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过去
    柳初看着东方怀,怔了一下,她开口问:“你……”

    东方怀看见柳初的瞬间,转身离去。柳初眨了眨眼,有些莫名。她关上门,将一院春光屏蔽在外。

    离开了秀园,东方怀又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他又走到了书房门口。

    刘芜已经走了。

    他踏入书房,走到书案后。一个胖瓷瓶,里面装满了他画的画,每一幅画的都是同一个人——殷木秀。

    唯独……只有这一幅不一样。

    东方怀抚着书案上的画,有些迷茫。他对柳初是不一样的,他一直都知道。因为这是殷木秀走后,他唯一感兴趣的人。

    可他爱的人啊……他看着满满的画轴,陷入了沉思。

    东方怀在书房呆了一夜,直到第二日早晨,破晓之光透过窗机,金色的阳光细细碎碎的洒下。

    东方怀眯着眼,看着地上的光圈,心情也逐渐的好了起来。

    他推开门,感受着阳光和清风,感受着清晨和未来。他不该永远陷入过去,何况他早已遇到了他的她。

    远处刘芜缓缓走来,每一步,都像是踏在云朵上,一步三摇。

    近了,她缓缓欠身:“王爷。”

    她的声音如同云端的歌声,曼妙动人,她身形如同湖边的柳条,柔软韧性。

    东方怀看着她,心底不由得柔软起来。他不该对她发火,他应该记得的,不论对柳初又多在意,刘芜才是他心底最重要的人。

    他温和的笑了起来,他缓缓的道:“阿芜。”声音带着难以置信的温暖,如雨后初阳,如春光和煦。

    刘芜激动的热泪盈眶,她本来尚且忐忑,如今却定下新来。看起来,她在东方怀心底的地位要比柳初要高的多。

    她双眸含泪,看着东方怀轻声道:“王爷,梳洗一番去用朝食吧。”

    “好。”东方怀点头。

    莲蕊自刘芜身后走出,同东方怀一起去了正院。

    刘芜看着东方怀远处的身影,立在原地,良久没有走开。

    />

    东方怀淡淡的瞥了眼太子,又盯着柳初问道:“我在问你,跟太子没有关系”

    柳初下意识的否定道:“不,并没有什么。”

    太子更将柳初整个人都挡在身后,他看着东方怀冷冷的道:“怀王是否忘了,你现在脚下还是东麓的土地。”

    这话听着耳熟,东方怀终于正视太子,他淡淡的吐出一句话:“可我记得,这是我的宅子。”

    太子冷笑道:“当然,可孤若说他不是,那就不是。”

    东方怀终于有些许怒火,历经百战的气势自他散发开来,他看着东方怀问道:“太子也许忘了,东麓还在与北晋谈和。”

    说起这个,太子却更加冷了。他冷笑出声,看着东方怀道:“怀王怕是威胁不到什么,毕竟……谈和已经失败了。”

    “失败了?”柳初有些吃惊,这是东方怀答应的事情。原以为有西戎在一旁虎视眈眈,北晋到底会犹豫一些。

    没想到不过几日,消息传回却是谈和失败。

    太子看了眼柳初,他今日前来,一是因为刘芜的邀请,二就是要将柳初接走。毕竟谈和失败,当初答应的条件也就作废了,而柳初很快就该准备准备出发了。

    “是,还得多亏了西戎威胁,否则谈和失败也不会这么快。”

    东方怀面色变了几变。他与西戎皇帝是兄弟,向来关系最好。此次他送回去消息,本以为是万无一失的,可到底许久没有回西戎,太多的事情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柳初也有些讶异,不过她惊异的是孙晋竟然没有犹豫就出征。要知道对于北晋来说,刚刚失利,此时正是士气低落的时候。

    毕竟百战不殆的军队,谁也不曾想过会有失败的那一日,总是一种打击。

    东方怀这才有几分动容,他站起身来,面无表情的道:“我知道了。”她向前走了几步,走到了柳初身边,吐气如兰的道:“你可以走了。”

    太子见到东方怀走过,想要将柳初拽到另一边,却没有拽动。柳初死死的定在原地,看着东方怀轻笑:“那怀王,后会有期了。”

    东方怀点头,一步一步走远。

    刘芜向两人欠了欠身,跟在身后逐渐走远。

    柳初看着太子,轻敛眉问:“太子怎么会亲自来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