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铠甲长剑
    隔壁就是戚其义的大帐,然后柳初走到跟前,卫兵却告诉她说,戚其义不在大帐中。不在这里……会在哪呢?

    她向练兵场走去,一般而言,戚其义应该是在观台上看着下面的士兵练兵的吧。

    柳初不想这么快的暴露自己回来的事情,所以她绕了一圈,却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停下了身形。

    柳初偷听了整个过程,不动声色的退了回去。她从正路走过,远远的就看道练兵场看台上的戚其义。

    她挥了挥手,前排的士兵就忍不住像她看来。

    戚其义很快就发现了的前排士兵的心不在焉,他顺着众人的视线看过去,就看见了柳初。

    刚回军营的柳初并没有换上军装,她穿着一身绛紫色的袄裙,头发绾起,斜斜插了一支白玉簪子。

    戚其义看到她来,迎了几步,就要走下看台。柳初却疾步向前,小跑着上了看台,走到戚其义的身边。

    “戚将军,几日不见,更精神了。”她笑着与戚其义打招呼,笑容几乎如阳光一般明媚。

    戚其义几乎被这个笑容闪了眼,台下的士兵只见过柳初冷笑的模样,哪里见过她笑得如此灿烂的时候,个个都瞪圆了眼,掩不住的吃惊。

    柳初感受到了台下微乱的声音,抬眼瞪了过去,冷笑道:“看什么看,好好训练,不想晚上加训的就快点动起来。”

    台下这才继续训练起来,却依旧有人心不在焉的看向看台之上。

    戚其义依旧是冷着脸,然后熟悉的人会发现他面色柔和了许多。他目光放到柳初身上,更是满意:“你回来了,就要出征了,你也该回来准备了。”

    柳初骄傲的昂起头,她笑道:“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拿起兵器,我就能上战场。”

    戚其义摇了摇头,目光中有几分宠溺。他比柳初大上十岁,一直将柳初当做一个优秀的后辈来看。

    他欣赏她的勇气和手段,也愿意纵容她的一点点孤傲不合群。

    “别皮,皇上马上就会下旨,到时候你就是军中的一员大将,很多事情都要一起商量。”

    “那正好,我的过人才智才有地方展现。”柳初骄傲的,毫不掩饰的道。

    戚其义有几分无奈,他轻叹道:“我知道了,你如今也回去换身衣服吧。”他点了点柳初,意指她身上的袄裙。

    柳初看了看自己,这几日穿习惯了,一时竟然忘了。她有些不好意思,转身跑开:“我去换身衣服,将军开会喊我。”

    柳初微喘的回到大帐门口,她一路小跑回来,此时停在门口,却有几分犹豫。

    门帘从里面掀开,正准备出门的柳新看到站在门口的柳初,诧异的问道:“姐姐怎么站在门口不进来?”

    柳初看了眼柳新,笑了:“我这不是等着想吓你一吓嘛。”

    柳新却笑道:“姐姐这就想吓我,也太小看我了。”

    柳初笑了笑,突然正色道:“小新以后别喊我姐姐了。”

    柳新愣了下,突然紧张了起来。是不是柳初发现了什么,他原应该更谨慎一些的。他有些忐忑的问:“为什么,姐姐……”

    “以后大军出征,就该以军营职位称呼了。”柳初笑着答道,仿佛没有看见柳新眼底的不安。

    柳新松了一口气,不是发现了什么就可以。他开朗的笑道:“成啊,柳副参军。”

    京都,皇城。

    勤政殿内,皇帝依旧勤勤恳恳的批着折子,看着各地送上来的近期大事。

    太子殿下坐在右手边的玉案后,看着皇帝分给他的折子。自他十五岁起,皇帝就不再放任他去书房学习,而是带在身边,开始学习政事。

    而此时,太子看着手中的折子,久久都没有动作。他目光放空,显然注意力并不在折子上面。

    许是殿中太安静,皇帝抬起来就看见太子一副放空的样子,皱眉问道:“皇儿怎么了?是遇到什么难事了?”

    太子受惊,朱砂笔落在了折子上,画出一道红痕。他赶忙拿起折子扫了眼,不过是普通的请安折子,于是松了口气,丢到了一边。

    皇帝皱着眉看着太子的动作,觉得太子的走神着实不该。

    太子站起身,弓手回道:“父皇,儿臣觉得,此次出征儿臣该亲自去坐镇,才能令士气大增。”

    “不行。”皇帝立即否定。前几年父子二人出征,却因为太子为他挡了一箭受了伤,于是虚弱了好多年。如今太子身份才好了一些,他怎么也不允许太子再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太子显然也不觉得皇帝能够一次性同意这件事情,他再次请求道:“父皇,北晋此时势弱,儿臣若去了,必然士气大增,一举拿下首胜。”

    皇帝轻叹道:“你是一国储君,你应该明白的,君子不立危墙之下。”

    太子却坚持道:“若是因为害怕受伤从此不上战场,若战场上都是怕死的士兵,那这一战不用打,我们也已经一败涂地了。”

    皇帝有些犯愁,太子鲜少有这样坚定的时候,可战场哪里是什么安全的地方:“可是你的伤……”

    太子诚恳的道:“请父皇相信我,这次儿臣一定会小心,不会让自己受伤的。”

    皇帝再找不到理由拒绝,只好无奈的道:“那你一定要小心,你只坐镇后营,万万不可去前线。”

    太子轻快的笑了,他向皇帝保证道:“父皇,儿臣保证,绝对不会再犯险境,一定会安安全全完完整整的回来。”

    皇帝笑出了声。

    一时间,勤政殿中,父子和乐融融。

    终于到了大军出征的这一日,阴云密布,狂风怒号。

    太子站在高高的看台上,满面严肃。

    他今日换了铠甲,手上拿了一柄长剑。他看着台下乌泱泱的战士,他们即将出战,生死未知。他看着身边的将领,他们即将领兵,运筹帷幄。

    他举起手中的剑,数万人的兵场上寂静无声,等待着他的发言。他看着身边的将领,看着台下的战士,不禁热血沸腾。

    也许这就是无数人抛头颅,洒热血,为了国家,为了战友,奉献出一切的理由。

    狂风将旗帜吹的猎猎作响,他高举起手中代表王权的剑,高声道:“我知道你们即将踏上战场,即将面临着生死存亡。也许你们还有很多人对前路一无所知,可是这个国家里,有你们的父母、兄弟、孩子。上了战场之后,没有身份高低、没有贫富悬殊,我们就是兄弟。为了我们的家和国,为了我们的朋友和亲人,为了荣誉。”

    “战吧!”

    “战!战!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