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真的爱上了
    柳初看着自己留下的脚印,若有所思的像四周看去。除了,浅浅的几乎看不出的野兽脚印,她看不出有人走动的样子。

    这至少说明了,这是个安全的可以过夜的地方。

    想到这里,她就有几分雀跃起来。她该回去找太子的,可是她在湖泊旁走了一圈,然后停留在了一棵野生的植物旁。

    “秋萝……”她喃喃道,虽然花已经谢了,但绿色中透着幽紫色的纤长叶子还是很好认出来的。

    柳初有些复杂,没有开花的秋萝不具有那么大的迷惑能力,所以柳初并没有除去它。只是看到秋萝,柳初又想到了东方怀,想到当初陷入的那个梦境。

    东方怀、孙晋……

    柳初想了想,吐出一口浊气。她还在寻找回去的路,而太子还在外面的林间,也许已经发现她不见了。

    她转身回去,想带太子来到此处。他们回去的路还很长,一夜的休息还是很有必要的。

    “你跑到哪里去了?”

    震怒的声音,随后是太子从一侧牢牢地抓住了柳初。

    柳初整理了一下心情,微笑着抬头,却看见太子面上慌乱的神情,笑容僵住了。她呐呐的开口道:“我发现了水源……”

    太子却再也忍不住,一把将柳初抱紧。他心跳的飞快,心中的慌乱和无措在看到柳初的瞬间落下。他闭上眼,将头放在柳初的肩膀上。鼻尖闻着柳初身上的味道,这味道让他有一丝丝的安心。

    他发现柳初不见了的一刻,是真的慌乱了。

    他不知道柳初去了哪儿,是去找食物了,还是被追踪的人带走了。他的心乱了,他无比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对柳初的在意。

    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在他看见柳初的那一刻,填满了他的心。

    从来没有这一刻,太子十分清楚的发现,他一颗心,因为柳初欢喜,因为柳初慌乱,也因为柳初紧张。

    他也许真的爱上了柳初。

    太子紧紧的抱着柳初,那力道似乎想将柳初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他想说“不要离开我。”可是他的尊严让他无法说出口。他只能紧紧的将柳初拥入怀中,来填补自己的不安。

    他在害怕——怕柳初的离开,怕自己被离弃。

    “你还好吗……”柳初犹豫着开口,她觉得太子现在的状态有些不太对劲,但是又说不出到底哪里不对。她努力的挣扎着,但是却太子更加紧的搂在了怀里。柳初犹豫了下,伸手抱住了太子。

    “别担心。”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柳初能看出太子是在担心她。她回想着两人将近半月的相处,不觉露出一丝微笑。

    她轻轻拍着,安慰着太子。

    过了好一会,太子才平复好心情,松开柳初有些尴尬的撇过头。

    柳初微微一笑,她自然明白太子的性格,知道他此时是绝对无法面对自己的。她没有想太多,或者说缺了心的她无法想到更多。她只是笑着假装什么也没有看到的转过身去,她说:“那里有一处湖泊,我看了四周并没有人,今晚我们可以在那边过一夜。”

    太子醒来时本来就已经是下午,而又经过了去月神庙的逃亡,此时已经只能看见夕阳的余晖。

    太子看着柳初的背影,幽深的眸子中看不出喜忧。他说:“好。”

    太子的心情时十分矛盾的,他十分清楚自己的感觉,他在乎柳初,甚至已经想到了以后给柳初一份安定的生活,他没想过退婚,只想与柳初在一起。

    可太子更清楚的是,玲珑心的存在,令他分不出所有的感情是出自自己还是出自本心。柳初失踪的慌乱心情安定下来以后,太子就开始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

    是他真的对柳初动心了,还是玲珑心在作祟呢,他分辨不出。

    当柳初领着他到达湖泊附近,当柳初转过身微笑的看着他,当一抹黑影出现在柳初身后……太子下意识的叫道:“小心。”

    柳初的笑容立即收了回去,是她大意了,湖边没有发现脚印不代表这个地方没有人知道,而追杀他们的人,显然是知道这个地方的。

    柳初快速的从腰间掏出短刃,挥臂就像身后刺去,她看不到来人在哪,只能凭着感觉刺去。

    幸而她刺中了,短刃插入皮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柳初瞬间借力转过身形,抬起膝盖狠狠的向上撞去。

    然而杀手不止,柳初只来得及对付这一个杀手,弄出来的动静很快就将其他人都引来。柳初蹙眉,看向另一边。

    太子已经迎了上去,他有些狼狈的对付着一个杀手,险境环生。这样子仿佛杀手不是为的太子,而是柳初一样。

    柳初一边对付着冲着自己来的杀手,一边留意着几人的行动。

    不对劲。

    她眯起眼,显然已经发现了不同。那时候在东麓,杀手更像是为了太子。而现在在西戎,杀手却只是缠着太子,更多的是冲着柳初而来。

    所以这次想杀的人是她,能够从东麓跨越到西戎的杀手,或者干脆下令的人在西戎……她心底已经明白是谁了。

    既然杀手为的不是太子,那太子实在没有必要与他们正面应对。柳初有些复杂的看向太子,她终于发现太子与之前的不同。

    他也许还是傲慢的,但是他开始想要保护她,他们从彼此敌对的状态,到变成互相信任和守护的人。

    他们也许还算不上朋友,但至少现在他们是战友。一起逃离死亡,回归正常的战友。他将自己的未来和安危交给她,而她也开始信任他了。

    这种改变不知是好是坏,但柳初知道,她现在信任太子,也只能信任太子。

    这个距离不远不近,柳初猛然推开身边的人,借力将自己向太子的方向冲去。她的身子撞开了杀手,砸在了太子身上。

    太子有一瞬是懵的,他看着柳初,却在一秒钟惊醒。因为柳初在他耳边说:“带我跑。”

    太子一把抱起柳初,转身向远处跑去。他分不清方向,也不知道自己跑去的地方会是哪里,可是他知道——柳初需要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