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惩罚
    柳初冷着脸问:“这是怀王府上,不是刘员外府。”

    刘芜面色僵了一瞬。她当然知道这是怀王府上,若是刘府,她如今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呢。面对过去,她是自卑的。

    然而不过一瞬,她又恢复了常态。那又如何,她如今在的是怀王府邸,一切都是她说了算。她又笑了,从容不迫的道:“府上王爷最看重我,王爷不在的时候,一切我都可以做主。”

    柳初冷着脸,没有说话。她从来没有想过,只是一个小丫头,也敢让她下跪,她倒要看看她凭的什么。

    刘芜见柳初依旧冷着脸,也收起了笑容,冷冷的道:“莲心。”

    “在。”莲心一直跟在刘芜身后,此时听见喊自己,于是几步上前,走到了刘芜身侧。

    “跪下来,给柳小姐示范一下。”刘芜冷漠的说,仿佛莲心不是跟着自己侍女。

    莲心不可置信的看着刘芜,刘芜并没有看她,已经冷着脸看着柳初。莲心失望了,她慢慢的蹲下身子,跪在两人身侧。

    她是东方怀的侍女,从西戎跟来了东麓。只是刘芜来了,府中没有其他侍女才分给了刘芜。而此刻,刘芜却让她跪了下来。

    对于莲心而言,这是一种耻辱。

    柳初冷眼看着莲心跪了下来,没有阻拦。她是见过莲心的,在很久以前的西戎。而跟着东方怀这么久的侍女队刘芜言听必从,可见柳初在怀王心中的地位。

    可是那又如何,她是柳初,不是谁的婢女,不必听谁的命令。

    她冷冷的开口道:“刘姑娘是否想错了,我可不是怀王府上的婢女。”

    刘芜却又笑了,她走到柳初身边,轻声开口道:“柳小姐也许忘了,约定说的是,你来怀王身边听从吩咐。”

    她又退了几步,看着柳初冷冷的道:“怀王如今醉了,怀王府上所有人都当听从我的吩咐。”

    柳初蹙眉,她没想到刘芜居然如此强势,明明是一个心底自卑的懦弱女子。

    然而没有等柳初反驳,刘芜又慢悠悠的道:“或许,柳小姐忘了我刚才说的话。那个约定,也许柳小姐并不在意了?”

    柳初这才听出,刘芜不是在炫耀,而是在威胁。她看了过去,只见刘芜站在回廊上,身后伸出的花枝遮住了半边脸,而另外半边脸,神色冷淡,姿态高傲。

    柳初已经觉得不好,她吐了口气,在凉凉的夜里变成一串淡白色的烟圈。她开口问道:“你想怎么样?”

    刘芜笑了,她知道柳初已经屈服了:“我说了,跪下。”

    柳初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再也压制不住心中想伸手拍死刘芜的冲动。再睁开眼,她眼神凌厉,冷冷的道:“我说,不可能。”

    她转身,一步步,向刘芜走去。

    刘芜深吸一口气,心底有些害怕,尖锐的指甲在手心掐出几道深深的痕迹。

    “你想做什么?”

    柳初冷笑,低沉的声音在暗夜里如同嗜血的恶魔:“你说,我想做什么呢?”她快速伸出手,眼见就要触碰到刘芜。

    刘芜惊得再也维持不住形态,尖叫道:“小五,拦住她。”

    “是。”空中传来一个声音,随后黑暗中钻出一个身影,向柳初袭去。

    柳初迅速抬起右手向后伸去,拦住来人的动作。她吐气如兰,轻声问道:“东方怀真的就让你们听这个女人的话?”

    代号小五的暗卫没有说话,他被拦住一只手,却立即伸出第一只手,向柳初的静穴点去。

    柳初转身正面对敌,快速出手拦住他的动作。

    出招声、衣料摩擦声、呼吸声,在寂静的暗夜里仿佛被放大了。

    两人在对招的过程中逐渐远离了刘芜身边,没有掌风在耳边呼啸,刘芜终于舒了一口气,感觉自己仿佛捡回了一条命。

    她面色苍白,不安的看着柳初。她本以为一个约定就可以威胁的柳初,却敢背着东方怀对她出手。

    是柳初太过自大,还是她明白王爷并不敢责怪她。

    不,王爷是属于她的。刘芜狠狠的掐着手心,才让自己定下心来。她白着一张脸看着柳初与暗卫打得难舍难分。

    “阿四,你也去。”她冷冷的吐出一句话,眯起眼看着柳初,只觉得这个人满身都是威胁。

    “我要她跪下,不管什么方法。”

    没有人回答,却见又一个身影自暗处显露出身形,迎着柳初拍了上去。柳初本与小五缠斗在一起,此时艰难的分出手来挡住阿四的招式。

    阿四与小五两人夹击,终于令柳初感到了危机。东方怀的暗卫显然不是柳时的暗卫能比的,她很快就觉得有些疲惫。

    身侧有掌风破空声袭来,柳初疲于应对。她眼珠一转,抓住小五,强硬的转了个方向,挡住了阿四的招式。

    阿四收手不及,一掌将小五击飞,柳初快速的松开手散过,却依旧被小五嘴角溢出的鲜血喷溅到。

    暗处又悄然闪出一个人影,快速的到了柳初身后,趁机点了她的穴道。

    一只脚踢在柳初腿下,无法动弹的柳初就跪在了地上。膝盖磕在板砖上重重的砸出声响。

    虽然惊险,但柳初到底是跪下了。

    刘芜这才满意了,她绕着柳初走了几圈,口中道:“再怎么强硬的一个人,还不是跪在了我的面前。”

    受制于人的滋味确实不好受,当初在西戎,东方怀就变着花样折磨她。如今重活一回,她却又将自己送到了东方怀手中。

    柳初深吸一口气,心底劝自己不要气,就当是跪一个死人了。她眼中闪过一道嗜血的光芒,似乎依旧定下了刘芜的死期。

    刘芜却并不知道这些,她是高兴的,甚至忘了心底淡淡的不安。她凑近柳初耳旁,轻声问道:“你猜,王爷会不会放过你呢。”

    她欢快的笑了,看向莲心道:“莲心,起来吧。”

    莲心默默的爬了起来,刘芜转头对柳初说:“你就跪在这里,直到我想让你起来为止。”

    刘芜领着莲心走了几步,却又突然想起来什么,停下脚步转身微笑:“哦对了,阿大会看着你,其他暗卫也会向我汇报一切,你可不要心存侥幸。”

    她看向最后出现的那个人,被叫做阿大的安危看着她点了点头。

    刘芜这才满意的收回眼神,领着莲心走远。而柳初依旧直挺挺的跪在原地,尽管是被强迫的,却依旧令他觉得无比屈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