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醒了
    忽然,她听到西面发出细微的声音,她快速向西赶去。心底暗暗的祈祷着,希望发出声音的是太子和程军才好。

    她跑过去之后,她原本站的位置突然落下几个黑衣人,几人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又隐匿进了黑暗之中。

    柳初一路向西跑去,很快就看到了人影,果然是太子和程军,但不妙的是两人周围还围了几个黑衣蒙面的人。

    柳初瞬间想到了很多,比如太子被刺死,比如东麓再也容不下自己,比如柳新还在山下的军营里。

    她一个箭步冲了过去,脚下一点,穿云步用出,轻飘飘的就越过包围圈进到了中间,落在了程军和太子的身边。

    “哼,居然还有个送死的。”像是领头的一个黑衣人开口道,声音沙哑沉闷,听不出原本的口音。

    柳初有些警惕的看向四周,她不敢确定对方是否就这几个人。

    “我劝你,束手就擒,我们只要东麓太子。”领头的黑衣人对着柳初和程军道。

    “不可能。”程军粗着嗓子道,他是太子手下的大将,他的生死与太子息息相关,若是太子有事而他逃了,那他的家人也会被连坐。

    原本心情有些低落的太子刺客也打起来精神,警惕的保持着一个姿势,随时能够应对打上来的敌人。

    三人看了一眼,背对背形成一个三角,面对着四周的黑衣人。

    “敬酒不吃吃罚酒,上!”黑衣人不满于柳初和程军的不识时务,恼羞成怒的下了命令。

    “来得好。”柳初喝道,她伸出一只手,接住向她攻来的一掌,手上轻轻转了一圈,就将对方的力道全部卸去。她有转了一圈,运功反打,将那人击飞了出去,立即向右边另一人攻去。

    被她击飞的那个人,身子不由自主的在半空中倒退着,知道撞到一棵树。那人很快脚尖点树,又轻身攻上。

    柳初一人手上将另一人击飞之后,很快又有一人攻了上来,此起彼伏,柳初觉得双手累的几乎抬不起来。

    然而她转头看去,程军和太子那边却更加危险,他们两人武功都不是很高,所以此时应对于江湖武功见长的杀手十分的狼狈。

    柳初有些急躁了,她急于将眼前的两人击倒,所以硬撑着受了几掌,还有一刀从她脖颈下面划过,划出一道长痕。

    所幸的是柳初最终还是将面前的两人都放倒了,即使自己也受了点伤。她转身去帮太子,比起程军,太子要更加狼狈一些,他几乎被人逼到面门上,却依旧坚持着不肯后退,将程军的背部交给敌人。

    柳初抬手一道微弱的光芒自掌心发出,这种将内力转出体内的行为十分消耗内力,所以她几乎快站不稳身形。

    她一掌将程军身前的人击飞,落地又补了一刀——她从杀手那里抢来的断刃。

    柳初和太子两人转身攻向了程军那里,收拾了他对面的黑衣人,此时林地之间,仅仅剩下一个黑衣人。

    柳初冷冷的看着他,如同看着一个死人。她说:“还有什么人,都喊出来吧。”她有些狼狈,浑身都脏乱着,胸口还被划了一刀,鲜血从伤口不断涌出。

    “滴答——”鲜血滴落在地上的枯叶上,发出的声音在寂静的黑夜里显得格外的清脆。

    “如果你以为这就是所有的人,那你就错了。”对面的黑衣人蒙着面,看不清表情,然而话语中却带着一丝得意,仿佛胜券在握。

    下一刻,柳初就知道自己猜错了。林地间突然跃下十几个黑衣人,而他们只有三个黑衣人,显然是不够看的。

    柳初偏头,低声问太子:“你的暗卫呢?”

    太子面色苍白的道:“我不知道。”

    柳初神色莫名,太子的暗卫这时候还不出现,是没有跟上来吗。

    就在柳初以为要完了的时刻,突然又从暗处跃出一批黑衣人,与先前的人明显不是一群。杀手头领警惕的道:“什么人?”

    “杀你的人!”来人冷声道,他话音落下,后来的黑衣人就窜到杀手身后,一人一个,厮杀了起来。

    然而下命的人显然是一定要了太子的命,那些杀手拼命的挣开黑衣人的纠缠,向着太子而来,如同飞蛾扑火。

    柳初就要上前,却被程军一把护在了身后。

    “快走!”他高声喊道,柳初有些怔怔的看着他,心底莫名。

    程军看了眼太子,又看着柳初道:“带太子走!”

    柳初突然醒悟,对方的目标是太子,如果太子一直在,那么对方一定会前仆后继的过来。而站在自己这边的人手明显不够。

    柳初也许倔强,但绝对不是犯傻。

    所以她很快就反应过来,拉着太子转身就跑。

    暗夜的山林里,分不清方向,分不清来处。柳初只知道拉着太子一直向前,远离这个危险的地方。

    “他们在那里!”身后有声音喊到,柳初拉着太子,被一道巨力击飞。

    柳初看着身下深不见底的山谷,心想,完了……

    柳初是被痛醒的,浑身仿佛被马车碾压过一样。

    睁眼是一片蔚蓝色的天空,柳初这才想起两人昨夜一起掉下了山谷。山谷的草丛下,是不平的石头,她浑身大多数伤痕不是因为被追杀,而是因为掉下来滚了几圈被石头擦伤。

    她强忍着痛起身,环顾四周,却没有看见太子。

    她蹙眉,想起昨日自己是拉着太子一起跑的,到跌落山崖,也该是一起才对。难道她昨日想起来松手,让太子一个人留在山崖了?

    她拖着疼痛难忍的身子,向前走去。她好像听到了溪水流过的声音,不知道是否听对了。找不见太子,总该找点水吧。

    柳初舔了舔干燥的脱皮的嘴皮,这样一想,就觉得嗓子像冒火一样的发疼。

    她寻着水流的声音寻去,却在小溪边见到了太子。他一手托着被水浸湿的长发,上衣放在一旁晾着,原本该白净的背上,此刻布满了模糊的红痕。

    柳初下意识的退了一步,脚下踢到了一块石子,撞击到另一块石头发出声音。

    太子回过头来,他已清理过面容,此时只是眉头微蹙,看起来还有些难受。他薄唇微启道:“柳初,你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