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下人
    柳如柳诗姐妹二人接到帖子的时候尚还诧异,然而随着莲心踏入垂花门,见到立在前方的东方怀和柳初,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只是可惜,似乎来往了一步。

    柳如依旧端庄大方,端着温和的笑容,微微欠身行了一个优雅的礼道:“见过怀王,大姐姐可还习惯?”

    东方怀淡淡的点了点头,从两人身边擦身而过。

    柳初尚未回答,柳诗就柔柔弱弱的开口道:“大姐姐在府上不被父亲喜欢,来到怀王府上,也不知道有没有惹事。”

    柳诗一开口就是抹黑柳初,虽然对柳初并不熟悉,但是莲心却看出东方怀对于柳初是有几分在意的。

    莲心虽然心性不如莲蕊,但到底也西戎王宫出来的宫女,所以并不将姐妹二人的这点小手段看在眼里。

    她垂手恭敬的道:“姑娘还在等二位小姐。”言下之意,不要在此处多做纠缠。

    见她不上道,柳诗蹙眉,有几分恼怒。然而到底是怀王府上的侍女,所以她并不敢说什么。

    而柳如瞧着柳诗憋屈的模样,却有几分笑颜。

    从林氏被罚,温姨娘掌权之后,柳如在柳府的地位一落千丈,对柳诗自然也感官不好。何况那次的事情,明明白白是柳时陷害了她。

    如今姐妹二人虽然依旧一同来往,却面和心不和。

    柳如温婉的笑道:“不说了姐姐了,刘姑娘请我来,在哪里呢?”

    莲心出门的时候刘芜还在饭厅,此时在哪却不好说。然而不用她多纠结,很快莲蕊就出现在了回廊之上。

    她垂眸温顺的道:“姑娘在小花厅等二位小姐。”她低垂着头,没有分出一丝眼神柳初。

    柳如和柳诗向她身后看去,不远处有一间隔开的花厅,正好对着此处。两人瞬间明白了刘芜的心思,抿唇一笑。

    柳初温柔的笑着道:“麻烦你带路了。”

    莲蕊微微欠身行礼,在前面领着路,带着几人前去。

    柳如经过柳初时,停了一下,然后笑着问道:“大姐姐可一起去呢?”

    莲蕊脚下一顿,欠身回道:“姑娘只请了二位小姐。”

    柳如点头笑道:“到底姐姐是来听候怀王吩咐的,不是一般人能唤的动的。”

    柳诗也柔弱的笑了:“是呢,还是不要打扰姐姐了。”

    前面有莲蕊领路,莲心跟在二人身后,听见二人话语,心底冷笑。真是虚伪,柳初明明就在跟前,却还要假惺惺的问上一两句。

    然而一行人终究是再没有说话,路过了柳初,像小花厅走去。

    而柳初在原地站了一会,就转身踏着小道回了秀园。

    她已经很累了,没有心思理会这几个女人的争执。

    刘芜在小花厅等了许久,茶水也凉了,糕点也不热了,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太过心急。她想着看柳初的笑话,却忘了柳府到这儿也有一段路程。

    然而看着东方怀与柳初的互动,她却坐立难安。她踏着细碎的步子,在花厅中徘徊。

    柳如先一步踏入小花厅,她看着刘芜微微一笑:“刘姑娘好手段,可惜我与妹妹并没有看到什么。”

    要知道以柳初的性格,你若让她跪下,她说不定还会反抗逃走。

    刘芜听到柳如的吹捧,有些得意。她努力抑制着到了唇边的笑,谦虚的道:“是王爷抬爱,否则我也命令不了她。”

    柳诗柔弱的道:“那也就王爷喜欢刘姐姐,才会任由刘姐姐惩罚那一位。”她有几分嫉妒,刘芜的出生还不如她,偏偏因为怀王的宠爱,而为所欲为。

    刘芜却是看不上柳诗的,明明是满肚子坏水,却装作柔弱小白花的模样,处处都在勾引人。

    所以柳诗虽然也捧了她一句,她却表情淡淡的,然而眼底却依旧是抑制不住的喜意。东方怀对她的宠,她从来都是知道的,然而从其他人嘴里说来,总是感觉不一样的。

    她温婉笑道:“尝尝茶,新递上来了,尝一尝味道如何。”

    因为茶冷了,所以她干脆命人上了一套茶具并炉子,亲自煮茶。她自小不受宠,所以只能分清好茶与坏茶,却分不出好茶的好处在哪。所以她煮出来的茶水也一般,好好的茶反而煮坏了。

    然而柳如和柳诗却不敢说出来,她们品着茶,明明品出是上好的银毫,煮出来的味道却一般。

    柳如到底学了林氏一身端庄,所以即使喝出来也已经面色不变的道:“好茶,是上好的银毫吧,到底难见。”

    刘芜听柳如这样说,唇角微弯道:“前日才送上来了,王爷就全交给了我。”

    她这是炫耀,柳诗听着有些恼。她姨娘原本不受宠,虽然林氏对姐妹二人都一般,但细节上,柳诗见过的好东西却没有柳如多。

    柳诗心生恼意,就有些不满,她眉头微蹙,柔柔的道:“茶倒是好茶……”

    她意犹未尽,虽然是夸赞茶好,但是刘芜立即听出,柳诗是嘲讽茶好没煮好。刘芜淡淡的扫了一眼柳诗,淡笑着道:“我不善煮茶,还是柳三妹妹来吧。”

    柳诗有一丝得意,她抿唇笑道:“好。”

    于是两人换了位置,柳诗煮茶,刘芜坐到了柳如身边。

    刘芜淡淡的对柳如道:“府中那么多下人伺候,这种粗事,要不是你们,我才不做。”

    柳诗唇角笑意僵住,刘芜什么意思,将她比作下人?

    刘芜这是将柳诗比作下人?柳如微笑,煮茶这种事情,闺中学来是情绪,然而煮给人喝就是下人干的事情了。

    柳如笑着看向刘芜,微笑道:“是呢,闺中学着煮茶,不过是陶冶情操,有几个大家闺秀需要自己煮茶喝呢。”

    柳诗拿着小扇,整个人都僵在那里。她刚刚还洋洋自得,此刻却觉得自己如同一个小丑。柳如与刘芜在那里说笑,她给她们煮茶喝?

    柳诗清洗了茶叶,将倒了半壶水的茶放在小炉上,扇了几下,就将扇子递给了一旁的小丫鬟。

    她坐起来,理了理衣襟,眸中流光微转,盈盈一笑道:“二姐姐和刘姐姐关系真亲密,说话也不带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