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彼此之间唯一的相伴
    “你以为呢?”太子白了她一眼,继续看着手中的兔子,不断的转着让其受热均匀。这个女人总不会以为天底下的太子都手不能提肩不能扛五谷不分衣来张手饭来张口吧。

    柳初尴尬的笑了两声,坐到了一旁。她的生鱼脍太子不喜欢,她也吃不习惯,所以还是等着太子的烤兔肉吧。

    柳初烤着火,烈火的炙热将周身的寒气驱走。她双手合起,放在下巴上,呆呆的看着太子烤肉,怔怔的道:“如果一直这样,似乎也不错。”

    “嗤……恐怕过不了几日你就无聊的发疯。”太子冷嘲热讽的笑道,觉得柳初简直异想天开。

    人是群居动物,两人都不是什么孤僻的性格,真的在山谷底下一直呆下去,再理智的人也会发疯。

    柳初此时完全放松下来了,她白了太子一眼,慢慢的向后躺了下去,看着蓝天之上白云悠然的漂浮过。她向往的道:“若是人的感情没有这么复杂,该多好啊……”没有爱,也就没有恨;没有**,就没有杀戮。

    太子冷着一张脸,走到柳初身边,将一根兔腿递到柳初眼前。

    烤得微焦的兔腿挡住了蓝天白云,也拦住了一片广阔的天空。柳初抢过兔腿坐了起来,恼怒的瞪了一眼太子。

    太子则悠然的道:“若是人的感情再简单点,那么没有礼教约束,全凭本能的话,和动物有什么区别?”

    柳初怔了一下,想了片刻,却觉得太子说的是有道理的。她拿起兔腿狠狠的咬了一口,几乎同时皱起了眉。

    真的……不好吃啊。她抬头看向太子,却见太子咬着兔肉,细嚼慢咽的一口一口的吞了下去。

    见柳初看了过来,太子挑眉道:“没有调料,不想没体力饿死就吃吧。”

    柳初又咬了一口兔腿,看着太子认真的吃着兔肉,如同吃的是珍馐美味。

    这样看的话,太子也蛮可爱的。

    勉强算是用过了午饭之后,柳初坐在小溪边洗手,转头看向一旁的太子问道:“接下来怎么办,我们从那么高的山掉下来,不可能从这里回去。”

    就像是太子说的,就算是为了体力也要吃点东西,所以她将那根兔腿啃的一干二净。虽然难吃,但好歹是熟的不是吗?

    太子合起眼睑,似乎是在回忆来时的路。但显然,来时的路早已经断了。他抬眼看去,溪流缓缓的从眼前流淌而过。

    他突然道:“沿着溪流走吧。”

    柳初怔了一下,突然明白了过来。她拍了一下手,兴奋的道:“是了,河流自东往西,我们从东麓而来,此刻自然一路向西,应该……”

    她声音突然低了下来,有几分懊恼。东麓一路向西,就该是西戎境内了,可他们原本的目标,是北晋的边境。

    “只有这一条路了,除非,你想翻过去。”太子抬起下巴点了点北边的高山。

    柳初只看了眼,就默认了太子的决定,毕竟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自然沿着河流走到的地方,还能够看到人烟。

    两人就在山谷间走走停停,不得不说,这处山谷仿佛一处隐世桃园,够隐蔽,有水源。柳初想着,等报了仇以后,再来此地隐居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渴了就捧一把溪流里的水,饿了就去山林里打打野味,虽然依旧难吃,但吃了几日之后,柳初总算习惯了。

    前世她虽然做质子,上战场,但还真的没有独自一人落到过这个地步。而与她比起来,太子反而在这方面懂的更多一些。

    用太子的话来说,东麓在这方面对太子的教育相当成功,而目的就是为了防着有这样一日,独立落到一个地方,好歹有生存下去的能力。

    礼仪教化是什么?在野外,只有生存在下去,才有活着回去继承大统的机会。这一方面,东麓显然比其他几国教的都要好一些。

    逐渐的,山谷越来越狭窄,柳初拽了拽手边的叶子,蹂躏了几下,然后抬手将叶子撒向空中。

    山谷越来越窄,就让她越来越慌。她不由得问太子:“这不会到里面被堵住了没有路吧?”

    太子看了看前面,远远的可以看出越来越窄的山谷,却看不见出去的路。太子十分冷静的道:“有可能。”

    柳初白了他一眼,心想着太子怎么也不着急。

    在这片山谷里,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没有其他人。所以两人都很自然的放松了下来,柳初对待太子也更加的自在。

    太子有几分不自在的偏过头,山谷里只有两个人,最不自在的就是他了。每当柳初靠近的时候,他总是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

    他想起姜行曾经说过,只要他远离柳初,这一切就不会再发生,可如今,他和柳初却偏偏处在一起。

    这个山谷,荒芜人烟,两个人是彼此之间唯一的相伴。

    在小溪旁,两个人处理着手上的食物,笑容是飞扬而自在的;在火堆旁,两人分享着食物,偶尔打闹着也是欢乐的;在夜里,两人倚靠在一起,一个睡觉,一个守夜。

    而这一切,都令太子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可这里没有姜行,没有父皇,没有人能告诉他能够怎么办。

    所以他一直尽力的克制自己,面无表情,就不会让柳初发现自己在笑,在欣喜,在心跳加速到脸红。

    一步一步靠近,柳初突然惊奇的“咦”了一声,然后轻手轻脚的走到太子身边,轻声道:“那里有一个山洞,也许就是出去的路了。”

    太子见柳初凑的这样近,温热的呼吸扑到胸前,不自在的远离了几分。他问:“山洞怎么了?”为什么要这样小心翼翼的,太子有些不解。

    柳初轻声的解释道:“这么窄的地方,突然有山洞,万一是陷阱呢?”

    太子忍不住白了她一眼,这种地方若是没有山洞,那水就该聚集成一个小湖泊了。他抬起步伐走到山洞前,想了想,还是小心翼翼的先探出了一根树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