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太安静了
    >

    夜幕降临,深秋露重。

    帐篷已经搭好,而更多的士兵们只是簇拥在一起,分着一张薄薄的棉被。

    柳初出了帐篷——她总是特殊的,唯一的女性,拥有单独的帐篷。柳新没有跟她一起,因为此刻她是参军,而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士兵而已。

    篝火在燃烧,柳初顺着火光寻去,却只见到了太子一人。

    太子听见脚步声,侧首看来,却见柳初正向这边走来。他怔了下,问:“你怎么过来了?”

    柳初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她走了过去,坐在了篝火旁,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

    太子听见她问,垂下头,看起来有几分失落。他声音很轻,像是呢喃,几乎让人听不清楚。他说:“程军去拿肉了,其他人不敢过来。”

    柳初愣了一下,看了看四周,没有一个将领,而附近的士兵眼神闪躲的看向此处,见柳初看过去纷纷缩回视线。

    柳初回头看向太子,及冠之年的太子,面冠如玉,丰神俊朗,又有皇帝刻意培养出来的帝王之气。

    所以普通的士兵不敢靠近,柳初见怪不怪。她捡起一根树枝,拨弄着火堆,问道:“太子很想和那些士兵交流?”

    太子抬起头,远远的看了眼普通士兵那边,又看着眼前的篝火,闷闷的道:“我觉得我仿佛被隔离了,只有我一个人。”

    只有他一个人,面对这天地,孤零零的。

    柳初听着却笑了,她盯着太子的眼睛问道:“太子,你可还记得你的身份?”

    太子被她问的愣了一下,呐呐的道:“我的身份?”

    柳初笑了,站起身,看着星空,在篝火旁走动。她说:“你是太子,是东麓的储君,是未来的皇帝。”

    “你可能有部下,有朋友。但是最终你会君临天下,你只有臣子。你的妻你的妾、你的朋友和知己,他们终有一天会成为你的臣,那么又有谁愿意在此刻犯下一个未来可能会致命的不敬之罪呢?”

    太子倏然起身,他否认道:“不会的!”

    柳初转身看向他,冷笑着问:“为什么不会?”

    太子说:“朋友和部下,还有自己爱的人,怎么可能会当作臣子来对待。”

    柳初反问道:“若你的朋友不再是朋友,妻子被厌弃,你会怎样对他们?当你君临天下的那一天,当他们被厌弃,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

    太子被柳初逼迫着,握紧了拳头,他高声道:“我说,不会的!”

    “我的朋友,无论何时依旧是朋友,我的部下,只要不犯错我也会纵容,我的妻子,只要她安分她就一直会是我的妻子。”

    “可你有一天会怀疑你的朋友、你的部下、你的妻子。”

    “我怎么会……”太子握紧了拳头,低声吼道。

    柳初十分冷静的说:“你会的,为了你手中的皇权。总有一日你会双手沾满鲜血,而这些人,也许无辜,也许真的有罪。”

    太子松开双手,将双手抬到眼前,不可置信的,双手颤抖着。

    柳初看向星空,有些惆怅的道:“一将功成万骨枯,你踏上皇位的每一步,都是踏在前人的鲜血之上。”

    她转身看向太子,静静的道:“你的祖先用鲜血和白骨打下的江山,不是你想没有争斗就没有的。”

    “所有人都渴望和平,可战争总在局部的爆发。”

    “别说了。”太子猛然低吼道,他突然冲了出去,向着一旁的高山。

    身后一个声音令柳初回头,程军站在暗处不知站了多久,脚下是他说要去拿的肉。见程军还在发怔,柳初不耐的道:“还不去追。”

    程军这才恍然惊醒,不顾手上的油腻追了上去。

    “唉……”柳初长叹一声,将手中的树枝丢到篝火中,也追了上去。

    潮湿的树枝在火焰中“噼里啪啦”的响。

    柳初追到山林中才发现不对劲,太安静了。

    明明太子刚刚进来,程军也跟着追了进来。可山林里安静的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柳初打起十二万分精神,心底警惕着一丝也不敢放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