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品茶
    她倒是脸皮够厚,舔着脸凑上去,仿佛刚才二人嘲讽的不是她一般。

    刘芜有些不屑,她跟在东方怀身边,久而久之,也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所以在外人面前她从不掩饰自己的情绪。

    刘芜掩唇微笑道:“柳三妹妹喜欢煮茶,自然不敢勉强你。”

    这是勉强吗,分明是看笑话。柳如端起茶盏,微抿一口,润了润喉。说起来,刘芜煮的茶确实一般。

    柳诗却柔柔的笑了,她开口道:“是我着相了,这种事情,自然有更擅长的丫鬟去做。”她如此大方,反而令人惊异。

    刘芜没想到柳诗这样回答,她想起几次见面,柳诗不过跟在柳如身后煽风点火,实在想不到她有这样大的心。

    刘芜很快掩饰住了自己的诧异,温婉笑道:“还是柳三妹妹大气,我以茶代酒,敬柳三妹妹一杯。”

    柳诗微笑,举起茶盏道:“不敢当,原是我错了。”

    两人喝了一盏茶,三人又恢复了和乐融融的样子,然而今日叫柳如姐妹来,却并只是为了喝茶了。

    聊了片刻,喝了一盏茶,刘芜抬头,遥遥了看了眼垂花门。柳初已经走了,那里空荡荡的,只偶尔有下人走过。她莞尔一笑道:“今日请两位妹妹来,却是为了那一位。”

    柳如搁下茶盏,偏头问道:“刘姐姐不是罚了她了么,既然如此,就简单许多。”

    刘芜微蹙眉,确实罚了柳初,可柳初却并没有接受,还是借助三个暗卫才强迫了柳初跪了下来。而这样的说法,她又怎么会说出口。她半遮半掩的道:“那是借了王爷的势,若是单独应对,她必定不服气的。”

    柳如垂眸,嘴角勾勒出一抹淡笑问:“那刘姐姐可否说说,这是怎么个情况。”

    刘芜淡淡的开口道:“昨日她与王爷二人外出,深夜才归,王爷醉的不省人事,她守护不利,自然该罚。”

    柳如明白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但是刘芜却必定不肯继续说下去,所以她淡笑不语r />

    柳如心底嘲笑刘芜的胆小,她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道:“刘姐姐可不要小看了男人的心思,就如今日姐姐所说,怀王知道了也没有责怪刘姐姐,那么显然怀王并不会偏帮她。”

    刘芜点头,心底却有些不安。她并没有告诉她们,从东方怀醒来到现在,她并没有告诉他柳初被罚跪的事情。

    柳如胸有成竹的微笑道:“姐姐若不信,且看看又如何。过几日,我们姐妹二人再上门拜访。”

    刘芜点头,算是同意了柳如的说法。

    又喝了几杯茶,刘芜送柳如姐妹二人出去,刘芜淡淡的道:“要说二位妹妹形态礼仪都不错,想来是用心教过,不像某些人。”

    刘芜送了柳如姐妹,转过身来,却见柳初再不远处站着。她微怒道:“你到底与王爷说了什么。”

    柳如柳诗姐妹二人刚出了垂花门,就听到刘芜生气的声音,纷纷转过身来,看见站起身的柳初,眼中诧异。

    柳初抱着双臂,冷冷的看着刘芜道:“我与怀王说了什么,刘姑娘不妨亲自去问问他呀。”

    刘芜敢吗?自然不敢。她虽然仗着怀王对他言听计从所以胆子大了些,但是对上怀王本人,却依旧是小心翼翼的。

    柳初笑了,眸光流转道:“还是说刘姑娘在这里对我大呼小叫,却不敢对怀王说半句不是呢。”

    柳如在一旁出声道:“到底是怀王的家事,大姐姐又何必插手呢。”

    柳初也不回头,冷冷的道:“既然你也说了是怀王的家事,于是何干,你还不回去?”

    柳如被噎了一下,讪讪的不再说话。

    柳诗却软软的道:“怀王的家事,又与大姐姐何干,大姐姐早晚和太子殿下才是一家人,如今却在怀王府上与刘姐姐争吵。”

    她这一句话,却惹恼了两个人。柳如是爱慕着太子的,可惜太子的眼里一直都没有她。刘芜也一直在意着东方怀,可东方怀宁愿跟一个有婚约的女子牵扯不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