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交易
    刘芜偏过头,眼底有一丝泪意。东方怀是说过这话,可是她不敢啊。她时时刻刻提心吊胆,就怕那一日东方怀突然发现,舍弃了自己。

    所以她一直努力的,想让东方怀习惯自己的存在,对自己多存留一丝心意。这样就算未来有那么一天,他至少还会记起她的好。

    她转过头来,看着东方怀笑道:“不委屈,倒是王爷,可别将我宠坏了。”

    东方怀长叹一声,低下头道:“我倒是希望你更坏一点。”

    更坏一点,像柳初一样……像殷木秀一样。

    东方怀用过了午饭离去时,刘芜这才想起来想要告诉他柳初的事情,但是东方怀已经走远了,刘芜只能看见他远去的背影。

    刘芜只好放下此事不提,而下一刻,她却勾起了唇角。

    “莲心,你去柳府一趟,请二位柳小姐过府一叙。”

    “是。”莲心欠了欠身,转身离去。

    东方坏出门,莲蕊自然不会跟着出门,一般没事的时候,她就跟着刘芜听从吩咐。而此时,刘芜吩咐莲心出门,莲蕊自然要服侍刘芜的。

    刘芜不过略坐了片刻,就笑着侧首对莲蕊说:“小花厅那处风景不错,我们去那里等二位柳家小姐吧。”

    哪里是小花厅风景不错,那里人来人往,就是风景再不错,也不适合赏景。分明是因为柳初跪在垂花门那里,小花厅那里远远的能够看见垂花门。

    虽然如此想着,莲蕊面上却依旧稳重的道:“是。”

    莲蕊欠身行礼,她比莲心更稳重一些,也更乖觉一些。就算有什么事情也不会在面上表露出来,所以东方怀将莲心派了出去,将她留在了身边。

    此时听刘芜吩咐,她从容的扶着刘芜出门,同时还吩咐了小丫鬟,准备了茶点送到小花厅。

    刘芜微笑着,觉得莲蕊果然比莲心要好用一些,安排事情也仔细妥当。这样想着,想起先前东方怀说的要将莲心调回,显然是莲心在东方怀跟前说了什么。

    于刘芜而言,莲心是东方怀送她的侍女,所以她从未在意过她的想法。而此时却突然想起,这是东方怀从西戎带来的侍女,地位自然不一般。

    她微蹙眉,想着这件事对自己的影响。

    东方怀出了门,绕过水榭,穿过回廊,就到了垂花门前。他远远的看着跪在那里的身影,微微蹙眉。

    即使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可他还是很不习惯。心底涌起了一丝丝怒火,这些怒火告诉他,这不该是柳初,柳初不该这样低贱的跪在这里被指指点点。

    四周经过的下人看着柳如跪着,原本想要嘲讽几句的话语也在看见东方怀的那一瞬间咽了下去。

    要知道东方怀最讨厌下人乱嚼舌根,虽说如今府内是刘姑娘在管,但东方怀才是真正的主子,他的威慑力自然不同。

    下人们匆匆的走过,东方怀却依旧站在回廊上,远远的看着柳初没有说话。

    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面孔去面对柳初,明明昨日之前,他还想着如此惩治柳初,让她臣服于自己。

    而昨天……天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他到底为什么会醉成这样,怕是与柳初也分不清干系吧。

    四周突然寂静下来,没有人敢再讨论。周围人的异常,柳初自然能够感觉到。她抬起头,侧首看去,却见到东方怀站在回廊上,冷眼瞧着她。

    柳初突然笑了,笑容中带着一丝自嘲。微风轻拂,一缕秀发被吹到她面前。

    东方怀一瞬间被怔住了,他不懂柳初在笑什么。然而只笑了一下,柳初又转了回去,依旧停止的跪在那里。

    那一身傲骨铮铮,仿佛她就算跪在那里,也比许多人要高大许多。

    一股无名之火突然从心底升起,东方怀莫名的觉得十分恼火。这个人不是傲气吗,不是怎么也不肯低头吗,现在怎么这么轻易的就跪下了?

    还傲骨铮铮?如果真的有一身傲骨,跪下的傲骨算什么回事?

    他恼怒的几步上前,拽着柳初的胳膊,眼中几乎要喷出火来:“哟,我们高傲的柳大小姐也会跪下,真是稀奇。”

    他口气嘲讽,却带着一丝怒气。柳初诧异的看向东方怀,自然看见了他眼底的怒火。她侧过头,微微笑:“怀王在说什么,这不是你最想看到的吗?”

    东方怀深吸一口冷气,努力压制住心底的怒火。他讽刺道:“原来柳小姐也知道我想看到你的臣服,可我原以为你没有那么轻易低头。没想到……嘁。”

    他的不屑,他的讽刺,都深深的映入了柳初的心底。柳初深吸一口气,抬起头微笑看着东方怀道:“是了,怀王等这一日已经很久了吧。”

    东方怀不屑的嗤笑道:“当然,柳小姐可算是满足了我的念想。”

    柳初淡淡的垂下眼帘,冷漠的道:“我还以为,怀王会高兴的。”

    心底的怒火几乎已经抑制不住,东方怀放着柳初头顶的发髻,心中是汹涌的怒火。该死的,为什么柳初会跪在这里,跪在他眼前。

    而他该死的……却不想看到这一切。

    “本王也没有想到有一日,柳小姐会舍弃了自己的一身傲骨,像一个低贱的奴隶一下跪了一夜。”东方怀冷冷的嘲讽着。可谁能知道,他最想说的,却是让她站起来,站起来跟他顶嘴,跟他对抗。

    柳初看不到的地方,东方怀紧紧的闭上了眼,觉得似乎有什么发展超出了自己的预料。

    东方怀睁开眼,眼神已是淡漠一片。就这样,东方怀从柳初身边走过,再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明明昨日他还下意识的救了柳初;明明昨日柳初还帮他挡了一刀;明明昨日他们还在一起赏月;明明昨日他们之间还有几分暧昧不明。

    而今日,东方怀就冷漠的从柳初身边走过,行动间衣袂翩翩飞起,冷冷的打在了柳初的身上。

    你看,这才是他的本性。柳初咬唇,在心底这样对自己说。

    他们之间本来就是一场交易,他为她拖延战争的时间,而她来到他的身份,暂时屈服于他。

    然而这却并不是她的本性,柳初运功冲击的穴道。只感觉经脉中“啪”的一声打通,血液流淌更加流畅。

    柳初突然起身,倏然站了起来,与东方怀不过一步之遥。她看着东方怀,微微笑道:“可惜,让怀王失望了。”

    莫名的心底涌上一丝欣喜,东方怀转身看向柳初,眼神不竟柔和了几分,然而嘴里快依旧嘲讽道:“本王还以为,柳大小姐依旧忘了怎么站起来了。”

    柳初垂眸微微笑了,眼底确实嗜血的光芒:“怀王想要的,我自然不敢如此轻易的让你得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