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启程
    太子一扫方才面对太子严肃的神情,轻声的哼了一下道:“若不是为了你,我才懒得过来。”

    他说的是我,不是太子尊称。柳初却没有注意到,她向来自傲,所以不曾在这些称呼上上心。

    太子却有几分懊恼,他这样说出来,岂不是说明自己对柳初很在意吗。他偷偷了看了眼,见柳初并没有十分在意,又恼了起来。他都说的这样明显了,为什么柳初还是没有任何表示。

    柳初确实没有在意,他看了眼太子道:“我没什么好收拾的,就这样就可以走了。”

    她转身离去,经过秀园前有几分留恋,却毅然而然的离去。她从不会放任自己沉溺于过去的回忆,而如今,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太子跟在她身后,留意看了眼秀园,远远的看进去,只看见小圆门口一簇簇火红的西洋红。

    原来柳初喜欢的是这种。他心底嘀咕着。

    柳初走了,东方怀坐在秀园的石凳上,一坐就是一天。从朝阳东升,到夕阳西落。

    她走之前,想问的是什么呢?

    “你那日为什么……”

    只怪东麓太子来的不是时候,掩住了她要说的话语,令他再也没有机会得知,柳初想要问出口的是什么。

    东方怀用手托着脸,抵在石桌上,陷入了沉思。

    刘芜的住的芜圆,里面是假山流水,奇花异草。而秀园,却是他心底的一处明灯。这里的野趣,才是他最喜欢的。

    或许似乎因为……这里有那个人的记忆。

    可如今,秀园拥有的,不仅仅是殷木秀的记忆,还有柳初的记忆。而大多时候,他已经分不清自己在想的人是谁。

    他脑海中的那个人,一身戎装,英姿飒爽。她迎着明亮刺眼的光芒,只看得清银色的铠甲和闪烁着嗜血光芒的银弓,看不清面容。

    会是柳初吗?东方怀向前走了一步,想要看清那个人面容。却在靠近的那一刻倒退了几步,仿佛是害怕一般。

    不不不……这个人,怎么可能会是柳初。

    他强硬的想要告诉自己,他只是想要征服柳初,并没有其他意思。可他却依旧害怕上前,怕看到的面容不是自己想到的那个人。

    身前的人迎着烈日,突然动了。

    她缓缓的转过身来,映着阳光,一张脸若隐若现。

    就要看到了——

    东方怀突然惊醒,他有些茫然。天已经黑了,而他却在秀园的花架下睡着了。

    他又想起那个梦,最后出现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可他死命的想,却也想不出那个人的面孔。

    柳初跟着太子离开了东方怀的府邸,出了大门,只觉得天地间一篇广阔。

    她看着天,看着地,看着太子,突然吐了一口气,轻松的笑了。她笑容明媚,即使并不好看,却令看她笑的人心情也好了起来。

    太子看着她笑起来,心情也轻松了许久。然而笑了一会,他又有几分懊恼,他怎么能够因为柳初笑就高兴呢。

    他别扭的哼了一声,看着柳初在笑,于是泼冷水道:“笑什么笑,马上就该出征了,九死一生的事情,有什么好笑的。”

    柳初心情好,也不与他计较。她笑着,眼底慢慢的笑意,她说:“就好像被囚禁了许久的鸟儿,出了笼子,向往天空。”

    太子冷哼一声,给她泼了一盆冷水:“鸟儿关久了,怕是连怎么飞都忘了。”就像是母后养在宫中的金丝雀,给它一个支架,它就能蹦蹦跳跳一天不会飞走。

    柳初淡淡的笑了,不在意他的话语。她在东方怀府中的日子,如同一场笼着迷雾的梦境一般。

    这个宅子关不住她,可她却可以关注自己。她将自己关在秀园里,沉浸在过去的回去,不可自拔。

    若谈和成功,若太子不来,也许她真的就要陷入那无尽的回忆中。

    所以她看着太子高昂着头走在前面,轻轻的说:“谢谢。”

    “你说什么?”太子狐疑的转过身来,看着柳初。柳初的声音太小,就连一片树叶落地的声音都比她大,所以他并没有听清楚。

    柳初偏过头,发丝被风拂过,掩住她脸旁微微泛起的桃花。她淡淡笑道:“没什么。”

    太子狐疑的看着她,见她不愿说的样子,又转了回去,口中不屑的:“嘁,谁愿意听一样。”

    柳初淡淡的笑了,她跟在太子身后,一步一步远离了那个虚无的梦境。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而她果然一直渴望的是自由,是强大的实力。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够确保自己的自由飞翔。

    她目光笃定,看向远方。

    孙晋,等着我。

    柳初回到了军营,而此时众人都已经接到了大军即将出发的消息。没有退路,这次是真的要出发了。

    柳初先回了自己的大帐中,她几日没来,竟然就觉得有些陌生。

    “姐姐。”

    柳新掀开门帘,大步走了进来,他走到柳初,抓住了她的胳膊,似乎担心她再次消失一次一样。

    柳初笑着看过去,不过几日,柳新黑了,也瘦了。

    她努力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开朗的笑了:“怎样,管着一营的人,还吃的住?”

    柳新送开口,退到一旁,眼睛却不离柳初。听到柳初问,他才回话道:“不累,姐姐走了之后,他们训练起来也更加认真,似乎知道这些时间都是姐姐换来了。”

    柳初这才欣慰的笑了,若是她用屈辱换来的时间,他们还不认真,那她简直是白白受辱。她拍了拍柳新的肩膀,笑道:“辛苦你了。”

    她想了想,还是要去找戚其义汇报一声,于是转身出门道:“我出去一趟,军营里还是你看着他们训练。”

    “姐姐,你去哪?”柳新有些慌了,他大步上前,伸手按在了柳初肩上。

    柳初侧首看了眼肩上的那只手,笑道:“小新,就算你长高了,也不该这样欺负我的。”

    柳新忙收回手,却有拦在了柳初身前,固执的看着她,不声不语。

    柳初想起他先前的问好,好笑道:“我去寻戚将军,放心吧,不会跑掉的。”

    柳新这才推开,放她离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