来。

    刘芜收回手,有些失望,又有些释然。她转身对莲蕊道:“伺候王爷梳洗,让他睡的舒服一点。”

    莲蕊欠身行礼,轻声道:“是。”

    刘芜点头,又冲着一旁还没有退下的暗卫道:“你跟我来。”

    刘芜出了房门,进了主厅,才长舒一口气。她看堂下站着的暗卫,问道:“今天遇见了什么,王爷怎么会喝成这样……柳初呢?”

    暗卫是东方怀的暗卫,然后东方汇曾说过,如果他不在,刘芜可以过问一切。所以他才一直没有退下,等着刘芜的问话。

    此时刘芜问了起来,暗卫自然将今日的所有事情都告知。不过他隐去了前面几波刺杀都是东方怀一手安排的。

    刘芜听说了刺杀,脸色青白,坐立难安。

    “刺杀?王爷受伤了吗?”她说着,就要起身去里屋看看去。

    暗卫摇头道:“王爷没有受伤,柳初替王爷挡了一刀。”

    &r />

    果然,柳初停下的脚步,转身认真的看着刘芜。是她小看了刘芜,没有想到这件事情东方怀也告诉了刘芜。

    真的是信任啊。柳初心底暗叹着,面上却微微笑着问道:“刘姑娘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刘芜暗恼,明白柳初是因为那件事的胁迫才会停留,所以她也懒得再掩饰,直问道:“你究竟有什么目的。”

    刘芜的目的很简单,她在乎东方怀,非常非常在乎,所以她怕的是柳初将东方怀抢走。可对于柳初而言,东方怀却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一个仇人,所以她根本不会做刘芜当心的事情。

    但是以柳初的性子,却不会认真得将这件事剖析给刘芜听。所以她温婉的笑着,笑靥如花:“我的目的……你不是知道了吗?”

    她话中暗指的是她与东方怀的约定,但是她偏偏含糊的说着话,让刘芜误解成了,柳初就是想要勾引东方怀。

    刘芜气的胸脯起伏,她恨恨的道:“不要脸的女人!”

    柳初无所谓的耸耸肩,对于她来说,刘芜骂她几句,也不会损失什么。反正在这个院子里,也没有谁是她在意的人。

    刘芜见柳初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以为她胸有成竹,以为今日过去,东方怀与她已经互相倾诉了心思,所以东方怀才会喝醉了。

    她恼怒的,手边却没有什么可以泻火的东西。她起身几步走到柳初身前,柳初的身高却需要她养着头去看。

    “跪下。”刘芜冷声道,她不喜欢仰视,那么就只需要柳初矮一点就可以了。

    柳初愣了下,讽刺的眼神看着刘芜道:“你在命令我?”

    刘芜心底也有些慌,在她看来,柳初胸有成竹,有东方怀在身后撑腰。她自小在刘员外府上长大,见多了那些姨娘的手段。自来都是谁得宠多一些,就更加飞扬跋扈一些。

    她按捺下心底的不安,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冷冷的看着柳初道:“或许你不在乎那个约定了?”

    刘芜握着帕子的手收紧,她在紧张,她在赌,赌那个约定对于柳初很重要。

    柳初偏头,眼神森冷,带着几丝杀意:“你什么意思?”

    刘芜心下松了一口气,她赌对了。她勾起一抹笑容,慢悠悠的说道:“我说……让你跪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