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一对夫妻
    太子点了点头,不管小二是谁的人,被人发现了踪迹总是要躲避起来才是最好的,更何况是他们只有两个人处于弱势的情况下。

    柳初于是跳了起来,挽着太子的胳膊撒娇道:“寻礼,陪我出去逛逛嘛。”

    太子挽着柳初推开门,眼神温柔,宠溺的道:“你不是说要回家吗,怎么又想出去逛逛了?”

    柳初不依不饶的道:“我不管,我现在就要出去逛市集。”

    一楼的小二听到了,抬起头笑呵呵的道:“夫人,现在市集已经收摊了,你去了也看不到什么东西了。”

    柳初有些不满,略带好奇和天真的看向小二道:“那你知道这里有哪些地方比较好玩吗?”

    小二依旧满脸笑容的道:“向西边走,有一处月神庙。公子与夫人不妨去那里看看,求个签什么的。”

    柳初有些不屑的扭过头,她傲慢的说:“我和寻礼的关系,还需要去求月神吗?”

    小二陪着笑脸道:“是,是,看得出公子对夫人是极好的。”

    柳初经过小二身边,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道:“我对寻礼自然也是最好的。对吧?”她抬头问道。

    “是。”太子满眼温柔,语气宠溺:“我家阿离最疼的就是我了。”

    听到这个称呼,柳初无奈……娇嗔了一声,就挽着太子出了客栈大门。

    向西的月神庙?柳初不屑的冷哼一声,往西不是越走越远吗,她才不会去呢。不过虽然这样想着,但是她还是挽着太子向西走去,而到了人群密集处,又转了个方向,向北去了。

    东方怀来到翠云镇的第一时间,就赶往了客栈。他砸下一锭银子,然后道:“安排一间上房,小二领路。“

    “好咧!”小二一甩抹布,在前面领着路。

    “人呢?”东方怀轻声问道。

    “出门了,问哪里好玩,我让他们去月神庙了,盯着的人也说,去了西边。”小二悄声的回禀道,又大声道:“客官,这边请。”

    “好玩?”东方怀蹙起眉,觉得哪里不对。这两人此刻不应该四处藏才对吗,还会想到玩?

    没有想太多,到了房间东方怀就将小二打发走,然后领着人去了西边的月神庙。

    今日是赶市集的日子,月神庙有些热闹。但到底天色已经晚了,所以人也没有很多。东方怀赶到月老庙时,只看到几对请求祝福的情侣,而其中并没有太子和柳初。

    他突然恼怒的锤了下掌心,他就说哪里不对。太子与柳初的关系显然并没有好到要来月神庙的地步,显然这只是一个障眼法。

    而此时太子和柳初,说不定已经在数十里之外了。

    他抓住身边一个隐卫问道:“昨日那两个人,什么模样,什么情形?”

    那人被东方怀抓在手里,也不敢反抗,他低头回禀道:“那一对夫妻,一直十分甜蜜。妇人有一些娇气,男人则一直哄着她……”

    “哼!”东方怀冷哼一声,那人再也不敢言语。东方怀眯起眼,将手中的人丢到了一旁。什么夫妻,什么娇气和宠溺,一切都是做出来迷惑众人的假象。而他这些愚蠢的手下,居然还信了。

    东方怀看向北方,东麓大军还在前进,他相信,柳初和太子一定会向那个方向跑掉的。他冷声吩咐道:“从这里,一路向北追,再发现一对夫妻或者兄妹模样的人,都仔细盯紧了。”

    他冷冷的扫了眼眼前的人,讽刺道:“用你们的脑子想想,东麓的太子和女将会是简单的任务吗,这么简单的伪装都看不出来,真是废物!”

    隐卫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鞋子不敢多言。

    东方怀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冷静的道:“命令下去,往北追。”

    “是。”隐卫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东方怀看向北方,眼睛微眯。柳初,来到我的地盘上,你还想往哪里逃?

    “呼呼——”

    跑出了许久,又进入了山林,两人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这样的狼狈,于二人而言,是极其新鲜的一种感觉。

    柳初看向太子,却恰好与他望过来的视线相撞。柳初不自在的移开视线,落到手上,却发现自己依旧抓着太子的手。

    她有些慌乱的甩开,跳开两步,靠在身后的树上。她抚着胸口,努力平息着自己有几分慌乱的心跳。

    太子被柳初甩开手,才忽然想起,柳初拉着他跑了一路。他微微握起手,仿佛还能感受残留在手心的温度。

    “是他吗?”沉寂了许久,待两人都平复好之后,太子问道。

    “……”柳初蹙起眉,她觉得东方怀会来找他们,并不是为了杀了他们,否则他有更好的方法,而不是先派杀手暗中刺杀,再光明正大的寻他们。

    柳初的沉默,让太子也有几分明白。也许东方怀会是一个怀疑对象,但是这个怀疑的可能性却并不是很高。

    然而……如果不是东方怀的话,会是谁呢。

    太子靠在树上,顾不得仪容不整,陷入了猜测中。杀手是为了柳初的可能性太低了,显然杀手是冲着他来的,如果柳初不是为了寻自己,恐怕面对杀手的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而想杀他的人,也许是哪个并不被重视的弟弟。皇权夺位,像来是最残酷的兄弟情。他闭上眼,没有将自己的想法说出。

    柳初在一旁,却想到最后来救他们的黑衣人。她想不出,除了那个人,还有谁会在意她的生死,可……她突然觉得还有很多不明白的事情,她并不像自己以为的全知全能。

    过了许久,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

    柳初看见太子还在沉思,于是打算自己去寻些柴火。而她向山间走着,却越走越觉得潮湿,直到深处,看见一处小小的湖泊。

    有水的地方,就很有可能有人。

    柳初心底立刻警惕起来,她小心翼翼的慢慢靠近,从一棵树后闪到另一棵树。然而却没有人出现,柳初四周看了看,确实没有发现有人生活的痕迹。

    她从树后走去,往湖边走了走。绣鞋踏在潮湿的湖岸,留下一串陷入泥土的脚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